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群像/庄陈】仗剑走江湖(abo 污慎入)

预警*ABO 、江湖au,不适点x

*这章有强迫预警

好久不写肉了,写完我又化身为葛优瘫了.....记得想我.....

==============================================

阳春三月,清风拂面,恰蓝的晴空之下风烟万里,扬州城内一派繁华之貌,来往的行人皆是笑声不断,等到了晚上深藏在街角的春香阁内更是热闹非凡,朱红色的灯笼覆尽了大街小巷。

 

流星点点,如花美眷。

 

广袖飘香的美人们噙着浅浅的笑意站在门外招揽着客人,饶是再严肃古板的人都抵不住这绵绵的绕指柔,心甘情愿的走进了春香阁内。

 

“家明,我们来这真的没问题吗?”陈亦度小心翼翼的扒着自家小弟的衣袖,不安的问道。

 

被倚在身旁的美娇娘勾走了心神的陈家明不胜其扰,甩了甩袖子不耐道:“哥,你你你担心什么啊,我们都成年了,况且这边的美人可是城内首屈一指的,要走你走,我还想再玩会呢。”

 

“可是.....”

 

陈亦度无奈的看着小弟被一众美人围在中间变得愈发全然忘我,心中多少有些不安起来。弟弟的性格跳脱,从小便向往美得事物,对于练剑武功向来不屑,如今身处于这种人来人往无比杂乱的地方着实危险,更何况他们二人还皆为坤泽。

 

不善武功的坤泽若是在这种地方被人盯上,后果一定难以想象。

 

陈亦度不过沉思片刻再抬头时哪还有弟弟的影子!这下陈亦度彻底慌了,心中忿忿难平。之前不是说好一直跟着他嘛,早知那人如此不受控制当初就不该心软带他来此。

 

只可惜当下抱怨再多也无济于事,陈亦度无奈的按了按眉心挤进了这满是飘香的春香阁。

 

少年的身材高挑姿态闲雅,一身普通的灰色长袍却被穿的无比灵动,那焦躁紧蹙的浓眉之下镶嵌着一双有神的星眸,轮廓更是棱角分明。

 

那人似乎不用做什么,只是白白的站在那便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阁内的姑娘自不必说就连前来作乐的客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却也无人敢贸然上前轻举乱动。

 

能来此作乐的又怎么会是坤泽呢?

 

阁内的信息素杂乱,陈亦度焦躁的在楼下转了半天也未有所收获,心想着那人定是去了二楼雅间逍遥心中便又是一阵不快。还未等他迈上梯子,身子便被一双玉手拉扯住了,力道不重却也不好让陈亦度拂了面子挣脱开来。

 

“这位姑娘可有事?”拉住他的女子笑容温和婉约,状似与他一般岁数。

 

“小哥哥是在找刚刚进来的那位客人吗?”

 

女子的眸子闪着晶亮的光泽,说话的声音甜而软糯让陈亦度原本焦躁的心莫名安定下来。“是啊,姑娘可见到了?”

 

“在二楼的天上人......”

 

女子话还未说完便被门外的传来的骚动声打断了,声音愈演愈烈一时半会怕是停不下来。陈亦度不解的朝门外望去,只见几个身带佩剑衣着奇怪的男子走了进来,中间似是还拥护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简易袍子却并不寒碜,那袍领上的镂空木棉镶边绝不是出自寻常人家之手,若是识不出这小心思,那系在腰间的精致玉带大概能让人眼前一亮了。

 

“那人是谁?”饶是身为铸剑山庄的公子也不免好奇起来。

 

“听姐姐们说那人好像是魔教的教主,这几日前来扬州游玩,长得英俊出手又十分阔绰,据说过几日还要包下这里看戏呢。”

 

“魔教教主?!你们都不害怕的吗?”陈亦度瞪着眼睛讶异道。据他所知魔教中人多是凶神恶煞的且武功路数奇异让人不敢轻易交手,近几年来魔教更是令人望而生畏,好似是有新教主上任,不过几年时间竟变得富可敌国了。

 

小姑娘似是被陈亦度的这句问话逗笑了,她咧着嘴笑着说:“那人出手如此大方,姐姐们都说管他是人是魔,银子才是最重要的,况且那帮人还是挺友好的,来者既是客,又怎么会害怕呢。”

 

陈亦度听闻这番话呆呆的张着嘴刚想反驳几句,却不料好不容易安静片刻的门外又涌进一批身穿相同白色长衫的人,只一眼陈亦度便认出了来人,心中暗叫不好,若是此时此地被父亲的人抓回去铁定少不了一顿打。

 

该死的陈家明,你最好能立刻出现在我的面前!

 

陈亦度猫着腰小心的朝楼上走去,足尖点地却又不敢轻易施展轻功,只得一步三回头的观察着,可不幸的是,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身形过于高大,这一系列的小动作竟被白衫男子们发现了。

 

“少爷!”

 

陈亦度一听惊的身子都弓了起来连忙大步朝上跑去,隐进了这大而错杂的走廊里。走廊上的房间多且特别,一派奢华,房门皆是上等红木雕琢,飘着舒适的清香,还有那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踩在脚下的松软毛毯。

 

陈亦度一边跑一边寻思着方才那位姑娘未说完的话,家明是在名为天上人间的厢房里吗?

 

身后急促的脚步声越发清晰,陈亦度身子一晃突然睨见前方厢房的玉字吊牌上赫然雕刻着天上人间四个字,他心中一喜连忙推门而入。

 

只是陈亦度觉得他自己大概是高兴的太早了,厢房内哪有自家弟弟的身影!

 

“不好意思啊,我走错房间了。”陈亦度尴尬的同坐在桌前的青年男子晃了晃手便想转身离去。只是那神情淡漠的男人视线却异常的尖锐,那从身体里显现出来的气势使得陈亦度的步子变的有些虚浮摇晃,漂浮在空中的冷冽气息异常强烈似是有些刻意为之,不用猜陈亦度便知道那人定是一个强大的乾元,太危险了!

 

“少爷!”

 

滴,刷卡

简书

 

评论 ( 20 )
热度 ( 94 )
  1. 生无可恋的桂嬷嬷奶黄包 转载了此文字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