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k莫】嘿!你竟然看得到我?

@莫上花K @一直漂流 

祝我们的美少女生日快乐!!永远18岁,越长越美,平安顺遂!

【扑通】跪求包容质量ಠ_ಠ

后来才发现排版有问题我真蠢!!还是迟了十几分钟(;´༎ຶД༎ຶ`)
=====

 01 


夏日炎炎,即便是开了冷气的后厨也还是透着一股闷热,细细密密的薄汗一点点凝结,顺着眼角慢慢滑落。ko侧着脸擦了下汗珠,微微泛黄的厨师服渗出星星点点的水迹,挽到胳膊处的衣袖随着发力的肌肉绷的紧紧的,开至大火的灶台传来嗡嗡的响声,被热油滚过的鲜虾香气四溢。


 “看起来就那么好吃?”


 被问及的男孩儿吞咽着口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你竟然看得到我??!”


郝眉迟疑了片刻摇了摇头接着道:“不对!你听得到?!”他脸上一红,心里嘀咕着,难道自己咽口水的声音真的那么大吗?


 “听得到,也看的到。” ko的声线平稳,语气平淡的似是没有一点惊慌。他利落的颠着勺,状似不经意的看了眼漂浮在他身体一侧的游魂。事实上好几天前他便看到了,那男孩总是喜欢飘在他的身边瞧他做菜,有时一看便是一天。一开始ko还当是自己太累出现了幻觉,毕竟厨师的工作从早到晚一刻也闲不下来,整日与油烟打交道,看到些白气也当是理所当然了。 


谁又会往超自然的方面考虑呢?


 男孩的身体在素白色的照明灯下呈现出透明的光泽,他生的极好,鼻梁挺翘,嘴唇莹润,最是抓人眼球的便是那一对镶嵌在眉下的双眸,圆溜溜的杏眼无时无刻不闪着晶亮。男孩似是被他的话吓到了,痴痴的半阖着唇瓣,下一秒竟在空中手舞足蹈起来,“可是…我是鬼魂诶!你为什么能看得见我?” 


郝眉单手拖着下巴打量起眼前的男人,心里不免有些惊喜,他已经跟着这个男人好些天了,一开始纯粹是因为男人做的菜看起来实在美味,他总是忍不住想飘过去尝一口,可奈何沦为游魂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从食物间穿过。


 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能看到却吃不到更痛苦的事吗?


 “不知道。” 


ko垂着眸,手下的翻炒动作不停。他生性冷漠,自幼父母离世之后,便再没人陪伴了,同别的孩子一样还是撒娇的年龄时,ko已经学着如何讨生活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长大的,竟真的在那段艰难的岁月中熬了下来。他没有朋友,郝眉的出现无疑给他单调的日子平添了几分色彩,虽然那男孩是个鬼魂,这说起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他竟生不出一丝害怕的情绪。单单是看着郝眉的样子,心便顿时柔软了下来,毫无理由的想与其亲近。


 “哇!好神奇!我成为鬼魂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人类能看得见我!”郝眉惊喜道,雀跃的样子犹如飞在半空的喜鹊。


 “为什么跟着我?” 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的。


 “因为你做饭好吃嘛~” 果然,ko的嘴角下意识的勾起。 


没一会儿食物的鲜香直袭鼻尖,他起勺翻动快速起锅,勾芡的酱汁浇到一半时,身子蓦然一顿,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意如冰封大地般从脖颈沿着两肩急剧蔓延,他凝着眉侧过头正对上郝眉杏圆的眸子无奈道:“不要趴在我身上。”


 虽然吃不到,但郝眉却是能闻到这食物的鲜香的,这该死的,甜蜜的折磨。不过奇怪的是他也只能闻的见ko的,在他的世界里,所有的人和事都与他毫无关联,唯有ko,不管那人做什么似乎都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也想不出原因,只好一味的跟在那人的身后。


 “都怪你做的太香了,我又吃不到…”郝眉有些委屈的从男人的身上离开,他下意识的憋着嘴拉扯着头发呢喃,“不过你还能感受到我?”


 “会冷。”ko尝试着怂了怂肩,方才似是被冰冻住的冷意已然消失,他自顾的将锅里剩下的鲜虾倒进另一个碗中,装作不经意的问:“怎么才能吃得到?”


 “嗯?”郝眉被问的一怔,瞳孔倏然放大,他有些无措的揉了揉发红的眼角,有那么一刻郝眉真怕自己的眼睛会流出泪来,他好像很久没感受到这般暖意了,犹如一汪清泉流过五脏六腑,竟好像重拾了心跳一般,“你…你烧给我怎么样?我看那些死了人的亲友都会拿个铁盘给他们烧纸钱诶!说不定这菜也能…”郝眉说的眉飞色舞,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吃到这些宵想已久的菜肴心下不禁欢呼起来。 


烧…烧?


 ko的身子一僵,无形之间额前似是滑过两滴巨汗,他蹙着眉思忖片刻,端起瓷碗的手腕一个转弯将其通通倒进了客人的盘中。


 “喂喂喂!不是说好要给我吃的吗?!”


 “没说,就问问。” 


嗷嗷嗷!白感动了!


 02 


郝眉最终是尝到了ko的手艺,他足足缠了ko两天,赔着笑脸说尽了他能想到的最肉麻的话,听得连鬼魂自个儿身上的汗毛都要倒竖起来。可当一道道觊觎许久的菜肴同他一样漂浮在空中任他品尝后,鬼魂当下也不管汗毛如何了,他笑的一脸谄媚,虚空的手臂假意怀抱着ko的大腿,开始说起这个世界上最肉麻的话。 


你们以为这是鬼魂在求人? 


一条大腿被郝眉冻在其怀里的ko黑着脸,无奈应下。


 从那以后,常年独居的ko身后多了一条聒噪的小尾巴,日子慢慢开始变慢充实起来,他从未想到身边多了一个陪伴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那男孩总是喜欢时时刻刻的粘着他,尤其是在他工作的时候。


 “wow!ko,这个多做一点晚上带回家吧,第一次见你做,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嗯。” 


“还有这个这个…” 


“好。” 


说起来食物不像纸钱那般好烧,为此ko专门在家备了一个点火器,他还记得第一次因为没有经验动手时,那呛人的浓烟飘了满室,甚至触发了火警器。ko已经好久没有那般狼狈了,火警器的鸣声振聋发聩,随之而来的水滴尽数淋到了他的身上,没一会儿狭小的公寓如同洪水过境,入目之处皆是湿漉漉的一片。 


一时之间场面一度十分尴尬,ko沉着脸,蹲在铁盆前的身子有些微晃。


 “啪嗒”,点火器从手中脱离顺着地心引力砸进了铁盆里发出一声脆响。紧张的气氛似乎即将趋向临界点,郝眉被这声响惊的身子一抖,惊慌的神色漫上了眉梢,他绞着十指有些发怯的看了眼ko,呐呐道:“这…不能…怪我吧…” 


“我的错。”ko一把抹掉了即将砸进眼眶的水珠沉声道,周身散发起阴郁的气息,如同黑云压境连呼吸都变的有些难耐。


 还好我已经死了… 呃…


郝眉庆幸的咽了口口水暗暗想。


 03 


仲夏的晚风总是伴随着湿热的水汽,道路两旁的小树被风儿摇的沙沙作响,缀满枝桠的树叶沾染着透明的水滴,下一秒竟又恍然消失了,像从未出现一般。


 ko赤裸着上身坐在刚铺好的床榻上摆弄着电脑。好在是夏季,潮湿的被褥经过昨日的晾晒已然干透,公寓变得有些宽敞,一些要晒的织物和报废的电器被他堆到了阳台。然而室内的温度却丝毫没因这多出的空间而生出一点凉意,酷热难耐,ko抬头看了眼不能运作的空调,幽幽的双眸转向郝眉时,分明是在无声的控诉。


 “你离我近一些。” 


“好的!!”原本耷拉着小脑袋蹲在角落里的郝眉欣喜的应道,他亟亟的飘到了ko的身边露出讨好般的笑容,“ko,你不生气了吧~”软糯的小奶音像浸了一层糖浆甜丝丝的。


 “嗯。”瞬间涌现的凉意浸透全身,ko点了点头,明眸如水,满含笑意,抑制不住的嘴角轻微上扬着。 小家伙怯懦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又哪里还舍得生气?


 “以后还能烧给我吗?” 


得,还是一个得寸进尺的小家伙。


 “嗯。”不过还真是无法拒绝。


 ko轻笑微挺着腰背盘腿坐着转向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飞舞。那人的周身被桔色的柔光包裹着,眉眼仿佛闪着晶亮,长如蒲扇的睫毛化作一片阴影,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皙惑人,胸前结实的肌理一路绵延至小腹。


 身材真好啊… 


蓦的小脸一红,突如其来的羞赧让郝眉有些不知所措,他怔怔的抚上胸口,感受着并不存在的心跳。奇怪,他明明已经有喜欢的女神了,怎么这会儿看着ko,心里会悸动不已?大脑倏然变的一片混乱,他设想了千万种可能,却独独没有一种是完美的。


自己不过是缕游魂,一面之缘已是莫大的恩赐,他似乎并没有资格与人类幻想将来… 


夏夜的虫鸣低低吟唱着,耳边传来熟悉的游戏声将郝眉飘忽的思绪轻扯回现实,他眨了眨眼将内心的失落掩藏至心底,待心情整理妥当后,他控制着身体飘到电脑跟前眼巴巴的探过头有些惊喜的问道:“你也玩幻想星球吗?!” 


“嗯。”ko点了点头,“你也玩?”


 “嗯嗯,我可是大神级别的!”郝眉自豪的拍了拍胸脯,转了转眼珠开始回忆过往。


 那是一场无疾而终的网恋结束于他的始乱终弃?郝眉当然不答应这个说法,他当年可是付出了真感情的!想来人生唯有一次的初恋果然都是苦涩的。总之那几天愚公和猴子酒这两位损友没少因这事儿调侃他,日日夜夜挂在嘴边的网恋对象是个男人,真是听者开心闻者嗤笑。想到这郝眉下意识的勾起嘴角却又转瞬即逝,眉眼也跟着微微皱起。


 也不知他的好哥们怎么样了,希望没有同他一样在那场意外中丧生。 


忘了说,郝眉是一缕来自未来的鬼魂,死于半年后的一场车祸。当他意识到自己的魂魄来到半年前时,第一个涌进脑海的想法自然是找到此时活着的自己和兄弟,即使不能搭上话,能留下一点警告的讯息也是好的。然而这对于沦为游魂的郝眉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他接连做了数也数不清的尝试,可结果总是不尽如意,更为奇怪的事,他根本无法离开这座城市! 


如果未来早已注定,他又何必苦苦挣扎? 


不过上帝还真是会同他开玩笑,明明给了他这所谓的希望。


 “等等!你…你叫手可摘星辰!!!”等郝眉好不容易从一场回忆的冲击里回过神来时,下一秒又咚的一声跌进了另一个漩涡之中。


 “嗯?”ko疑惑的望向惊慌的鬼魂,“怎么了?”


 “你所在的服务器不会是长安月下吧…”不会那么巧吧! 


当ko仍是一脸不解却淡淡的点头时,死后的郝眉突然体会到了鬼生的另一种绝望… 


这个时候他应该还没有逃婚吧? 


但愿ko没有手撕鬼魂的能力… 


04 


列星罗旋,时光流转。当吐出的呼吸凝结成雾时,冬日悄然降临了。 


ko近来有些心焦与挫败,这两种情绪在经过长时间的积压下渐渐转变为狂躁与无力。他狠狠瞪了眼蹲在一旁的鬼魂,心情愈发复杂,如果早点告诉他就好了!他终是知道了郝眉的秘密,一缕来自未来的鬼魂,一个不负责任的小天医。难怪他总觉得不管是是鬼魂也好天医也罢,他总能没来由的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熟悉,就像冬日的暖阳一般,温暖着ko长久筑起的冰墙。 


他一个人生活的太久了,寂寞又难耐,枯燥的日子像复制粘贴一般乏味可陈,如今因为鬼魂的出现,他变的越来越爱笑了,当一个原本冷漠的人习惯了陪伴,失去时该是怎样的痛心切骨?他从来不知道无力的感觉竟是那么可怕,他拥有绝对的黑客实力,人人艳羡的网络技术,却独独查不到关于郝眉的一点信息,他根本无法联系到现在的郝眉。


 “ko…”小鬼魂可怜巴巴的将小脑袋垫在手臂上看着他。


 郝眉本想永远瞒着ko的,从他能和ko搭上话的那天起,他也从没想过让ko去拯救什么,未来早已注定,他看了太多有关蝴蝶效应的电影,他怕ko会因他而万劫不复。这个人那么好,外表冷漠却是比谁都温柔,郝眉不愿看到他发生一点意外。


 作为鬼魂去陪伴ko直至那个人不再需要他,这便是郝眉的心愿。


但可怕的是,他好像快要消失了…身体变得愈发的迟钝,这可怕的如同一个预兆一般。


 “我不想你死…”ko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有多绝望,他多想拥抱一下眼前小心翼翼望着他的人。


 “我死了才会碰见你不是吗?”郝眉佯装开心的说。


 “我宁愿你碰不见我,我只想你活着。” 


“ko…” 




郝眉消失了,在初雪的那天清晨。纯白的雪花簌簌落着,而天却是灰朦朦的一片,一如ko绝望的心境。


 “ko,我在庆大等你,但愿我还活着。还有,生日快乐。” 


那是郝眉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也可能是安慰他的谎言,却满含着隐隐的希望。那天ko一个人在落地窗前坐了很久,直至阴郁的天空再也落不出一片雪花,直至城市的霓虹灯透过窗户折射进他的眼睛,他习惯的转过头张望,身边熟悉的位置空空的,薄透的空气找不到一点鬼魂的影子。 苦涩的烟草味在口腔中溢开,袅袅白烟袭上鼻尖,ko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香烟掐灭,“庆大吗?”


 寒假过的总是比想象的快,新年之后,庆大的食堂里多了一个新的身影,戴着高高的厨师帽,一身宽大的厨师服被穿的无比挺括,那人剑眉星目,如墨的眸中漾着深邃的光彩,一个满目深情似是会说话的人却从未有人见他笑过。


 直到五月之后,陌上花开,蝴蝶漫天飞舞,一个反戴着棒球帽的男孩排着队伍来到他的身前,不再是记忆中透明的身体,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ko,我要吃糖醋排骨。”郝眉笑弯了眉眼,灿烂异常。


 “嗯。”那一刻ko好似再一次被阳光笼罩。


 原来这漫长的等待和甜蜜的记忆都是真的。


 -end- 

==== 



先跟时间线说声再见,设定是电视剧里的那场车祸,郝眉没死就是受伤昏迷,鬼魂飘到了半年前,然后和ko过日子过到了他车祸的那天后,鬼魂消失了,现实中的郝眉也醒啦,所以是同一个郝眉。


【鬼魂和ko相遇时,他们的网恋是正在进行时,所以郝眉相当惊恐ko知道真相】 


为何五月份才见面?郝眉:神经病啊,我不要复健的啊!

评论 ( 40 )
热度 ( 270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