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k莫】ko,你怎么能不奶我(上)

*阴阳师au,郝眉妖狐,ko萤草设定,注意避雷

*我保证下一章我肯定更veela!!

=============================================

01

 

郝眉被源博雅一脚踹出寮里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刚带领着队伍从八岐大蛇败兴而归,身上伤口遍布不说,脸还被大蛇揍肿了。郝眉委屈极了,小脸涨的通红,圆溜溜的眸子里闪着晶莹,泫然欲泣。

 

他不过是想要回到寮里找美丽的小姐姐安慰,而稍稍显露了一丝欢愉而已,他的阿爸竟然不要他了!!

 

身上的御魂漂浮进源博雅的口袋,厚厚的狐尾随着经验的消散而愈发稀薄,很快,他变回了初到寮里时的模样,小小的一团像一朵浮在地上的云。

 

“阿爸你怎么能这样?”肉嘟嘟的毛团堪堪从地上爬起来,小奶音呜咽着。

 

“你放过阿爸吧,阿爸是真养不起你了T^T。”源博雅掩着面差点哭出来,曾几何时他是多么高兴于郝眉的到来。脸黑如他,寮里终于出了一只sr,那可是举寮同庆的事,他终于要向欧洲那片润土迈出一小步了,可是....

 

一只从来只突突两下的妖狐!

 

好说歹说,死活不改,整日就知道调戏美丽的小姐姐,连寮里的帚神都比他有上进心,本来这也没什么,就算突的少,伤害还是有的,大不了多奶几口,可天不遂人愿,早已二十多级的源博雅就是跟奶妈绝缘,本想苦撑着直到奶妈降临,谁料败在了郝眉的饭量上!

 

就算再怎么不舍得!阿爸也养不起了!

 

02

 

被源博雅抛弃后,郝眉又回到了原先修炼的深山里,他性子本就乐观,没几天便被山里飞舞的蝴蝶勾去了心神,整日撒着丫子追赶着。

 

然而山里的天气却不能总是顺应人心,立冬之后,大雨一场接着一场,偶有雪粒交错随着冷风扫过郝眉的面颊,冰冷的凉意从脚尖漫上心头。那几天他终日抖着身子缩在山洞的一角,崎岖的地面膈的他背部难耐,他变得太小了,稀疏的狐毛连他小小的身子都包裹不住。

 

风在耳边尖锐的呼啸,想起原先在寮里的热闹场景,委屈的小狐狸不禁再一次鼻尖发酸,眼含泪水。

 

每到这个时候,小狐狸都以为这辈子他大概会一直与孤独的深山陪伴了。

 

直到有一天清晨,还在梦中呢喃的他,被一团蓝紫色的光芒笼罩。

 

他再一次被人类召唤了。

 

03

 

“阿爸阿爸是妖狐呢!”从山怪上跑下来的小兔子激动的围着郝眉转圈圈,白色的毛团看起来比郝眉还小。

 

晴明高兴坏了,偷偷的掩着长袍擦了擦眼角,回想当初他为了想要一只妖狐,终日泪眼婆娑的举着破碗四处讨要碎片,受尽屈辱,想来那悲戚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

 

晴明心满意足的在郝眉不赞同的眼神下,揉了揉他的狐耳,软糯的就似糖糕一般,然而那触感还未在手边多停留一二,便被站在一旁的ko拿蒲公英叮了一下。

 

犹如触电般的痛觉从手掌漫上肩膀,晴明惊的原地蹦了起来。“ko!你怎么能叮阿爸??”

他不可置信的甩着手臂瞪向ko,却不想被那人凝成寒冰的眸子瞪了回来。

 

晴明下意识的抖了下身子。

 

日,竟然连阿爸都不放在眼里。

 

Ko是晴明在寮里第一个召唤出来的奶,和别的奶不同,ko不光拥有着暴力的输出还有着人人都艳羡的血条,厚而密,长而勃。

 

自从迎来了ko,晴明的寮里才真正的蓬勃起来,那时候脸黑的他为了面子还总是跟隔壁的源博雅吹牛,奈何他不知道的是,源博雅的脸比他还黑,两个非酋凑在一起竟还能相互竞争比较,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然而Ko的到来,似是将源源不断的欧气一并笼进了寮里。有一次闲来无事,晴明拿着符找他随意一画,竟然召唤出了一只ssr。晴明激动的差点要窒息了,ssr耶,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的!Ko也太神了!

 

之后的几次召唤,晴明总是会陪着笑脸,一脸谄媚的求着ko献出金手指,欧皇大概也不过如此,自那以后,晴明想要的式神便源源不断的来了。

 

就这样,ko被晴明当成祖宗供了起来,整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就为了能让祖宗开心一下,屈尊为他画个符。

 

同样的,这一次,妖狐郝眉自然也是被ko召唤出来的。

 

04

 

也不知是错觉还是怎的,寮里的其他式神总觉得ko对新来的小狐狸特别优待。每次打八岐大蛇的时候都会挡在小狐狸的身前,不管小狐狸被多少不明AOE伤到残血,都会立即的被奶回来。

 

要知道,从前的ko是最不爱拿着蒲公英转圈的,现在竟因为小狐狸成了常态。

 

郝眉觉得自从踏进晴明的寮里以后,每一天都幸福爆了。寮里的每个人都对他很友善,尤其是ko。他看起来不善言辞,整日穿着一身黑色的华服,面上也是冷冰冰的,但郝眉就是知道,那人对自己好。

 

头两天,初到新寮的郝眉还不敢放开的吃,他食量极大,一想到之前被源博雅赶出寮子的原因,便下意识的没了胃口,可少吃的后果是,没几个时辰郝眉便饥肠辘辘的瘫在亭子里发呆了。

 

天气渐暖,樱花盛开,庭院被一片粉色弥漫,清风袭面,樱花飞舞着散下一小片,尽数落在了郝眉奶白色的狐耳上。

 

每当这时候,ko都会端着一盘软儒的团子坐在郝眉的身边。

 

墨色的眉眼被樱花晕染,沾染着粉红,一朵蒲公英被他藏在袖间却不可抑制的流露出淡淡的清香。

 

郝眉一下子便从地板上坐了起来,“ko是给我的吗?!!”他激动的眼睛瞪的圆圆的霎是可爱。

 

郝眉是一只狐狸,本该拥有一双狭长的双眼,但他天生却是一双杏眼,平日里双眸含笑可爱异常,哪里又有狐狸的妖媚。

 

“嗯。”ko被那人的眸子看的下意识的笼了笼袖子,面上泛着谁都察觉不到的红晕。

 

 

 

评论 ( 55 )
热度 ( 216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