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凌李】小兔子的陷阱(番外2)

前文走:番外1

算不算是有生之年系列,我居然把后续写出来了......

最近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好丧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葛优瘫.......

所以!写的不好也不要缩粗来(⊙︿⊙)

============================================

凌远:我一个人驻足原地等了太久,寂寞又难耐,满怀期望与幸运终于让我等到了你,可是我也许太笨了,要如何的与你相处如何对待你这件事我学的好慢。

 

1

 

夕阳西下,余光妃红晕染了漫天的游云,轻如薄纱的柔光将所有事物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泽。当李熏然好不容易安抚下凌远,拉着他递交保证金从警局出来时,盛夏的晚风恰好拂过他微卷的额发,携走了覆在额间的薄汗,带来了一阵舒适的凉意。

 

“天好美啊。”李熏然不由感叹着。

 

手指微微僵硬,被他拉扯住的人丝毫没有在意天边的美景,一双眸子深沉的凝视着某一点,思绪显然已不知飘向何处。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说起来李熏然还是第一次见凌远发这么大的火,现在想想竟还有些后怕。平日在外总是西装革履泰然处之的凌远竟然穿着短袖短裤的居家服便出现在了警局,这也就罢了,那人接下来的举动却着实令人意想不到,凌远竟在公开的场合下显露了九尾狐完整的兽态!李熏然从未见过显现了全部兽态的凌远,就好似有一股无形的邪气将人笼罩,九条尾巴狂躁的在空中摆动,指尖变得锋利无比,就连隐在发间的兽耳看起来也异常尖锐。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李熏然已经不愿再回想了,释放了全部兽态的凌远疯了般扑向了已然提前现出兽态的薄靳言,两个完全没有格斗技巧的人凭着本能扭打在一起,场面霎时变得十分混乱,有那么一瞬间李熏然还以为凌远是不是中了嚎叫花的毒,不然怎么会变得如此失控。

 

好在两人斗殴的场所是在警局,周围的小警探们在呆愣了一秒后纷纷冲了上去将二人拉扯开来。

 

经历了一场暴力的情感释放后,满身挂彩的凌远又变回了原先冷漠的样子,甚至于那冰冷的寒意不用多加揣测便能让人浸没全身。饶是在他身边修炼已久的李熏然也不禁有些发憷,因为他知道凌远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一个冷静自持的人,能让他如此生气的就一定不是小事。

 

话说薄靳言到底干了什么把自家老凌逼成这样?

 

夕阳的余晖缓缓的朝着地平面游移,李熏然转头默默的瞧着走在身旁的人,妃色的光彩浸染了那人深褐色的睫毛,在眼睑下投递了一片淡色的阴影,饶是如此柔和的光影也没有敛去那人眼里的一丝阴阖。

 

“凌远你到底怎么了?”李熏然握紧了那人的手停下来接着道:“是跟薄靳言有关?”

 

“不许你再提这个人的名字!”想不到一直一语不发的凌远在听到薄靳言三个字时就像机关被触动了般发作起来。

 

李熏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怒气吓到,“为什么?”迟疑了一秒,李熏然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为什么?你不明白吗?我这么生气的原因?!”另一只没被人握住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凌远觉得那收在心底的怒气又在不停的上涌,他已经竭尽全力在克制了!

 

李熏然被这句满含怒气的话呛的半天没回过神来,不耐的神情鄙夷的语气这些来自凌远的恶意让他知道原来凌远也在生着他的气。

 

但是即便如此李熏然的自尊心还是因凌远的态度而受伤了,原本想要安抚的心思不可抑制的转为了愤怒,自己明明那么担心他,可那人的语气就好像沾到了什么讨厌的东西一般厌恶。

 

“不明白!你倒是说说啊!”

 

“你!你自己看吧!”凌远努力的压抑着怒火从口袋中抽出那张被揉的变了形的信纸便转身走了。

 

2

 

“所以说凌远因为这事跟你吵架了?还打了薄靳言?”简瑶捧着书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躺在对面沙发上的李熏然,说着说着止不住将脸埋进了书里,嘴角上扬笑的异常开怀。

 

这醋吃的也太明显了吧。

 

“是啊.......怎么办啊.......”李熏然叹着气将整个人窝在沙发里,柔软的抱枕被他置在怀中捏变了形。

 

可不能让这傻兔子轻易回去。

 

“什么怎么办,你怎么就这么怂的呢!”简瑶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快步走到自家发小旁边,抄起手里的书便打在了那人的头上。

 

李熏然抱着脑袋委屈的瞪了眼简瑶说道:“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暴力啊。”

 

“要不是你这么怂我能打你嘛!”

 

“哪有啊!”

 

“还没有?!一看你在家家庭地位就不高吧,都是成年人了,要说哪个男人三十多岁了还没那个我都不信,再说了凌远大学的时候不也419过很多次嘛,他是刻意的,你那次还只是无意喝多了才会这样啊,你想想到底谁吃亏啊!”不说还好,一说起来简瑶不禁也有些生气,想起大学时因为时差问题,那人不得不在在深夜时给她打电话诉苦,自己的发小爱上一个男人,那份浓烈的感情不敢在周遭显露总是默默的压抑在心里,想想都为他心疼。

 

李熏然一听“家庭地位低”几个字便受不了了,怎么说自己也是男人,虽然一开始是自己先爱上再穷追猛打......死缠到底.....但是!要说有错的话,凌远才是真的过分!

 

“就是!我还没生气呢他气什么!”小兔子也跟着急眼了,忿忿道。

 

“所以说这次你可不能轻易妥协去哄他。”

 

“绝对不去!”

 

“好样的!那你就先在我家住几天吧,离家出走表表态度,别让他以为你被吃的死死的。”简瑶满意的拍了拍李熏然的头。

 

自己还真是操碎了心。

 

3

 

“那蠢兔子居然还不回家了!”

 

笑的一脸促狭的韦三牛坐在院长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看着难得不淡定的院长大人跳脚,真是一出好戏啊。

 

“几天没回啦?说出来我给你出出主意。”韦三牛拼命的忍着笑问道。

 

不提还好,一听凌远气得将桌上的文件扫到了地上刚要发作,可转念一想自己确实憋了太久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真的好想李熏然.....

 

“一个星期了,短信也没有电话也没有!这小子想干嘛!”

 

“想跟你分手。”

 

“他敢!”

 

这下凌远的怒火彻底被点燃了,拾起桌上的烟灰缸便想朝韦三牛砸去,吓得歪在沙发上的人直挺挺的弹了起来,露出安抚性的笑容回道:“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嘛,你至于生这么大的气。”

 

“你要是不想被人抬出办公室你就接着开。”凌远气哼哼的睨了眼韦三牛道。

 

“行行,我怕了你了。”韦三牛小心翼翼的走到那人的办公桌前坐下接着道:“人家不回家你去找他不就好了,在这生什么气。”

 

“我.....”凌远出神的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现的红点,其实他早就知道那人身在何处,不是他没有想过要去找,他只是突然不知如何面对,李熏然对自己一向是好脾气的,可这次竟过了这么久也不回来还对自己不闻不问,他突然感到有些害怕,怕那人的态度真的被韦三牛说中了想跟自己分手。

 

满怀歉意和期待去找那人,却被告知要分手,这样的事凌远想都不敢想,倒不如停在原地想想对策。

 

“真不知道你在气什么,你们那时候又没交往,再说都什么年代了别告诉我你还有什么情结不成,据我所知你大学时可过分多了。”

 

“我也不想生气,我只是嫉妒的发狂......”凌远幽幽的说着,嘴里吐出一阵袅袅烟香,捏在指尖的香烟闪着殷红色的烛光灼烧出一缕缕渐渐淡化的青烟,一种无法言说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别抽了,你不是从来都不抽的嘛。”韦三牛走到窗边打开办公室的窗户,炎炎夏日的灼热气息瞬间从窗外涌了进来,冲淡了一室的烟草气息。

 

“去找他把。”

 

“嗯。”

 

4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李熏然苦着脸坐在地毯上喝着酒。

 

一个星期了!已经一个星期了凌远还没来找他!这剧本的走向跟说好的不对啊!李熏然痛苦的闭上眼睛一歪身子便倒在了一旁。

 

“出息!你可给我崩住了!”简瑶抬手就是一掌。

 

凌远那混蛋居然这么能忍,怪不得李熏然被吃的死死的,这次自己可得帮蠢兔子把门把好了,绝对不能这么轻易认输,想着简瑶暗自握了握拳。

 

“可是一个星期了都!凌远本来就是那种不善表达的人,还不如我回去跟他吵一架呢。”李熏然抱着酒瓶又是一口,他现在无比后悔简瑶当初的提议,他早该想到的,凌远的性格怎么可能会主动?

 

“你可别逗我了李熏然,你会跟他吵架说什么我都不信,总之你跟他冷战绝对比吵架威力大。”

 

李熏然放下喝完的酒瓶便又忍不住的开了一瓶,灌了自己一晚上的李熏然闷闷的听着简瑶的训话,脸上早已漫上了不自然的红晕。

 

“可是我想他了......”李熏然垂着头闷闷自语。

 

有时候李熏然会想与凌远的这场恋爱他是否爱的太过卑微,遇到什么分歧自己总是先让步的那个,但说真的他并不觉得委屈,因为对他来说这份爱着实来之不易。凌远聪明,为人却又无比冷漠,除非是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不然成天都挤不出一个笑脸,更别提生气与愤怒......等等!

 

想到这李熏然原本迷蒙的双眼突然睁大,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凌远之所以生气的原因呢!

 

早已喝的云里雾里的李熏然强稳住虚晃的身子从地毯上爬起,双眼氤氲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水汽,心里不住的自责起来。他早该想到的,他怎么能忘了凌远的不安和寂寞其实覆盖了他的一生,不然凌远又怎么会孤生一人那么久而不敢轻易的付出感情......

 

“怎么了李熏然?”简瑶担心的看着突然站起的人,眼神闪烁俱是懊恼。

 

“我要回家....我怎么可以放他一个人这么久,我一点都不体贴,我是不是根本就配不上他啊......”

 

简瑶眨了眨眼,呆呆的听着李熏然的自我埋怨,心里顿时后悔起来。

 

如果知道他的发小李熏然喝醉了会是这个样子她一定不会再给他酒喝了,那人喝醉的状态就好像被所有消极的情绪击中一般,整个人变得自怨自艾起来。无奈简瑶只好搀着李熏然去找凌远,不然她真的相信再过几分钟自家发小一定会哭到伤心欲绝。

 

5

 

“凌远你看,那是不是李熏然啊。”

 

顺着韦三牛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凌远一眼便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人被简瑶搀着手臂脚步虚浮,脸颊上的红晕似已漫上了耳廓,显然一副喝醉了酒的样子。

 

凌远的眉眼不自觉的蹙起,迈开步子连忙走上前想将人揽回怀里,却不想眼前的身影突然一闪,那人竟张开双臂从他身边一晃而过,整个人直直的扑进了韦三牛的怀里!

 

“凌远,好想你。”李熏然红着面将脸埋进了韦三牛的脖颈,喷洒的鼻息之间俱是酒香。

 

感受着身上软糯的触感,原本是来陪凌远寻“妻”的韦三牛突然有一种大难临头的错觉,不出所料一阵强烈的压迫感如期而至,转过身子看向自己的凌远双眼阴阖满含怒意。

 

“他怎么会把你认成我!”凌远阴沉着脸,一把夺过李熏然后便将韦三牛推到了一边。

 

这小祖宗可是要害死我!韦三牛苦着脸无辜的晃着手道:“你可别瞪我!这可不关我的事!要问你问他!”

 

“哼,你今年的年终奖别想要了!”

 

不顾韦三牛的哀嚎,凌远瞪了眼那人便托抱着怀里的李熏然转身离去,“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而怀里的李熏然还不知大限已至,醉醺醺的傻笑着双臂乖巧的揽着凌远的脖子嘴里一遍遍的呢喃着凌远的名字。

 

被留在原地的简瑶和韦三牛默默的在心里竖起了中指。

 

评论 ( 14 )
热度 ( 97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