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杜方】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一发完小甜饼)

*摸条鱼,私设如山。

我竟然下手杜方了。

===============================

相亲一周前

 

1

 

“你他娘的再给老子说一遍?!”杜见锋一脸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他下意识的伸手掏了掏耳朵,似是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这声突如其来的大喝让毛利民不禁抖了抖身子,想起当年自己行军打仗的时候还真没怵过谁,偏偏是这杜见锋那一瞪眼睛的狠辣劲一下子便能将自己钉在原地,争旅长从气势上便输了,所以对于杜见锋一路来的快速晋升自己是心服口服不敢违逆的,不过这回!

 

“旅长啊,我是为您好啊!您看我、小吴、小陈,就连门口看门的狗子都有媳妇了您还单着呢!再这么下去我儿子都落地跑了您还是孤家寡人这可让我们一众兄弟咋办哦。”

 

这回非得把自家旅长送出去不可,自己都是这么老的一辈兵了还天天被操练,也太苦了!┗( T﹏T )┛

 

“毛副官瞎操心啥呢,你看老子什么时候担心过这个?”原来是关心自己啊,想着杜见锋笑弯了眉眼,低头接着玩起桌上的枪支来。

 

“可......”我苦啊!

 

毛利民连忙堵住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话,眼球似狐狸般灵巧一转随即装做一副不忍的样子看着杜见锋。

 

“嗯?”

 

“实不相瞒啊旅长,我今早路过那群兵蛋子的房间听见他们围在一起讨论您终身大事呢,还一个个开了赌局,说您今年铁定脱不了单!”

 

杜见锋一听,额上青筋直跳,发力的手指握着枪把便要对着毛利民,“他娘这群兔崽子,老子废了他们!”

 

好在毛利民当上的副官是自己用血肉换来的,做好心理建设之后便笑嘻嘻的上前拿掉杜见锋手里的枪,将人按回椅子上道:“废了他们您还是独身一人啊,倒不如找了媳妇再打他们的脸。”

 

杜见锋愣了一下,摸摸下巴从抽屉隔间里掏出几张银票递给毛利民,“你,一会去压我今年铁定脱单,老子非得输的他们裤子都不剩,看他们还敢再开赌局。”

 

毛利民抖着手接过,心想这赌局看来是不开也得开了。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想到这毛利民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拿出一叠纸,讨好般的置于杜见锋的面前道:“这是我从城西月老庙的红娘所里拿的几个良人的资料,您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我帮您约。”

 

好家伙这小子办事效率还挺高。杜见锋接过那一沓子纸看起来,心里竟还有些紧张起来,说实话自己长这么大连个大闺女的手都没握过呢,这一下子要去单独约会还真有些不自在,偏偏他见到过的姑娘还都是娇滴滴的类型,说起话来自己便承受不住,若是能有个.......

 

“诶?”看到一张纸时,杜见锋迟疑了一下。

 

“怎么了?”

 

“你看看这张资料上写的是不是一个男人?”

 

毛利民一听急忙接过来一看,可不是嘛!这月老庙的红娘忒娘的也太不靠谱了!

 

“估计是拿错了,不看这张了,旅长您换一张便是了。”毛利民笑呵呵的将纸放在一边。

 

“就他了。”

 

“什么?!”

 

2

 

这边北平方家似乎也在上演一场逼亲大战,方孟韦铁青着一张脸看着大哥捏着一沓子纸兀自说个不停。

 

“孟韦啊你先别生气,听大哥我好好给你说道说道,你瞧瞧你这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找个人陪陪你了,你看我儿子都生下来了,你连个能成的姑娘也没有,爹天天头发都急白了。”

 

那是被你气的!方孟韦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大哥我还不想结婚.......”

 

方孟韦话还没说完便被方孟敖打断了,“谁让你结婚了?我是让你先约个会试着谈下恋爱,你看看你这么大了身边的异性朋友也就木兰一个,这会儿人木兰都成家了,你说你!真是不争气。”

 

眼看方孟敖越说越激动,方孟韦真怕他大哥手里紧拽的纸张挥舞着就要朝自己的脸上打去,只得眼疾手快的抢过那一叠纸看起来。

 

约会?恋爱?在他看来这两个词简直陌生的不像话,自己从小到大便一心想要从军,奈何自家哥哥比自己快一步提前跑了,逼的爹天天看着他想跑也跑不掉,最后无奈当上了警察局副局长倒是给了自己一点安慰。

 

成婚?自己从来志不在此,孤身一人保卫国家岂不更好?

 

“嗯?”方孟韦皱了皱眉。

 

“怎么了孟韦?”好不容易自家小弟愿意看,可不能有什么岔子,爹给的任务若是完成不了,他还真有一百种方法让孝钰不见自己。

 

“这写的是不是一个男?”方孟韦迟疑的指了指性别栏问道。

 

“可能是资料太多给错了吧,你换一张就是了。”

 

“不换,就他了。”

 

这一句话可谓是石破天惊,震的方孟敖是片刻都回不了神,但仔细一想又不可能,“孟韦你这玩笑可真不好笑。”

 

“大哥,我没开玩笑。”方孟韦眨了眨眼睛,心里寻思着他最怕的便是和书香文静的姑娘打交道,若是和木兰一样最好,但放眼北平爹愿意自己娶过门的姑娘又有哪个不是文雅端淑?这杜见锋是个军队旅长,性子必定是血气方刚直来直往又和自己的工作有些许相近,都忙!忙好啊,今后迟些归家都不怕人会吵着让自己相陪,个头也高也费不着让自己保护。

 

等等!自己想这么多干嘛,只是约会而已!方孟韦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来。

 

方孟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要真是约了,爹可就真的要扒了他一层皮了,“不行!我不同意,若是如此你还不如一个人!”

 

到这,方孟韦的目的大概是达成了,罢手是最好的选择,但此时此刻不知为何他突然就生出了一种玩弄之心,“大哥你这样就过分了,怎么能期盼着弟弟孤独终老?”说着方孟韦假意委屈起来,仔细一看眼眶之中竟还有泪水打转。

 

“我错了,孟韦!我支持你。”

 

你先把放在腰间枪上的手放下来再说!

 

 

 

相亲三天前

 

1

 

“旅长,您穿军装最帅!那天就穿军装!”

 

“那是自然!”

 

“旅长到时候您可得绅士一些,记得给人家拉椅子,别又一口一个老子的。”

 

“都是大男人,哪那么多事!”杜见锋表面叫嚣着,心里却也默默记下了。

 

2

 

“哥,你说我穿什么去?我觉得穿警服又不大好。”

 

“随便穿穿就行了,哪那么多事......得得得,别瞪我穿那件毛衣吧,看着清爽。”

 

你确定?!

 

“孟韦记得那天粗鲁点,当兵的肯定都喜欢这种的。”方孟敖斜着眼睛假意出着主意,想着自己的兵一个个都是英姿飒爽说话得体的,让孟韦过去表现的粗俗一点这事肯定成不了!

 

“我尽量。”

 

 

 

相亲当天

 

已是深秋,空气中漂浮的冷意处处透露着一股凉薄,道路旁的小树已差不多成了光秃秃的枝桠,枯黄的落叶一片一片辗转落地,倒是给这一处的风景平贴了几分光彩。

 

杜见锋第一眼看见站在路旁的方孟韦的时候心中一跳,竟止不住的有些欢喜。那人穿着一件纯白色的柔软织物,腰背挺直如松柏一般,白皙的面上一双鹿眼一眨一眨,真他娘的好看。

 

想想一开始自己不过是有些胆怯选择姑娘,看见方孟韦的资料时简直像是看到了救星般,职位不错,个头还管够,最重要的是个男人!虽说最后肯定成不了,但那一刻被毛利民紧盯不放时,不得不说,杜见锋是有些怂了。

 

不过现在.....

 

“你他...不对,你就是北平警局方副局长吧,在下杜见锋。”杜见锋有些紧张的将出汗的手在裤子上抹了抹方才伸出。

 

“你好,老子方孟韦多多指教。”方孟韦强忍着寒意回握道,心里已将方孟敖骂了数百回,真是要冻死他了。过两天便要入冬,自己穿的毛衣风轻轻一吹那蚀骨的寒意便轻轻松松渗进了皮肤冷的他直哆嗦,真不该听他哥的。

 

不过这人的手倒是挺热乎,方孟韦眉眼舒展冲着杜见锋礼貌的笑笑,手上却是暗自多握了一会。那人的样子一看便是常年当兵刀口舔血的人,眉眼生的极其锋利有神,倒和名字颇为相配,手掌上的厚茧磨着手心痒痒的,直到发现那人双眸一眨不眨瞧着自己,方孟韦这才不好意思的将手缩回。

 

杜见锋跟着方孟韦有些不自在的走进了北平最好的餐厅,悠扬的钢琴声伴着优雅的小提琴,那交合在一起的小调传进杜见锋的耳中真是有些不是滋味,这他娘的还不如敲锣打鼓呢。想到这杜见锋在心中又暗暗的给毛利民记了一笔,订的什么馆子。

 

好在他从方孟韦的面上没看出什么异样,心想那人还好不排斥这些。双眸一转他蓦然想起毛利民的话连忙疾步走到座前将椅子拉开。

 

方孟韦一看微一皱眉,心说和大哥说的不一样啊!这人看起来不粗俗啊,这下自己还要不要接着装啊?

 

“都是男人就别搞这些虚头巴脑的,坐!”

 

杜见锋一听,这人外表温和想不到性子挺够味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仿佛那人的性子不该是这般才对。

 

“孟韦说的是,我喊你孟韦你不介意吧。”杜见锋咬着牙吐着词问道,不说点老子、娘的还真有些不习惯,这他娘的毛利民出的搜主意老子到底要不要照办啊?!

 

方孟韦有些疑惑的瞧着杜见锋,那人的神情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好似在忍耐着什么,难道是与自己相处颇不自在?

 

“不介意,我也喊你见锋便是。”算了还是不要太粗鲁吧,可能是吓着人家了,方孟韦蹙着眉又在心里数落了一遍他的大哥。

 

两人初次相见的这顿饭吃的有些莫名其妙却也还算和谐,不过到了结账的时候,两人倒是吵了起来。

 

“这个餐厅是我订的,理应我请才是。”杜见锋按着方孟韦掏钱包的手大声道。

 

方孟韦不乐意了,挣扎着甩开那人的手,奈何力气太大,他竟不能挪动半分!

 

“大家都是男人,怎么能让你请?!”

 

“这有什么。”说着杜见锋用另一只手拿出钱包便要付账。

 

不成!方孟韦盯着杜见锋的那只手,这下可不仅仅是付钱这么简单的事了,自己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般压制过,想到这方孟韦竟抬腿一脚踢上了那人握在手中的钱包,一眨眼功夫那钱包竟如一道弧线般飞了出去。

 

“我操,他娘的你是要跟老子对着干!”这下杜见锋的狠劲彻底释放,他是再也憋不住了,真他娘的一天没骂人浑身不自在!

 

方孟韦一听蓦然有些愣住,我说这人怎么说话怪怪的,原来都是装的!怪不得大哥说当兵的人会稍显粗鲁,自己方才还错怪他了。

 

“你......”这次方孟韦还未说完就又被打断了,他突然感觉身后被人猛的一撞自己的身子竟一时有些不稳便要朝前栽去,理所当然的,方孟韦倒进了杜见锋的怀里被那人稳稳的揽住了,柔软的织物触感拂过杜见锋的皮肤连带着一股淡淡的皂角清香,杜见锋还未来得及多体会一二,便被方孟韦的话惊住了。

 

“杜见锋,你看那人是不是把你钱包拿走了?”方孟韦指了指不小心撞了他后便即刻逃窜的人问道。

 

“你他娘的说啥?!”老子还要付账呢!

 

说着杜见锋便如箭一般飞了出去,本想留在原地安心付账的方孟韦突然感觉自己的衣服似乎有些异样,定睛一看冷汗便要冒出,天杀的自己的毛衣好像被那人勾住了,眼看着毛衣一点一点的扯出,方孟韦连忙咬着牙追了出去。

 

自己骂了一天的大哥,这下你可一点都不冤!

 

方孟韦死命追着杜见锋的身影,那人速度极快自己虽有些吃力但好在还能应付,被追赶的人估摸着是后悔急了,一边大叫着大爷饶命一边却又不敢停下,只恨悔之已晚。

 

等杜见锋打的那人站不起身心满意足的夺回钱包回过身来时,原本得意的一双眼睛目瞪口呆的瞧着身后的方孟韦,“你...你你的衣服怎么啦?”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起来。

 

再仔细一看,自己军装的第二颗纽扣上竟紧紧缠绕着一圈的毛线团!这下随意一想也不难猜出原因了。

 

一阵凉风扫过,落叶飘零,好似一阵穿堂风般没有任何异物阻隔直逼而来,方孟韦咬着牙抖着身子怒火直窜,真他妈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这下可以去付账了吧!杜旅长!”

 

杜见锋紧张的凑上前便开始解自己的军装纽扣,心里悔急了,心疼不已,早知道便不追了,区区一个钱包把孟韦都冻成什么样了!

 

“你干嘛?!”什...什么情况!光天化日的脱衣服?

 

还未等方孟韦吃惊片刻,随着一道阴影从头顶掠过,一阵温暖便将他包裹,扑鼻而来的是一阵淡淡的烟草香混合着那人身上独有的味道。

 

方孟韦的脸一下子便红了,羞赧之色绵延进了耳廓,滚烫不已,“我不要。”他不自在的拉扯着衣服说道。

 

杜见锋连忙按住了那人的手道:“你不冷可以,但路上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按着那人的手掌蓦然弯曲,杜见锋试探般的将方孟韦的手握在了手心,好凉,想着杜见锋慢慢收紧。

 

方孟韦一听撇了撇嘴,暗道他才不是欢喜,他只是冷了所以才不推开的。

-end-

 

 

孟敖:孟韦你这衣服是怎么了?!

孟韦:大哥,打一架吧科科。

诶?!!

评论 ( 56 )
热度 ( 285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