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k莫】veela的占有欲(2)(hp au)

私心学院叫霍格沃茨了,毕竟霍格沃茨是最好的魔法学校( ̀⌄ ́)~


02

 

“全部给我出去!”护士长满面怒容的挥舞着魔杖冲着围在两张病床前的学生们说道。真是不敢相信两个孩子竟然在一众教授都在场的情况下受伤昏倒了,其中一个还中了昏昏倒地咒!

 

“那可不行!不能放这两个人在一个房间!郝眉可是被他攻击才昏倒的!”于半珊焦急的从人群中探出头来,身上的巫师袍因为拥挤被扯的皱巴巴的。

 

“呵呵笑话!那ko还是中了你的昏昏倒地才昏过去的呢!就你,最没资格站在这!”平日里总喜欢与其作对的甄少祥下意识的怼了回去。

 

于半珊气得冷哼一声,“那还不是你们级长兽性大发,你们斯莱特林是不是发起疯来就喜欢咬人啊!”

 

甄少祥被堵的一愣,脸上闪过一丝羞愤和懊恼,他不禁回忆起去年去尖叫屋探险的情景,冤家路窄碰上了于半珊一行人这也就罢了,最后关头自己竟然被突如其来的蝙蝠吓破了胆子,不仅一头栽进了于半珊的怀里不说,还死死咬上了那人的肩膀!整整一个星期于半珊装模作样的吊着手臂在他面前不停的晃荡,生怕他忘记似的。

 

不就肩膀肿了一点吗?用的着把整个手臂吊起来?

 

“你!”

 

“哼哼。”

 

“行了你们两个,打情骂俏留着出去再继续。”护士长沉着脸道。已经耽误太多的时间,她现在必须好好为两个人做一次身体检查。

 

“可是.....”于半珊一听有些急了,也没管护士长说了些什么,他扯了扯一旁的肖奈递了个眼神。

 

我们得陪着才行啊!

 

肖奈蹙着眉担忧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郝眉,苍白的面颊连同嘴唇没有一丝血色,脖颈处的牙印泛着一阵淡紫色的光芒,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我们先走吧,不要耽误母、不,是护士长的治疗,我们上完课再过来。”

 

 

 

好不容易将一室的学生送走,护士长凝着眉挥舞着魔杖,她仔细的检查着ko的身体,低声念了几个治疗的魔咒,不过是简单的淤青和擦伤。

 

眉眼轻舒,她再一次施展咒语,突然一道令她不敢相信的光芒闪起。“梅林!!怎么可能?!”她吃惊的捂着嘴,转身向另一张床上的人施展着同一个咒语。

 

与其相同的光芒微微绽放,却又有所不同,两个人的身体就好似有一根无形的柔光交错在一起,这象征了什么早已不言而喻。

 

梅林她得快点通知校长才行!

 

 

 

等郝眉捂着脖子清醒过来时,窗外已然沉浸在了一片月色之中。早已过了晚饭时间,郝眉的肚子饿的咕咕作响,他皱着眉再一次轻抚过脖颈处的伤口,指尖小心翼翼的轻触着凝结的血块,顿时一阵火烧般的痛楚袭来,疼的他下意识的抽了口凉气。

 

“孩子,你还好吗?”询问的话语中透着一丝关心。

 

是校长的声音!

 

郝眉惊愕的抬起头,脖颈处的伤口因这动作微微拉扯,疼的他又是低哼一声。

 

“不要乱动孩子,没事的。”肖教授笑着安抚。

 

校长怎么会在这?

 

等郝眉看清了周围的情况时,他是真的不敢乱动了,真希望是他的眼睛出了问题,他竟然看见了自家学院院长和斯莱特林的院长正坐在他的床尾,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当然这并不算什么,毕竟自家院长与斯莱特林的院长向来不和,能面无表情的坐在这都是好的,平时都是打起来的。然而郝眉至今想不明白,平常对谁都是彬彬有礼的离教授怎么唯独对自家院长耿耿于怀?就因为他是个格兰芬多?

 

不过此刻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ko!他的死对头、平日里一句话都不屑与他言说的ko竟就坐在他的床边看着他,虽然仍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但那人的眼神照以往相比,似乎有些许不同。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光泽,一种令人发狂的吸引力。郝眉只觉得自己方才清醒过来的脑袋再一次有些晕眩,四肢无力的似躺在棉花之上,浑身的血液朝着一个不可言说的地方涌去,他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梅林保佑!真希望他现在发热的鼻子不会流出血来。

 

不过ko的眼睛怎么变成了金色?

 

“哦孩子,控制一下。”站在ko身后的肖教授好笑的伸手按住ko的肩膀抚慰道。

 

“嗯。”ko一愣,蓦然回过神来,他难耐的抬起指尖按了按额,“抱歉。”

 

“他刚刚对我做了什么?!”那一阵突如其来的吸引悄然消失之后,郝眉惊得也不管脖子上的伤口了,他猛然从床上坐起大声的质问道。

 

那种不受控制的、该死的吸引力。

 

郝眉承认自己确实从一年级开始就想和与ko做朋友,即使那时ko拒绝了他。但即便如此,那种渴望与其交好的感情绝对不会让他想要扑向ko来一场最原始的运动!可就在刚刚他竟然不可抑制的想要触碰他,或被他触碰。

 

“呵,格兰芬多的学生还真是像你,智力低下的小巨怪?”离镜不屑的冷哼一声,抱着双臂打趣道,直到现在离镜还没有从刚刚那个打击中走出来,他最得意的学生竟然和格兰芬多的学生有如此大的羁绊。

 

两院相遇一点就燃,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传统吧。好在此时有校长大人坐镇,及时挡住了李星云即将脱口的谩骂。

 

一个个真是不省心,肖教授无奈的抚了抚胡子。

 

“孩子不急,慢慢来,你会明白的。”肖教授和蔼的冲郝眉笑笑后接着对ko道:“我觉得现在我有必要问你几个问题。Ko你对veela了解多少?”

 

Ko一瞬间有些迟疑,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个veela,这很可能遗传于自己的母亲,一个已经过世、半生痛苦的可悲女人,从嫁给自己的父亲时便注定了结局,纯血统的她最后竟沦为了哑炮,这是魔法界的耻辱更是家族的耻辱。

 

想到这ko下意识的握紧了五指,他抬头望向郝眉,圆润泛着水光的双眼,纯粹的如一块璞玉,奇迹般的,ko不安的心竟被安抚了,是伴侣的联结起到了作用吗?Ko眯了眯眼睛,他蓦然想起了第一次与那人相遇时的情景,双眼晶莹无暇与此时别无二致。

 

那时还在麻瓜世界流浪的ko被所谓的父亲抓了回来,他恨他,对自己沦为哑炮的母亲不闻不问,他憎恶魔法却和不得不和它纠缠不清,出身于黑魔法世家的纯血贵族,天生就拥有着极其强大的魔法力量,他看尽了数也数不清阿谀的嘴脸,所有的一切都恶心透了。

 

除了郝眉。

 

他早早离家,对于魔法世界的一切都了解的太少,他以为魔法世界就和他的家族一般,接触都是一些深巷中最黑暗的东西。直到那年他不得不踏入霍格沃兹开始,一切都改变了,从遇见郝眉开始,那个站在一又四分之三站台的懵懂少年,怀着期待的眼神踏上了驶向学校的列车。

 

郝眉不知道的是,他于ko来说有着多大的吸引力,那是从第一次见面时就斩不断的吸引力,这种感觉太过陌生,他不敢去碰触,仿佛一越界就会被一股特别的力量吸进去。Ko不懂,为什么一贯对人对事冷漠的他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男孩产生这种不耻的情感。

 

现在,他终于想通了。

 

“veela,也就是所谓的媚娃......”说到这ko的身体不可抑制的顿了顿,“拥有着无人能抵挡的强大吸引力,可对于伴侣的选择却极其严苛,一生只认准一人。只有微乎其微的纯血统才会拥有的魔法生物血统,极其稀有,它是力量及地位的象征。”

 

“是的,孩子,这种力量很难控制,它极其强大不可滥用。”

 

Ko垂下双眸,“可是,这种力量难道不是16岁才会觉醒吗?”ko现在不过只有15岁,离即将成年的日子还有整整一年时间。

 

“它提前觉醒了......”肖教授笑着转头看了眼怔楞的郝眉,“大概是因为你的伴侣在你的身边吧。”

 

被校长耐人寻味的目光锁定时,郝眉突然有一种菊花一紧的错觉。

 

评论 ( 45 )
热度 ( 165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