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杜方】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续上)

前文走这

无聊的产物,突然想写杜方了(╯▽╰)

===============================================

1


认识杜见锋之后,方孟韦的脾气就再没好过了。


方孟韦平生第二次后悔认识杜见锋是在一次春日的郊游上,而第一次则是他们初识时的相亲约会。


照理来说经历了那场丢面儿的相亲之后,方孟韦是断不会再跟这人扯上任何关系了,一口一个老子不说,人还粗鲁的很,更重要的是虽然不想承认,方孟韦自知他的拳脚功夫是真的比不上杜见锋,那人常年在刀尖上舔血,一招一式都是要人命的功夫,与之相比,自己不过是一个北平的副局长,既...

2017-06-29

【k莫衍生】【荞麦】一见钟情的过分纠缠(中)

前文走:

走势要开始狗血起来了,捂脸(❤´艸`❤)

慢慢填坑,一个一个来23333

==============================================

方茴回来了,在一个初雪的早晨。


同往日一样,乔燃熟练的从抽屉里拿出那罐自己甚是喜爱的茶叶浸泡起来,不过一会功夫,偌大的办公室便被清冽的茶香所淹没,碧翠的茶芽儿慢慢沿着杯壁上浮,露出小尖儿摇晃。乔燃满意的拾起杯盏,指尖蓦然被灼人的热气包裹,他低头轻嗅,那萦绕游移的香气便毫无保留的袭上了心头。


“嘿,乔大医生还挺会享受喔。”温柔中又带着些许俏皮,迎着乔燃错愕的目光,...

2017-06-13

大家有想看哪篇吗?我接下来复建就专注它了(・_・;
没有的话大家就当没看见这条(*/ω\*)

2017-06-07

【k莫】ko,你怎么能不奶我?(番外)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竟然补番外了
没看过前文的小可爱自己找一下喔(///▽///)
=======
 
01
 
当ko一脸宠溺却不自知的揽着小狐狸的肩膀向晴明宣布二人的关系时,晴明的内心无一不是崩溃的。他颤抖的捋了捋被风吹至嘴边的头发,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装满金币的钱袋道:“你…你们说…说什么?!”这是什么新的骗术吗?不是来骗钱的吧???寮里的日子过得不好吗?要去当死给?你们对得起这么多漂亮的小姐姐…吗?
 
等等!晴明的眸光一闪,眼角不禁有些抽搐。
 
他们寮好像并没有什么漂亮的小姐姐!!
 
郝眉看着莫名有些崩溃的阿爸,急的原地跳了起来,“阿爸阿爸你怎...

2017-05-17

【k莫】veela的占有欲(06)

终于磨出来了,写的磕磕绊绊的好柴啊,希望后期能写顺些( ・᷄ὢ・᷅ )
=========
 
在放课的铃声即将响起之前,郝眉便猫着腰躲进了桌角,开始盘算起“逃亡”的最佳路线。然而此时此刻这个动作看起来似乎有些多此一举,只因现下不管他将自己的身形掩饰的如何完美,坐在他身旁的于半珊似是铁了心般不愿放过他,一双眼睛瞪的是从未有过的大,只恨不得将眼睛用粘合咒粘在他的身上了!他记得上一次于半珊这样盯着他的时候,还是多年之前三人组来他庄园做客的时候。
 
oh,梅林!
 
这条该死的斯莱特林臭蛇!他、他怎么能公然的在课上做出这种举动??虽然是情势所逼,但怎么就不能低调点??这突然的一记十...

2017-05-14

准备复健写veela啦!∠( ᐛ 」∠)_
希望今晚或明天能掉落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这篇吗orz( ・᷄ὢ・᷅ )

2017-05-13

【k莫】为君故

裤裤为了你,好久不冒泡的我为你肝了一篇文,快哭!因为我自己都感动了,这么懒且复健困难的我竟然╰(*°▽°*)╯

总之废话不多说,祝温柔-好欺负-食物链底端的裤裤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生日快乐哦,鸡年大吉吧。

ps.文看完别打我ヽ(✿゚▽゚)ノ

还有就是这文的朝代地名都是编的,不作考究,古风不常写,文笔偏现代,不适点x。ko的名字本来想叫柯欧的,但是!我老是念着念着就读扣了,所以就又编了一个,叫柯辰啦。

===============================================

01 缘因


夜色苍茫,秋风瑟瑟,...

2017-04-18

“我见过千种日出日落,我见过海静谧如画,我遇到过千种不同的动物,目睹过千般绝妙的事物……然而,没有你,我做过什么都是失落。我愿意把这一切都放弃,只会换取你一分钟的相伴,你的笑语,你的声音,你那颗美妙得几乎不可思议的心…”

被这段句子美哭了!!w(゚Д゚)w

“…做过什么都是失落”莫名戳心(つД`)ノ

2017-03-13

【k莫】冰山校草的恋爱故事(上)

起名废,傻白甜,好嫌弃自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复健之路太苦了,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嗷/(ㄒoㄒ)/~~

================================================

01


夏天,总是会让人想要谈恋爱。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开锁声,ko抬手抹了一把额前的薄汗拉开了公寓的铁门,一瞬间拂面而来的清凉让他下意识的叹了一口气。


春雨过后,日子一天天炎热起来,ko向来不喜欢夏天,那种无时无刻不被汗液包裹的黏腻感是他最为不耐的,然而可笑的是他的兼职却是一名厨师,小炒店的掌厨,哪里会有空调一说。


啧,...

2017-03-11
1 / 12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