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群像】仗剑走江湖(ABO)

前文走:2

*ABO预警,江湖au 不适者点×

感觉老谭和家明这一对还是打双明好,不然会以为陈总一次把两个23333.

==============================================

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一向秉持着师傅的话即为真理的萧景琰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向他冲来的陈家明转手便扔给了蔺晨说道:“保护好他。”

 

蔺晨瞪大了眼睛还未反应过来,萧景琰便已拔出佩剑冲了上去。

 

来人身形高大皆穿着黑色夜行服,一看便是典型的杀手打扮。不过这大白天的打扮成这样不是更招人耳目嘛?看来智商都不高。蔺晨这样想着又分析起来,来人虽多,可也就只能虎一下一般人,那出招的姿势和力度怎么看都不是萧景琰的对手。

 

想到这蔺晨挑着眉笑嘻嘻的在一片混乱中翻出了一条木质板凳便坐了下来,他挥了挥手朝陈家明招呼道:“来来小家伙坐下来休息会。”

 

正捏着手心看的一脸紧张的陈家明回头冲着蔺晨嚷嚷道:“你你你这人怎不去帮帮忙啊?”

 

说起来陈家明已被人莫名的追杀了好几日了,亏得他的聪明才智方才每回得以化险为夷,可即便如此这次的情形着实惊险万分让陈家明无力应付,那些追杀他的人竟放弃了往日的遮掩手段,在光天化日之下便要拔刀相向!陈家明默默的捏了捏藏在袖中的扳指,心里的一个想法慢慢成型。

 

也不知是从哪摸出一袋花生米正吃的起劲的蔺晨摆了摆手回道:“放心吧,那些人的水准不用我出手,他一个人就能应付的过来。”

 

比起追杀的黑衣人,蔺晨倒是对萧景琰手持的那把佩剑更感兴趣,本以为出鞘的剑身能让自己斟酌出一二,可想不到的是那剑身好似被灰色的石灰覆盖了一般根本看不出本质,把他想要探究的心击的七零八落,蔺晨在心中止不住的好笑,这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等萧景琰解决掉黑衣人回身找他们的时候,蔺晨和陈家明跟前的地上已撒满了一片的花生皮,二人更是聊到你推我嚷,一副要打起来的模样。

 

萧景琰黑着脸闭上眸子捏紧了拳,不过一会功夫这些人竟不带他,吃了这么多!“你们够了!先给我安静!”

 

还在争闹的二人被萧景琰突如其来的怒喝吓的一愣,似被冻住了般纷纷停下了动作一脸无辜的泰头瞧着萧景琰的面。

 

萧景琰对两人的反应满意的点了点头,状似不经意的从呆愣的蔺晨手中顺走了剩下半包的花生米藏于袖中,然后才清了清嗓子转向陈家明问起缘由:“你是什么人?那帮人为何要追杀你?”

 

陈家明仰着头看着俯视他的萧景琰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支吾道:“我我啊叫陈家明,是......”陈家明也不知向只是初见一面的人便透露身份是否合适,虽然那人救了自己一命还是一个美貌的大哥哥!但俗话说江湖险恶不无道理,理应多一点防人之心才是。

 

“你是铸剑山庄的二公子吧。”坐在一旁的蔺晨从腰带中抽出别在身上的玉扇随口接道。

 

“诶?!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虽然是铸剑山庄的二公子,但我却很少出现在江湖人的眼中,老爹也从未很特别的向别人提起,知道我名字的人可能会有不少,但知道我身份的人着实没有几个!”陈家明惊恐的瞪着眼睛双手护上胸口向一旁挪了挪又道:“难不成!你这个变态一直觊觎我的美貌调查我?!”

 

此时此刻蔺晨无比后悔自己随口接的那句话,他不过是想在萧景琰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能力罢了,面对这一罗串的质问他无奈的看了眼萧景琰越发警惕的双眼道:“别这样看我我不是变态。”说着便转向陈家明道:“还有我对怀着孩子的坤泽一点兴趣也没有。”

 

这话就像平地的一声惊雷吓得陈家明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握紧了那枚能让他暂时心安的扳指,面色变得越发凝重,“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这回陈家明连开玩笑的心思也没了。

 

“别怕。”萧景琰思索着将陈家明拉到身后。

 

在他的直觉看来那个人虽然玩世不恭,但却并无邪气,武功至阳且内力深厚,气味也隐藏的非常完美,这样的人若是对陈家明有企图早便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更何况陈家明的身上融合着一股若有似无的乾元气息且嗅起来十分具有攻击性,不用细想便知陈家明的乾元定是非常强大。

 

“你既是江湖中人理应听说过琅琊阁吧,不才,在下正是琅琊阁的阁主且略懂医术,方才凑巧把到了你的脉.....”蔺晨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突然刺向他的剑惊的从凳子上飞起。

 

“美人你干嘛?!”

 

 

 

傍晚时分,天边的彩霞渐渐消退,素白薄透的游云与那逐渐暗淡的光彩相互交融,如梦又似幻。

 

悠然走在街上的庄恕不经意的睨了眼身侧,唇边勾起了一个不自知的笑容便抬脚走进了一家客栈之内,他径直上了二楼雅间跟小二点好菜后便好整以暇的支着脑袋等着鱼儿自个儿上钩。

 

没过一会前来送菜的店小二便推门走了进来,他低着头尽量隐藏着自己的脸,小心翼翼的走至桌前,见那人似是没有动作方才抬头望了过去。

 

真是天助我也。

 

闻着那人绵长而安稳的呼吸,陈亦度在心里开心的转着圈,他谨慎的将托盘置于桌上,一眼便找到了被那人挂在腰间的碧绿色玉佩,目光一亮伸出手指便想夺回来。

 

“跟了半个月终于舍得现身了?”庄恕骤然睁开双眸调笑的扣住了那人的手腕一用力便将人拉向了自己瞬势箍在了怀里置于腿上。

 

陈亦度对这突然转变的形势惊得瞪圆了眼睛,但最是让他惊愕的是那人竟然笑了,这简直比昙花一现还要难得,想起跟了庄恕半月以来他还从未见那人笑过,连与人说话的语气也是冷冰冰的。

 

这人一笑起来似是变了个样,温柔的气息绵延至眼底,眼角微微皱起的纹路也是那般好看。

 

应该多笑一笑才是,陈亦度在心里暗暗的想。

 

“好香....”庄恕俯下身凑到那人颈间嗅了嗅,想起那日暂时标记以来已是半月有余,如今自己强行加注在他身上的气味已不见了踪影,“但我的气味淡了。”

 

陈亦度为这扑面而来的气息羞红了脸,原本闻起来尤为清冽的艾草气味如今却让他感觉异常的舒心,仿佛卸下了全身的疲惫一般。

 

陈亦度不甘的撇了撇嘴道:“你对遇到的每一个坤泽都这么说吗?”

 

庄恕微微一愣,皱着眉忽然回想起了之前闻着师弟的信息素而差点昏厥的事,身体便不由自主的的哆嗦了一下,而这看在陈亦度的眼里就好似不打自招了一般,他气得挥手就要朝那人的面门打去,却被那人稳稳的接住,随之而来嘴巴也被捂了个严实。

 

“虚,别说话,门外有人。”

评论 ( 9 )
热度 ( 48 )
  1. 生无可恋的桂嬷嬷奶黄包 转载了此文字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