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蔺靖】小仆人阿琰(10)完结

大概是一个景琰对鸽主一见钟情后展开追求的故事>-<

第一次写古代的故事,可能文笔会偏现代化不适者点×

人物ooc,不适者点×

=================================

打斗场面瞎写的 别细想╮(╯_╰)╭

=================================

10专业拆迁小分队

 

回去的路上,天色已深,街上的行人也走了大半。蔺晨以此为由硬是牵着萧景琰的手不放,萧景琰自是抗拒着,嘴里放着狠话,奈何那张早已红透半边天的脸着实没什么威胁,乐的蔺晨逗弄了好久。

 

两人正闹着,蓦然听到身后一阵兵器出鞘的声音,二人警惕的转过身,只见一个体态如柳,着翠绿色长衫的少女,手携利剑飘然而来,那剑直指着蔺晨的眉心而去。蔺晨见此情况也不含糊瞬时从袖中抽出了折扇,灵巧的接下了这一招,同时托起萧景琰的胳膊拧着腰,施起轻功向后跃了八丈之远。

 

看清了来人,蔺晨啪的一声打开了扇子,晃着脑袋笑道:“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暮云山庄的大小姐啊。几年不见,身手倒是好了不少。”

 

那女子收了剑势,眼中俱是寒意,冷冷道:“多年不见你倒还是这般无赖。”眼波流转,盯上与他牵在一起的男子,接着说:“怎么,难不成是喜上了龙阳之癖?”

 

那女子的视线着实让萧景琰不舒服,想要躲开,却觉得自己与蔺晨真心相爱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遂也坦然的对上了那人探寻的目光,不卑不亢。

 

蔺晨笑着握紧了萧景琰的手,轻蔑道:“这天下追着我的女子都如你这般难缠,喜上男子又如何?”

 

那女子听了蔺晨的话,原本满面冰霜的脸被喷薄而出的怒气替代,瞪着眼睛喝道:“你!蔺晨我高诉你,今日便是你的丧期!”

 

蔺晨也不恼,眉眼低垂把玩着萧景琰的手指,急的萧景琰羞红着脸连忙抽出来,蹙着眉也瞪起他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这般不正经!

 

“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你的那点功夫我心中还是知晓的,我只是好奇,你是如何避开我琅琊阁的眼线,可以出现在我的面前。”蔺晨被萧景琰一瞪,终于收起了平日里的戏谑之色,视线转而落至了那女子的身上,冷着嗓子问道。

 

那女子听了,柳眉一扬,“呵,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也是将死之人。江湖上的千面郎君你定是知晓的吧。”

 

“哦?你竟能拜他门下习得易容之术。你为了杀我,当真是下了不少功夫啊。”

 

蔺晨听闻面色一沉思索起来。这江湖上的千面郎君可以在片刻间变化出几千几万张脸,易容之术尤为高超,纵使是琅琊阁这般厉害的情报机关,想要无时无刻追踪这个人,着实有些难度。

 

这暮云山庄的小姐这般筹划,绝非是一个人前来,定是带了不少帮手。若是自己只身一人,如何缠斗也是不怕的,但如今景琰也在身边,虽然武功不差,但学的毕竟是战场厮杀真刀真枪的功夫,若是应付起几个江湖高手,定会吃不少亏,更何况此时周身连一样武器都没有!

 

这就有些难办了。

 

萧景琰在一旁担心的看着蔺晨神色变化,似是想到了他心中所想,拾起他的手安抚道:“不必担心我,我自幼就在战场摸爬滚打,这种场面镇不住我的,一会打起来你莫要为我分心”

 

若是不为你分心定是不可能啊!蔺晨笑着想着,自己的阿琰可真好。

 

“一会要是打不过只管跑就好,别管我,我能应付。”蔺晨嘱咐着,抬手捂住了那人还想争辩的嘴。

 

无法,萧景琰只好点了点头。

 

那女子被他们这般旁若无人的的对话气得不再多言,沉着脸曲起手指吹了个哨子,只是片刻,蔺晨和萧景琰身边竟突然围了十来个江湖高手,俱是手持利剑,满面杀意。

 

下一刻,十几个人便缠斗起来。敌人的利剑划破长空,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银白色的光芒,蔺晨轻盈跃起,衣袂飘飘,青丝吹拂,五指捏紧折扇迎了上去,手中变化,巧妙的化解了敌人数十招不敢疏忽。

 

一旁的萧景琰也被两人围着,赤手空拳与之纠缠,气势凛然不敢大意。身形随着敌人的剑法转来转去,这种消耗人力气的打法让萧景琰暗叹不妙,若是不快点解决,最后定会处于下风。

 

站在高处的女子暮云箐眯着眼睛观察着,那眼中的寒意任谁看了都会脊背发凉。她对蔺晨的恨意多年来已达到顶峰,当初比武招亲的戏弄历历在目,只恨错付了真心,那人对她连一丝一毫的喜欢都没有,更没想到的是,这般无赖竟然会是闻名江湖的琅琊阁少阁主!暮云山庄因他名誉扫地,她也成了被无数人耻笑的谈资!这仇若是不报,自己此生也不会瞑目!

 

与七八个高手缠斗在一起的蔺晨腹背受敌,险象迭生。再这般纠缠下去胜负难料,想到这蔺晨神色一凛,眸中杀意骤起,随即纵身一跃,快速的从袖口中摸出淬上毒的暗器,施着内力掷出。

 

那隐在黑暗中的毒镖借着蔺晨纯阳的内力将几个即将跃起的敌人钉在了地上,发出一阵闷哼。然而一切还未结束,两个堪堪避过的毒镖的高手一前一后向蔺晨夹击而来,蔺晨轻皱着眉,一只手握着折扇抵挡,另一只手摸出暗器对着背后之人。

 

就在此时,暮云箐施着轻功,一道寒光闪过,手中的利剑狠狠的朝蔺晨的身后刺去。一旁与他人缠斗的萧景琰见此情况,心中一紧,那女子根本就是乘人之危!这一击太突然,也可以说这女子的时机抓的太好,若是放任不管的话,蔺晨定会受伤的,想到这,萧景琰也顾不得身前的两个人了,猛然朝蔺晨的方向扑去,任身后刀剑划过皮肉也没在意,他现在眼中只能看得见蔺晨啊。

 

萧景琰使出全力从背后抱住了蔺晨,那女子惊呼一声,一剑刺进了他的左肩,萧景琰顿时闷哼一声。

 

“阿琰!”蔺晨惊叹出声,眼眸一红,瞬时解决掉前后夹击的两人,伸手揽住了萧景琰的身子。

 

那不断涌出的鲜血刺红了蔺晨的双目,眼里的杀意似是承载不了一般如排山倒海之势涌了出来,震的暮云箐愣在当场,手里的剑也脱手而出掉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响。一道白光闪过,蔺晨手中的折扇已然取了那女子的性命。

 

“你竟把她杀了!”这边萧景琰捂着伤口叹道,听起来这女子好歹也是一个人物,就这样要了人的命,岂不惹祸上身?

 

蔺晨低头看着怀里的阿琰,双眉皱起,点了那人的大穴防止血越流越多。

 

“她该死!”

 

“可......”

 

“闭嘴!”蔺晨的邪火已然控制不住,他真是要被萧景琰气死了,刚刚那情况若是暮云箐没有刺歪又该如何?蔺晨连想都不敢想!

 

不是说了有危险就跑嘛,他倒好还扑上来!

 

真想痛揍他一顿!

 

这头萧景琰被蔺晨吼的一愣,也不敢多说话,只得委屈的瞪着溜圆的小鹿眼瞧着蔺晨,似是讨饶一般。

 

“哼,看我也没用,从现在起我不要与你说话了,除非你好好的向我承认错误,说的不对就再也不理你了!”蔺晨说完,将萧景琰打横抱了起来,足尖点地,施着轻功朝苏宅飞去,眼下最要紧的便是替阿琰疗伤。

 

幼稚。躺在蔺晨怀里的萧景琰偷偷的瞧着那人的侧颜,眼眸含笑,甚是宠溺。

 

 

 

深夜的苏宅一片忙乱,原本已经躺下休息的梅长苏也被惊扰的起了身。迈着步子走到蔺晨的房间便被里面的情形弄的呆住了。

 

自己的发小竟然嘴唇惨白的躺在那人的床上,左肩也被绷带缠绕显然是受了伤的样子。

 

“景琰,你怎么受伤了!”梅长苏长腿一迈,两步并做一步凑到萧景琰的身旁,顺手将那不着调的蒙古大夫挤到了一旁。

 

“小殊,我没事,都是皮外伤,别担心。”躺在蔺晨榻上的萧景琰周身被那股熟悉的味道包裹着,闹了一天又受了伤,此时困的眼皮打架就要睡过去。

 

瞧着这般情况,梅长苏也不再扰他,眼眸一转射出两道寒光,看得蔺晨身子微微一颤。

 

那人故作镇定,扯着嗓子对梅长苏说:“别瞪我!都多晚了,明天再说明天再说!阿琰这里我守着,你先回去睡。”

 

梅长苏被这人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自己的发小脸色煞白的躺着,还不让多看两眼了!随即眼珠子一转,想了个主意便转身走了。

 

 

 

第二日清晨,蔺晨醒来的那一刹那内心是绝望的,他坐在床前守了一夜的阿琰连人带被子不见了!!

 

“阿琰阿琰!!”懵逼脸蔺晨。

 

“别叫了,半夜我让飞流把景琰送回宫了。”笑的似若桃花的梅长苏。

 

蔺晨气得揪着头发,他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对他相当的残酷啊啊啊!


-END-

姑且算是FFF团团长——梅长苏

我们的宗旨是ヽ(✿゚▽゚)ノ能拆一对是一对

完结撒花~

lo主在想要不要写个肉番(⊙ˍ⊙)


评论 ( 25 )
热度 ( 113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