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K莫】如何向ko索吻?(一发完小甜饼)

就当是上一篇的后续了。(~ ̄▽ ̄)~

===============================================

01

 

郝眉最近有一个烦恼,对谁都难以启齿。

 

说出来还有些不好意思,自打他成功拐到(被拐?)ko后的几个月里,即便是到现在!两人都还没有正式的接过一次吻,别说是吻了,他连被亲额头的福利都还没享受过。想到这郝眉不禁叹了口气,一张小脸有些变形的趴在桌子上。

 

要说郝眉一开始也没有想过这一茬,毕竟两个男人,估摸着还都是初恋,在这方面还真没在意过,若不是几天前他进老三办公室忘了敲门,他可能到现在都不会想到这些。

 

Ko怎么就不想亲我呢?

 

郝眉觉得这几天自己都快成变态了,有事没事就盯着ko的唇发呆,心里的os就没断过。

 

薄薄的不知道吻上是什么触感?要是真亲了我该不该张嘴呢?我要不要咬一口试试?

 

嗷嗷嗷!天呐他都在想些什么?郝眉涨红着脸自暴自弃的将小脸埋进了臂弯中,双臂交叉的趴在桌子上,如鸵鸟一般。

 

“ko,你媳妇疯了。”坐在一旁的于半珊忍无可忍,一嗓子嚎的几乎整个办公室都听见了。

 

我靠!

 

郝眉瞬间炸毛了,气得从凳子上弹起来对着于半珊的脑袋就是一个暴栗,那劲使得十成十,疼的于半珊抱着脑袋嗷嗷直叫,心里是万分不平衡,抬手就想揍回去,却不想后背一阵发毛,整个身子不禁一颤,他下意识的转过头正对上了ko瞪视他的眼睛。

 

妈的!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单身狗没人权啊!

 

他不甘心的环顾了下四周想要找个帮手,却不料之前抬头看热闹的人在不知何时又重拾了工作,一双眼睛瞪着电脑,别提多认真了。 

 

就你!猴子酒,就你头低的最狠,友尽!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尽管于半珊再怎么委屈气愤终究敌不过ko如寒冬般逼人的气势,他瘪了瘪嘴,瞪了郝眉一眼默默坐下了。

 

 

“怎么了?脸有些红。”ko皱着眉走到郝眉身边,抬手覆上了他的额头。

 

比谁都更在意郝眉一举一动的ko又怎么会没发现他这几天的异常?平白无故的走神、平白无故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靠近,就连吃饭都在发呆......想到这ko眸色一暗,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

 

指尖上的温度透过皮肤向四周蔓延,郝眉面上一红结巴道:“没、没事。”说完便拿起水杯向外ko示意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我上个厕所。”

 

Ko沉着脸看着匆匆跑掉的郝眉,一只手还悬在半空中,不尴不尬。

 

大哥,你上厕所拿水杯??于半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捂住了脸。

 

02

 

在郝眉看过的所有言情剧中,接吻这种事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哪有直接把话问出来的?不过就算真的有也绝不能是他提!这可是尊严问题,关乎着家庭地位。本来他对吃的就毫无抵抗之力,更何况是出自ko之手的美食,有时候发个小脾气什么的一顿饭就解决了,一点难度都没有,再这么下去他就真的要被吃的死死的了。

 

郝眉心里生着闷气,手上却开始一页一页的翻起了《恋爱的100种解法》,一边看一边用小手护着,生怕一不小心被ko发现了。

 

【想要接吻又不好意思说的话,何不闭着眼面向您的恋人?这是索吻的信号哦。】

 

郝眉眼睛一亮从被窝里坐起来,他突然想到电视里的男女主角接吻的时候可都是闭着眼的,这信号也太明显了吧,就是棵木头也该知道了,况且ko还那么聪明。郝眉心里正偷笑着,突然听见门外渐渐靠近的脚步声,他激动的顷刻间将书藏到枕头下,小脸一扬闭上了眼睛。

 

洗完澡回来的ko身上还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水蒸气,身上沐浴露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郝眉突然有些莫名的紧张,他虽然闭着眼睛却能清楚的感受到ko在一步一步的靠近他,距离渐近,忽的柔软的床垫因再次承载的重量而微微下沉,ko的身形似乎靠的越发的近了,近到那温热的鼻息轻轻的拂上了他的面,来了来了!郝眉激动的在心里默默期待着,可唇上却迟迟没有动静,就在郝眉觉得自己紧张的快不能呼吸的时候,他听到了ko温柔的低喃。

 

“睡着了吗?”

 

这特么就尴尬了。

 

我靠!我没有!ko,我没睡呢,你是猪吧!

 

哼哼。郝眉努力克制着因生气而微微发抖的身子,心里不管再怎么叫嚣也不敢表现出来,身体僵直的任由ko将他半抱着塞回了被窝里。

 

紧接着他似乎感觉ko离开了,不一会门外传来了吹风机嗡嗡的闷声,低到快要听不到,大概开的是最小的挡吧。月光倾洒进室内的一角,郝眉在黑暗中翻了个身,软糯的头发在枕头上轻轻摩擦,意识渐渐有些模糊,不知过了多久,床边的一角突然有些下沉,一抹熟悉的气息悠悠袭来,郝眉下意识的又翻一个身,直直的撞进了ko的怀里。

 

温热湿润的触感在额间印下,不知是梦还是现实,郝眉勾着嘴角睡着了。

 

03

 

自从上回索吻失败之后,郝眉就变的有些丧气了,一来是他不要脸面闭着眼睛索吻却被ko当做是在睡觉,这种事拿出来诉苦都不会有人安慰,估计收到的还都是嘲讽;二来他气的是ko怎么就从来没有吻他的想法??

 

他为了这事足足跟ko冷战了两天,可当事人根本没意识到他错在何处,只当是郝眉心情不好,变着法做了好多好吃的给他。

 

作为一个辣么有尊严的郝眉,他....还真就吃这一套!一天三顿外加甜点和夜宵,郝眉竟就真把接吻的事抛到了脑后。

 

接吻什么的,哪有吃饭来得重要?你说是不?

 

“ko,下班去吃烤扇贝吧,你看看能不能偷艺。”

 

“嗯。”

 

以郝眉为中心,两米为半径内的一众致一伙伴们听到这段对话,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容,他们突然觉得被虐狗还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比起被虐的心,前两天笼罩在两人身上的低气压让他们仿佛有一种提前入冬的错觉,那是一种身心的疲惫,处在战场中央的于半珊甚至翻出了他好久不戴的围巾来御寒。

 

“哎呦,我说眉哥,你们这是和好了?出去吃好吃的也不带上我们?”猴子酒一个伸手便想挎上郝眉的肩,在对上ko的眼神时,手臂又是一个快速急转尴尬的摸上了自己的头,装模作样的揉了两下。

 

“去你的,我们什么时候不好了?你说是不是啊ko?”郝眉冲着ko挑了挑眉。

 

“嗯。”

 

再次接收到郝眉得意的笑时,猴子酒真是毁的肠子都青了,他暗暗的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

 

“狗粮还没吃够呢,走走走,咱俩吃饭去,别理那臭小子。”同是天涯沦落人,于半珊勾住猴子酒的脖子半拖半拽的走了。

 

 

正是用餐的高峰时间,大排档里人满为患,好久没在外面觅食的郝眉深深的吸了口气,烘烤的刚刚好的扇贝散发着鲜香的蒜味夹杂着辣椒的刺激感,让郝眉的食欲一下子被勾了起来。

 

这是烤扇贝里新出的口味,以往的扇贝都是以蒜蓉为主,有些喜辣的食客总是感觉少了些什么,而一般的辣椒做法又太过平常没有特色,于是大排档的老板关门谢客开始研究起辣椒酱的做法。据说是成功了,因为前来吃过的人皆是赞不绝口。

 

郝眉是南方人,家里做饭从不放辣椒,一开始来到帝都时对于吃的多多少少还有些不习惯,但经过大学四年的洗礼,让他成功的过度成了一个无辣不欢的人,不过段数高不高嘛,就不得而知了。

 

“哇哦,看着就很好吃,鲜嫩多汁。”郝眉一顿评价完便迫不及待的夹起一片烤扇贝,另一只手捏着贝边便吞了一个。

 

辛辣的辣椒酱在郝眉的口腔中打了个悬便冲近了郝眉的喉咙,锐利的像一把刺刀凌迟着他喉间的每个角落。

 

我靠!也太辣了。

 

看着没放多少辣椒的烤扇贝竟然那么辣,郝眉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鼻尖灼热,喉咙又辣又呛,“ko,呜呜,快帮我把可乐拿来,哈。”

 

郝眉张着嘴哈着气,眼角闪烁着若有似无的莹光,小脸辣的通红,就连嘴唇都染上了一层暧昧的颜色。

 

天知道郝眉这个样子有多可爱!

 

心里的爱意蓦然溢出,仿佛有一根羽毛轻轻的挠了一下心尖,Ko一怔,眉眼弯起,一丝宠溺袭上了嘴角,他笑着握住那人张扬的手心,另一只手抚上了那人微热的面颊,低头吻住了郝眉的唇将它含在嘴里,柔软的似清甜的糖糕一般。

 

“唔.....”郝眉呆呆的瞪着眼睛,嘴里泄出一声低吟,心跳愈发凌乱起来。

 

ko忍不住的加深了这个吻,他伸出舌尖细细的舔舐,湿润的舌沿着柔软的薄膜一一舔过,辣椒的辛辣和甘甜在ko的舌尖充斥,让他下意识的缠上了郝眉的软舌轻轻吮吸着。

 

辣味似是渐渐消散了,可郝眉的脸似乎越来越烫了。

 

“还辣吗?”

 

“不辣了.....”郝眉喘着气看着ko同样微红的脸道:“再一次...”

 

“好。”

 

-END-

 

郝眉:我错了,吃哪有接吻重要?!!

Ko:嗯。

 

评论 ( 18 )
热度 ( 336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