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K莫衍生】【刘地x厉逍】恶作剧(03)

逍逍追人hin霸道,这章我感觉写的有点中二,大家挺住︿( ̄︶ ̄)︿

==============================================

03

 

刘地一上午什么也没干成,神情有些恍惚连大脑都似是当机了一般。他揉了揉脸坐在床上弯腰将地上的衣服拾起缩进被窝里穿着衣服。

 

我是妖他是人,他如果和我在一起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危险,况且人类的寿命太短了,与其将来痛苦十分,不如现在斩断,起码现在还只有三分。

 

呵,骗谁呢,刘地,若是真只有三分便好了。

 

刘地不自知的叹了口气,他突然想起那日与猰貐的决战,自己受了重伤浑身是血,虚弱到连人的形态都无法保持,何其悲惨,他就是以那般狼狈的样子在厉逍的眼前幻化成狼的,他永远忘不了那时厉逍的眼神,惊愕的像看一个怪物,虽然他本就是一个怪物。

 

知道真相的厉逍都不一定会和他这头地狼在一起,自己又何苦去想什么危险与否寿命长短,实在可笑。

 

刘地冷笑了一声,等他回过神来时竟发现自己的衬衫扣子被他揪的七零八落,连衣服的款式都被他生生扯变了形,刘地翻了个白眼,心里一顿恼火,妈的老子刚买的阿玛尼新款!!

 

 

 

刘地打好了主意,今天绝对不出门。一来他的照片被厉逍挂到了网上,无数的娱媒像炸了锅般想挖到他的信息猛料抢夺头版头条,更重要的是厉逍一定会找他;二来就是妖界也.....他现在想化身薛瞳出门泡妞都指不定会被同类嘲笑,虽然他们不敢当面如此.....但是,靠!

 

刘地阴阖的闭上眸子,一只手气得握成了拳狠狠的砸到了洗漱台上,他第一次不希望狼会有如此灵敏的听力,因为他今天已经不止一次听见住在他楼上楼下小妖间的对话了。

 

“天呐,亲爱哒你知道嘛咱们立新市的扛把子竟然和一个人类公开出柜在一起了!”

 

“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昨天刷到微博了,没想到刘地是被压的那一个,是那个明星的老婆,哈哈哈哈。”

 

“就是说啊,他平时看着还挺霸气的,没想到啊,可真给我们妖怪丢脸.......”

 

“你说谁给妖怪丢脸?”

 

一阵阴风袭上小妖的后颈,小妖们身子一颤哆嗦的转过身子还没来得及回话便被刘地打晕了过去。收拾完小妖,刘地的心中的怨怼丝毫没有得到一分纾解,甚至愈演愈烈,他幻化成形寻到了罗天的住处,趁其不备将那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獾獾按在地上发狠的打了一顿,可怜的罗天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一秒变成了猪头,这还不够,一想到今后自己会变成一众小妖茶余饭后的谈资,刘地便气的头发冒火,他转了转眼珠,寻思着跑到厨房找来整整一罐辣椒油一滴不剩通通灌进了罗天的喉咙才满意的闪身离去了。

 

让你唱歌!让你当明星!让你多嘴!呵呵。

 

收拾完了罗天,刘地突然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架势,此时的他心里无比郁闷,想来唯有酒能帮他纾解一二,于是他化作了人形大摇大摆的来到了昨夜狂欢的酒吧,怎么说也是他一个熟妖开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到时候开个包间喝两瓶酒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可天不如妖意,刘地抬脚迈入酒吧的那一刹那便惊呆了,本该闪烁着暧昧灯光的酒吧此时一片敞亮,刘地发誓那悬在他头顶的探照灯把他一贯引以为傲的狼眼都刺疼了,可这还不算什么,原本装修奢华的酒吧此时竟是一片狼藉!吧台似是被桌子砸出了一个凹陷,地上散落着各种各样洋酒瓶的玻璃渣,花盆、酒杯,各种装饰无一例外。

 

“这是怎么了?你这是遭贼了?”刘地瞪着眼睛在一地废墟中找到了他的那位妖怪朋友问道。

 

小妖怪无措的从地上爬起来,一眼看上去眼睛红红的分外委屈,“刘地都怪你!”

 

“怪我?”刘地不解的指了指自己。

 

原来今天白天的时候小妖怪的酒吧涌入一伙拿着铁棍的古惑仔,进来连不必要的寒暄都省了,直接抡着棍子便开始砸东西,一边砸还一边叫嚣着:“厉逍老大说了,谁以后还敢做刘地的生意就见一次砸一次,要是不听劝诫就别怪他今后不客气!”

 

刘地听的无比错愕,这小东西长本事了?!!“我说你好歹是个妖,就不会反抗吗??”

 

其实小妖说谎了,那群人进来砸东西前温柔的冲他笑了笑,告诉他原因的同时给了他三箱现金作为赔偿,“厉逍老大说了,他知道你和刘地是朋友,他就是想砸个店跟刘地示示威,这里钱足够赔偿这里的东西并且支付了你今后一年的盈利,真是不好意思啊。”

 

小妖不去开酒吧的话,大概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演员吧,只见他脸色涨红,眼角生生的挤出了三滴眼泪道:“你说我是什么妖怪?”

 

“干...干脆面?”刘地不解的答道,大家都这么熟了还问是什么妖怪多生分啊。

 

“我靠,去你的干脆面,我们小浣熊精也是有尊严的,像我们这一族世代都是人类的好朋友,你说我能打他们吗??”干脆面、不,是小浣熊精接着道:“我们家族的干脆面产业在人类世界蓬勃发展,最近经济危机严重,连隔壁祖传家业的大白兔精都要支撑不下去了,我们仍然屹立不倒,这说明了什么?”

 

刘地听的耳朵发麻,他觉得自己再呆下去一定忍不住把眼前的小浣熊海扁一顿,他打着哈哈干笑道:“这说明......这说明我得去把厉逍教训一顿了,那小家伙胆也太大了,欺负人都欺负到我头上了!你别急我这就去帮你讨回公道!”

 

刘地说完转身想走,却不料门外传来的声音让他的身子蓦然一颤,“在外面就听见你喊我的名字,一定是想我了吧~”

 

只见厉逍一只手插着口袋慢慢从门外踱了进来,他嘴角轻扬挂着一抹刘地再熟悉不过的笑容,像对待志在必得的猎物般,朝刘地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晶亮的藏不住一分喜悦,他走到刘地身边,一只手臂搭上那人的肩膀,凑到那人的耳边说道:“怎么?不会告诉我你也失忆了吧?”

 

 

 

评论 ( 29 )
热度 ( 76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