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k莫】没有人能睡我的郝眉,除了我(下)

好险,写完了!

为了证明我不是污包!肉我不写了!!!

===========================================

 

Ko第二次感到不安的时候,是去肖奈家作客后第二天晚上。

 

其后演变的怒火让郝眉这辈子都不愿再回想....

 

“一个小时后出来吃饭。”

 

与往常一样,下班回来的二人各有分工,ko拎着购物袋将采购回来的吃食一样一样码好。开春之后,冰雪初融,江河方化,气温尚还有些凉意,可Ko的眼里却满含着暖暖的笑意,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水流中浸透,潋滟着清透水光,漾着一丝丝挠人的红晕,ko的呼吸蓦然一滞,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着郝眉被情欲侵蚀的双眸,绯色拂面水汽弥漫,那人昨夜的低喃哀求仿佛仍如临在耳。

 

意外的,平日里做饭总是心无旁骛的ko,脸红了。

 

以旺火烹煮,砂锅里的白粥一点一点慢慢化开,奶白色的粥油裹饰着素色的米粒,清甜的香气渐渐溢开,将一室填满。

 

 

而这边的郝眉却是再也不敢打游戏了,他摸了摸仍然酸痛不已的腰下意识的抖了个机灵,也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怎的,他总觉得昨晚的ko似是有些发怒,每一记动作都较以往更加的用力,害的他今天一早差点没从床上爬起来。

 

哼,禽兽!郝眉忿忿道。

 

不过呆呆的什么都不做又有些无趣,这个时间段的电视节目又都是新闻联播,打游戏的话时间过长容易被怼......

 

郝眉凝着眉慎重思忖,那就玩个时间短的!

 

比如说,阴阳师。

 

这几天深陷非酋不能自拔的郝眉,有听公司的同事提到过脱非入欧的法子,据说好多人都喜欢开直播抽符来改变非酋的命运,而且抽的时候一定不能小气,怎么也得来个二十连抽!ssr那就是分分钟的事!

 

“这听着怎么这么像变相敲诈?”

 

“眉哥你懂什么!舍不得钱财套不到ssr,活该你一辈子非酋的命!再者说平日你抽二十次能抽到?得有直播加持才行!”

 

哎呦我靠!想到这,郝眉暗暗握了握拳,之前他还顾虑玩不转直播之类的app,不过通过了昨天的直播经历,此时此刻,怎么说自己也算是新手村毕业了。

 

播的不好,还有颜值嘛!

 

这么一想郝眉乐呵的打开了电脑,一狠心斥巨资买了十张蓝符!

 

茨木爸爸!酒吞爸爸!我来了!

 

 

“嗷!这不是昨天微微直播间的小可爱嘛!!我得赶紧通知亲友!”

 

“今天的男神也好帅!想睡!”

 

“男神,草粉吗?”

 

二十多年来难得享受追捧的郝眉,被那一声声男神叫的满面通红,心里别提有多雀跃了。

 

妈妈我怎么没有早点发现直播这个好东西!!想想这几年被老三力压的颜值,让他们同宿舍的三人在学校不光一个妹子都没泡到,就连工作了都难逃单身狗的命运,想到这郝眉默默的为愚公和猴子鞠了一把辛酸泪。

 

还好他被ko泡走了。

 

“男神这是要抽符?”

 

“据说画不可描述能抽到ssr哦!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男神如果你长得丑点我还只会想跟你聊天下棋打游戏,但你长的这么好看,我只想睡你。”

 

郝眉平日里的工作都是对着电脑,一天下来眼睛难免会有些莫名的不聚焦,再加上紧密重叠的弹幕刷刷飞过,便更难看清上面的字了。

 

眼瞅着一条条好似秘诀的弹幕飞驰却不能领略,郝眉急的下意识的撇着嘴,小奶音听着是无比的委屈,“你们刷慢一点啊!我都看不清了。”

 

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丝撒娇的意味,无疑是将直播间的气氛推入了高潮。

 

“嗷嗷嗷,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一定是吃可爱多长大的!”

 

 

正在厨房里忙碌的ko,此时正进入收尾的动作。用淀粉勾芡调汁浇到烹制而成的鱼身之上,像裹了层糖衣一般,酸甜的酱汁沿着纹理如包浆流淌将鱼身缠绕。

 

“ko,我爱你!!”

 

还在专心淋着酱汁的ko,被这一声浑厚十足的告白惊的手指一颤,原本紧握的铁勺竟一下子脱离了掌控砸进了盘里,一条完美的西湖醋鱼就这样头身分了家。

 

声音的主人是ko再熟悉不过的。

 

那人的声音不管如何的严肃都大抵消不去那点若有似无的奶味,比吃了无数个小蛋糕都更让人回味。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让ko的心跳不受控制的疾驰起来,如锣鼓一般一下比一下用力。想着那人只有缠绵缱倦时才会松口的爱意,ko不禁有些疑惑。

 

那人在做什么?

 

他有些踌躇又期待的擦了擦手上的水渍向房间走去。

 

“郝眉?”即使是暗喜也不能让人看出来!

 

“ko!”原本对着电脑的小家伙兴奋的转过身扑进了ko的怀里,“我抽到了一只姑获鸟!”那人正坐在椅子上,拥抱的高度让ko不得不蹲下身子。就这样,屏幕上的一切毫无遮掩的全部映入了ko的眼帘。

 

“男神你爱谁?!!!”

 

“ko?Ko是谁?不过那人也不行啊,不过出了个姑获鸟。”

 

“男神喊我的名字吧!我欧气足,来吸我啊\(//∇//)\~”

 

吸...吸什么!?

 

Ko千年不变的面瘫脸蓦然有些崩塌,双眸微垂,眼里的怒火倏然蔓延直达眼底,脸色早已沉了大半,似是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那几条弹幕还未来得及散去,直播间里又陷入了一波新的高潮。

 

“我靠!这个帅哥你谁?我能给你生猴子吗????”

 

“能把板寸驾驭的如此完美的,还有谁??”

 

Ko黑着脸,双眸里的阴阖更深了,他一手关上了电脑,另一只手发力将人半抱起来便丢上了床,紧接着手指强硬的捏上郝眉的下颌便不客气的吻了上去。

 

“唔唔唔,我靠,ko你脱我裤子干嘛?!”

 

“帮你吸出来!”

 

评论 ( 63 )
热度 ( 336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