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K莫衍生】【刘地x厉逍】恶作剧(5)(飙车慎入)

*还算粗长的一章,拖了那么久真是够了,剧情不够H来凑哭唧唧\(//∇//)\大家系好安全带,我好久没飚了>v<

*然后这一章更完,lo要停更到12月份,因为12月4号lo主要考日语,之前停更楼诚也是因为这个,只不过k莫太甜把我炸了出来>v<等之后就可以正式的更文啦,所有坑都填上嘤嘤嘤。给你们笔芯。

==============================================

05

 

夜色渐浓,圆月攀升,天空的一角已有繁星点缀,桔色的灯光毫不吝啬的倾洒在道路的两旁。刘地的家离酒吧极近,不过一会便到了地方,似是不舍得放弃两人相拥的触感,他小心的揽着那人的身子坐进沙发,将方才为其挡风的衣领轻轻扯下,一张安逸香甜的睡脸就这般印入了他的眼帘,失了平日的嚣张傲慢,在温暖的桔色光晕下被称的愈发的柔和。

 

刘地的心像是被灌满了枫糖一般,他抑制不住的轻笑,伸手拨了拨厉逍的头发,惹人眼球的银灰色头发因发胶的缘故稍有些硬挺,刘地突然想起那时候他问厉逍会何染这种刁钻的发色时,那人笑的异常开怀得意直直戳上了他的心尖,他说他是厉逍,他说他喜欢。

 

窗外的清风阵阵袭来,带着一股莫名的凉意,不稍一会天空竟开始下起雨来,大雨瀌瀌的下着纷纷点点甚是杂乱,已然是深秋了,这一场雨水冗杂着寒意渐渐的飘进室内。

 

窝在他怀中熟睡的厉逍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小脑袋更加迫切的向他的怀中钻去,喉咙中发出一阵不满的呜咽声。

 

刘地凝眉,小心的使着巧劲站起身来将人放在沙发上后,便快步向前将窗户关好。这本是一个小法术便能解决的事情,可刘地不知为何就是不愿,不愿在这人的面前显露,不愿提醒自己....是个妖怪。

 

想到这刘地不禁叹了一口气,他悠悠回头竟看到方才还在熟睡的人竟已坐了起来,一双墨色的眼睛里似是还覆着一层薄雾。

 

厉逍难耐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眼皮似是有千斤重,朦胧中他仿佛看到刘地正站在他的面前,嘴角噙着盈盈的笑意,厉逍下意识的晃了晃脑袋,脑袋浑浊不已,也不知那人的笑是梦还是现实。

 

厉逍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感到胃中一阵不适,无法抑制的恶心感如滔浪上涌,厉逍瞬时思绪清明起来。

 

“洗手间在哪?”厉逍觉得就算此时是在梦里他也不能把东西吐到身上,那样太不符合他的美学了。

 

刘地一怔担心的将人搀扶进去,想是那酒和蒙汗药大抵是产生了什么化学反应,思忖片刻手里摸着几张纸刚想递过去,却不想被那人狠狠的推出了门外。

 

“喂,你做什么快开门。”刘地急的拍着门唤着。

 

回应他的已不是厉逍气急败坏的声调,而是一阵阵难受的干呕声。

 

刘地有些心疼,但也深知那人的脾气,这种难堪的模样任谁都不想被人看见,更何况是在他面前。

 

他几不可闻的又叹了一口气,随后五指握拳,一丝怒意袭上眉梢。

 

该死的浣熊精,等他店装修好了他一定要去再砸一遍!

 

等厉逍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疲惫,额间覆着一层薄薄的冷汗,眼睑微微半闭着,连呼吸都稍显急促,不过那阵令他作呕不已的恶心感总算是消失了。

 

他轻轻的抚了抚自己的胸口有些疑惑,想他的酒量再不济怎么着也不会差到这种程度啊,更何况在他以往的经历来看,他早已修炼的千杯不醉了,真是怪了。

 

厉逍抬手揉了揉眼睛,看着站在他面前因担心而凝眉的刘地,旋即露出了一个放肆的笑容:“我要洗澡。”还不等刘地回应便接着道:“你帮我。”

 

刘地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才会这般痴傻的站在浴室的一角观看了一场完整的脱衣秀。那人似乎是瘦了,身体与往日相比略显瘦削,刘地不禁有些气恼,他在想没了他的叮嘱,那人是不是又没有按时的吃饭,虽然这么说很可笑,在认识厉逍之前,刘地自个儿就不是一个人让人省心的主,但他是个妖怪啊,就算整日花天酒地与酒相伴,他的寿命依然长的可怕。但自从遇上了厉逍,他似乎变了,变成了一个他曾经最为厌烦的婆妈性格,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厉逍的起居,能吃的不能吃的,什么时候该吃饭,什么时候该喝水,只要是有关厉逍的一切他都会一一记录下来。他敢保证,曾经的他一定是一个合格的助理。

 

“喂,发什么呆啊你,快来帮我放水,也不知道哪边是热的。”厉逍不满的哼了一声,一脚踩进浴缸的脚步还有些虚浮,他晃了下身子小声惊呼着。

 

刘地连忙上前稳住了那人的身子,没了衣服的阻碍他的手掌顺理成章的覆上了那人的肌肤,冰冷的触感透过指尖向上蔓延,刘地蓦然皱了皱眉,将人安置在浴缸后便起身开了暖气,嘴里下意识的念叨着:“再不好好吃饭,小心站都站不住。”

 

浴缸里的水慢慢上浮,灼热的水流将厉逍微凉的身子包裹,他抱着膝盖坐在池中,无比熟悉的听着刘地的抱怨,嘴角蓦然勾起一抹促狭的笑容,“刘地,你连喜欢我这件事都压抑不了,就别再说谎了。”

 

“什么?”刘地一怔,转过头望向厉逍,那人的眼睛满含着笑意和笃定让他无所遁形。

 

浴缸的里水慢慢蒸腾,暧昧的水蒸气在浴室中缭绕。厉逍的头发被热水微微打湿,温润的水珠沿着发梢滴在他绯色的脸庞,眼里潋滟着比以往更加潮湿的水汽。刘地觉得自己的心蓦然漏了一拍,身体不可抑制的有些燥热,他发誓那一刻他真的想离开的,但不知为何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

 

他走近池边慢慢蹲下,视线纠缠与之平行。

 

心心想念的人一下子离他那么近,厉逍突然有些紧张,呼吸也愈发沉重起来。那人定定的看着他,眼里闪烁的欲望让人一眼便能看透,灼热的呼吸拂上他光裸的锁骨,撩人不已。厉逍微微颤抖了一下,努力压抑着那剧烈的心跳,他下意识的伸出长臂揽上了刘地的脖颈,轻轻的吻咬上了那人的唇,比在酒吧时更为柔软,厉逍闭着眼睛一点一点慢慢舔舐着,湿热的舌尖翘开齿列,向更为柔软的地方探去。

 

无与伦比的热情将刘地的理智激的支离破碎,他不由的抬手用力覆上了那人的后脑,加深了这个令人沉醉的吻。

 

“这次我不会再放过你了,就算你哭着求我。”刘地的声音被缠绵的情欲晕染,沙哑又性感。

 

厉逍喘息着轻笑,“求之不得。”

滴,上车

 

评论 ( 37 )
热度 ( 99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