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K莫】谁咬了ko的嘴唇?(一发完小甜饼)

短,本来想写肉的但来不及了,米亚内

==============================================

郝眉拖着下巴撑在办公桌上,身子弯成了一个艰难的角度,一双眼睛直直的越过干扰他视线的书架,落在了对面的ko身上,准确的来说是ko的唇上。

 

那人安静的坐在电脑前,削背挺拔如松似柏,眉目锋利冷冽,一张薄唇如往日般微微抿着煞是好看。

 

可这不是重点!郝眉气急败坏的胡乱揉乱自己的头发,视线再次落至了那人的下唇上,微红泛着血色亦有些轻微的肿胀,一看就是被人咬过!而且他敢肯定那绝对不是他的咬的,不然自己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郝眉皱着眉细想着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他的记忆里庆功宴上那人的唇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一大早起来就变成了这样?更何况庆功宴上都是公司的同事,一个和尚庙的聚会也就微微师妹一个女孩子,怎么着也不可能是她亲的,难不成是公司的男同事亲的?!

 

想到这郝眉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抬起脖子向公司的一众和尚投去了审视的目光,眼里的怒意蔓延至了眼角,嗷嗷嗷,到底是哪个混蛋???

 

坐在一旁工作的于半珊似是终于忍受不了般一巴掌招呼到郝眉的头上,龇牙咧嘴道:“我说眉哥你能别在这像个狗一样嗷嗷嗷喘气行吗?你不工作也别影响我啊,一大早尽盯着ko看,狼子野心表露的也太明显了,我都替你臊得慌!”

 

郝眉被那一巴掌打的一愣,随即捂上了于半珊的嘴巴恼怒道:“去你的死愚公,你这成语用的还替我臊的慌?谁!谁特么盯着ko看了!”

 

“唔唔唔(你你你)!”于半珊被郝眉嘞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心想这才几天时间,ko把美人喂得也太好了!力气辣么大!

 

“我说你俩动静也太大了,眉哥你快放手,你家ko都看你半天了。”危急关头,坐在一旁的猴子及时伸出了援救之手,于半珊热泪盈眶,冲猴子酒发送了一个感激的眼波,吓的猴子酒身子一凛。

 

郝眉一听见ko的名字,紧绷了一上午的神经让他的脑袋顿时当机了,他僵硬的转过身子望向ko,那人的眼神深邃满含笑意,眼里是望不尽的宠溺,只可惜脑袋当机的郝眉什么也没看出来,尴尬冲着ko笑笑便连忙低头码起了代码。

 

Ko的脸色一沉,方才还满含笑意的眸子登时冷了下来,他下意识的抬手抚上了自己唇上的伤口,心下百转千回。

 

不会是后悔了?郝眉你想都不要想。

 

 

郝眉被这个问题困扰的一天都不在状态,只要他一抬头便能清晰的看见ko红肿的嘴唇,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儿,就连他一天里最期待的晚饭时间也有些闷闷不乐,他低着头不愿去看ko的脸,紧捏筷子的手也嘞出了红痕,一条完整的红烧鱼被他戳的惨不忍睹。

 

Ko沉着脸也不说话,默默的拿出一个碗将盘里的鱼肉一点点剔好刺浇好汤汁摆到郝眉的手边,他凝着眉想了半天都没想出郝眉生气的原因,如果是因为他不能接受昨天发生的事,那么郝眉今天不可能还会和他坐一起吃饭,应该会躲他的不是吗?

 

空气渐渐被一种无形的尴尬笼罩,Ko不适的眯了眯眼睛,牙齿因为思考下意识的咬上了唇,蓦然传来的刺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本想与之‘和解’的郝眉在听见这个声音后彻底怒了,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气愤的甩掉筷子瞪着ko的脸,却在对上那人凌厉的眼神时又怂回了球,到嘴的质问再一次缩了回去。

 

“哼!”委屈的郝眉很有气概的抛下了一桌子的菜闪身回了房。

 

饶是智商再高的ko也被眼前所发生的事搅得大脑一片空白,小家伙到底是怎么了?

 

 

 

气急的郝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若是只是心烦也就罢了,可也不知是怎么的只要他一闭上眼睛,脑海里便浮现出一个胸大屁股大的女人正抱着ko的脸亲吻,气的他一时气憋不顺,躺在床上直抽抽。

 

他在吃醋,郝眉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喜欢上ko好久了,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喜欢到想独占那人所有的好,喜欢到那人的眼里只可以有自己的存在,当他知晓ko便是当年的手可摘星辰时,那份喜欢就像酿造多年的酒,无论他如何掩盖都阻挡不了香气的溢出。

 

郝眉啊郝眉你还躺这干什么,暗恋了他这么久,再不采取行动可就完了!ko那么好,长得帅个子高身材好,专业一流连做的饭都那么好吃,这样的人说不定也是喜欢你的啊,你还犹豫什么呢?!想到这,郝眉的内心备受鼓舞,可是.....ko的嘴唇....算了不管了,郝眉咬了咬牙抱起床上的一只枕头摸黑进了ko的房。

 

天气已然入冬,空气中的寒意冷的有些刺骨,郝眉光着脚掌紧抱着被子站在ko的床前身子冻得微微颤抖,莹润的月光透过窗户折射在ko的脸上让他原本锋利的眉眼看上去柔和不少。

 

郝眉怔楞的看着ko的脸,唇上的红肿在他的眼中变得愈发的刺眼,双眸不可抑制的染上了阴阖,等他回过神来时,自己的嘴唇已然贴上了ko的。与周身充斥的冷意不同,ko的嘴唇温热柔软,他下意识的伸出舌尖舔舐着那人的唇瓣,湿润的唇舌轻抚着唇间的红肿,淡淡的血腥气息弥漫鼻尖,郝眉一下子怔住了,呆呆的抬起头思绪又不知飘向了何处。

 

“傻瓜,你在不安些什么?”ko伸出手戳了戳那人的鼻尖,皱着眉看着那人被冻的通红的手脚,目光深沉了几分,随即站起身将人搂进了怀里一同趟进了温暖的被窝中。

 

其实在郝眉吻上他的唇时他便醒了,如果之前ko不知晓郝眉生气的原因是郝眉的不善表达,那么在这个吻之后再不懂的话就是ko的迟钝和愚笨了。

 

“郝眉,我喜欢你。”

 

出神的郝眉突然意识到自己离ko很近,近到能听见ko绵长的呼吸声,近到能感受到那人喷洒在耳边的热气,不可抑制的他的脸有些发烫,温热的气息绵延至耳根。

 

Ko随心所说出的话语像平地的一声惊雷,让郝眉的心脏不受控制般紧缩到无法呼吸,他双手攀上那人的肩膀,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你骗人!”他指着ko的唇接着说:“那这是谁咬的?别说是你自己磕破的。”郝眉气急败坏的指控着,他已经因为这个事郁一天了。

 

“还真不是磕破的。”

 

我就知道!郝眉下意识的手握成拳,嘴角委屈的撇着,像一个被抢了糖果的孩子。

 

ko哭笑不得的揉了揉那人的发顶接着道:“是你咬的。”

 

“我??”郝眉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怎么可能!明明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喝醉了,说我的嘴唇像布丁一样好吃。”

 

郝眉的脸‘腾’的一下红透了,他由衷的佩服ko竟然能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么羞耻的话,虽然这个话可能出自自己之口.....

 

他呆愣的看着ko的脸,有些可惜的小声嘟囔,“没体会到......”

 

Ko的呼吸突然有些加快,心脏跳动的速度像是要冲破喉咙,他温柔的伸出手指抚上郝眉的脸颊,对着他的唇深深的吻了下去,唇上的伤口让他有些吃痛,但心里的喜悦早已像漫天的烟花不断的绽放,唇舌相抵,细细的扫过齿列,探进那更为柔软的地方。

 

“体会到了吗?”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319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