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k莫】冰山校草的恋爱故事(上)

起名废,傻白甜,好嫌弃自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复健之路太苦了,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嗷/(ㄒoㄒ)/~~

================================================

01

 

夏天,总是会让人想要谈恋爱。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开锁声,ko抬手抹了一把额前的薄汗拉开了公寓的铁门,一瞬间拂面而来的清凉让他下意识的叹了一口气。

 

春雨过后,日子一天天炎热起来,ko向来不喜欢夏天,那种无时无刻不被汗液包裹的黏腻感是他最为不耐的,然而可笑的是他的兼职却是一名厨师,小炒店的掌厨,哪里会有空调一说。

 

啧,为了生活。

 

Ko趿拉着拖鞋走到客厅为自己倒了一杯水,钥匙被他随手扔在了沙发前的矮桌上。季节影响心境,ko慵懒的瘫坐在沙发上盯着那枚不该出现在矮桌上的钥匙沉思,背上的书包还未来得及脱下,书包里的电脑抵着他的后背,绷紧的肩带嘞的他的肩膀有些微痛。脑内的正反方小人正挥舞着刀剑搏杀了一遍又一遍,终是看不下去两个自己的自相残杀,ko坐直了身子伸手拿过钥匙想将其放回玄关的铁钩上,却不想听到了一声纸片落地的声音。

 

是一封粉色的信。单是从外观看来便能察觉到那洋溢的情意,封口处更是贴着一枚俗套的爱心贴纸,字体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写的异常的可爱。

 

又是这些东西。

 

平日里总是会出现在他的所到之处,他不懂学校里的女孩为何总喜欢瞧着他的一举一动,像被动物似的参观似乎是他每天都无法逃避的行程。Ko皱着眉拾起了信封,扑面而来的馥郁香气冗杂着这几天隔壁阳台不时传来的臭味搅得ko的大脑一阵晕眩。

 

厌烦叫嚣的情绪再一次涌上心头,他冷着脸将信封对折扔进了烟灰缸,泄气般的走近阳台大力的将玻璃门带上。然而空气里的味道却没有因这举动而有丝毫缓解竟变得愈发难闻起来,开始弥漫起垃圾场般的恶臭。

 

隔壁到底是有多久没有打扫了?

 

Ko跑进厕所洗了一把脸,妄图驱赶那恶心的味道。他明明记得隔壁住着的是比他小一年级的校友肖奈,与他的专业相同,肖奈的年龄和技术在这个领域相当出众,他们曾经更是合作过代表学校参加各类的比赛。Ko不解的是,以肖奈的为人和举止怎么看也不会像是把家折腾到这副田地的样子,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ko又洗了一把脸,待擦干之后便亟亟的换了鞋跑隔壁敲门去了,今天若是不把这事解决了,ko真怕自己会没命活到明天。

 

礼貌性的轻按了一声门铃,半响不见有人开门,时间以秒数慢慢向后推移,仅是站在门外便让人遍体生寒,此时的ko无比后悔为了保持形象而没有戴上口罩,垂在一侧的手掌一点点握成拳又在下一刻倏然张开,ko按了按眉心终是忍不住抬手拍起了门板。夏日的温度灼人,手心触到的铁皮也是温热无比,不过一会儿工夫,ko方才换过的黑色背心竟便被渗出的薄汗浸湿了。

 

“有人在家吗?”

 

连续的敲门声似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屋里传来了几声交错的脚步声,随着步子的迈近竟变得越发的小了,像踩在了棉花之上。Ko沉着脸站在门外组织起语言,他一向不喜与人打交道,身边的朋友不过尔尔还都是对方死缠烂打才堪堪说上话的。别误会,他并没有在炫耀。

 

“啊!嗷!”想了好一会的话没派上用场,门内咚的一声巨响打断了ko的思绪,他似是听见了有人倒地的声音,哀怨的嗓音沙哑却又带了点若有似无的奶味。

 

这一声摔的很沉,ko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情,他再一次抬手大力的敲了敲门,“喂,你没事吧?”这一敲竟把门推开了。

 

靠!

 

饶是整日被人调侃为冰山无脸男的ko也忍不住的骂了一句脏话,有那么一瞬间ko几乎以为自己就要窒息了,他强忍着臭味推开了门,门把手有点难推,ko探进了半个身子张望便瞧见了一个半挂在门把手上的少年,额头红肿似是晕了过去,姿势看起来是极其的不舒服。

 

很明显,这人当然不会是肖奈。

 

隔壁什么时候搬家了?

 

这会ko的大脑正在持续懵逼中,他想也不想便将人横抱了起来,像抱着一只从垃圾场里捡来的小奶狗,这种体验自然算不上美妙。

 

相邻的公寓格局相同不过是方向不一样,ko抱着昏倒的男孩向里屋走去。然而这看似简单的想法却让ko在心里骂了无数次。这真的不是凶案现场?触目之处一片狼藉,地上被各种半开的垃圾袋填满,还有随处可见的臭袜子,泡面盒,没喝完的半杯奶茶,可想而知通通发霉了!

 

这人应该还活着吧?Ko呐呐的打量了眼怀里的男孩后开始怀疑起人生来。

 

一分钟都不愿再呆下去!这还是ko人生中的第一次崩溃,这感觉真是好极了!

 

深到发黑的低气压将ko笼罩,连带着怀里的男孩微微颤抖,双手在睡梦中竟更加用力的搂紧了ko的后背。

 

这天怎么突然就冷了?

 

02

 

绝对不能放到自己的床上!

 

Ko看了眼怀里男孩的状态,又看了眼自个儿卧室里闪着白色光晕的床后立刻得出了结论。

 

男孩的头发一看便是好几天都没有洗的状态,有些地方更是夸张的结了块,脸颊处也有些淡淡的污渍,黏腻的地方沾了好几层灰。本该纯白的T恤看起来灰灰黄黄的,天知道它都经历了什么,好在男孩穿的裤子是黑色的看起来没那么让人作呕,他真的不能再脏了!

 

ko的眼皮突突的跳着,他强忍着反胃的情绪将男孩的上衣脱掉扔到了厕所的垃圾桶里,紧接着便打了一盆水快速的将男孩身上的污渍擦了个遍。一盆透明的水变得浑浊无比,ko无奈的坐在沙发前看了眼仍旧睡的雷打不动的男孩,心里有些后悔没将人直接扔地上,看来回头等人走了这沙发套也得重洗一遍了。

 

睡梦中的男孩胸膛微微起伏,傍晚的天光照在他裸露的胸前,粉色的乳珠随着绯色的霞光变得异常的暧昧,ko的呼吸突然变得有些急促,游移的目光狼狈的来到了男孩的脸上,经过擦拭后的脸颊比原先白了不少,睫毛如蒲扇般阖着,投下一层淡淡的光影。巧有一缕头发搭到了男孩的眉眼,ko也没多想便顺手将其撩到了一边,下一秒便后悔了。

 

啧,好黏。

 

门外不时传来的味道提醒着ko事情并没有完全解决,他叹了一口气认命的翻出几个备用口罩和清扫工具之后便浩浩荡荡的向隔壁走去。

 

中途不忘向小炒店打了个电话,请假的理由清新脱俗让老板一时半会摸不着头脑,这冷面的酷小子终于会跟他开玩笑了?


评论 ( 39 )
热度 ( 195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