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谭陈】生日会后的“灾难”(谭宗明x陈家明)

*这是一篇送给 @照照自己和自己玩 的生日贺礼,怕照照到时候会收到很多所以提前一天发了~嗯,机智如我。(你就假装7.5看到吧~)

*和照照的相遇是在一个语c群的邂逅,在双方开了小火车以后这断友谊便走上了呜呜呜的道路,我记得我有对她说过入了楼诚最后悔的一件事便是入了语c群,不过在那认识了你,这个烦恼也变得不足为道了,感谢你那时真挚热情的勾搭(笑),现在回想一下真的很开心~很爱很爱你喔生日快乐~笔芯!

*邪教小言慎入哦!!!我猜你应该会吃这对cp的~ @照照自己和自己玩 

很久没写了,前言不搭后语,不许嫌弃!!!塞也要塞下去。

=========================================

谭宗明三十岁生日的那天做了一件他认为人生中最愚蠢的一件事——醉酒至断片。

 

那天的生日宴会照他以往的举办规模来说着实不算盛大,他包下了海市最负盛名的酒吧,邀请了工作场上所有的合作伙伴和朋友。谭宗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狂欢了,平日里因为工作压抑了太久,以往的生日宴会也是一场场生意上的来往,穿的一本正经不说还要时刻保持着彬彬有礼的态度,实在太累了。

 

这回,是该来点不一样的了。

 

觥筹交错,一晚上下来,谭宗明的意识已然有些晕眩了,举杯的手指不可抑制的颤抖,说话也开始不利索起来。真特娘的操蛋!没想到这群看起来正经的人这么能喝!谭宗明下意识的按了按眉心,三言两语想要抽身离去却不想又被那群人按着喝了一轮炸弹酒才逃了出来。

 

酒吧室内昏暗,明灭可见的空气中充斥着暧昧的香水味,笼杂着烟草的糜烂。喧闹的音乐鼓噪着人心,头顶的灯光在分秒之间闪烁着不同的光芒,舞池里的男男女女放肆的摆动着身体,随着性子扭动着不知名的舞步。

 

谭宗明晃着脑袋脚步凌乱的涌进了人潮之中,听着音乐也跟着晃动起来。气氛变的愈发热烈,形形色色的男女与他一起摆动之后擦肩而过,震耳的的是高音乐让他的双眼越发迷离,恍惚之间一个人影似是因为攒动的人群竟被推进了他的怀里。

 

谭宗明的双手下意识的揽住了那人的身子,若不是身后有人就势扶了他一把,谭宗明真怕自己会一个仰身就栽倒在地上。

 

“搞什么.....”

 

谭宗明嘟哝着低下头瞧了一眼便愣住了,许是摇曳的灯光太过耀眼,许是酒醉之后的眼神太过迷离,又或许是揽在怀里的人长的太过好看,谭宗明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身前的人。

 

他醉的忘了我,在失去意识前,他只记得那人的眼睛又黑又亮像小鹿斑比一般在昏暗的照明灯下闪着晶亮,像极了那璨若星辰的光芒。

 

01

 

所以说人真的不能在酒吧喝醉。

 

此时此刻,谭宗明头疼的捂着被子听着这个叫陈家明的男人在他跟前哭爹喊娘,俊俏的小脸皱的变了形,那夸张的兰花指抖动的都快戳进自己的眼睛里了。

 

“啊!!你这个变态!把我上了就算了,竟然....竟然敢把我娇嫩的身子啃成这个鬼样子!!”

 

谭宗明抱着手臂往后移了移,眉毛不可抑制的蹙起,脑袋因为宿醉而不时传来的疼痛让他越发不耐起来。谭宗明有钱,很多很多钱,他自然不是什么传统的男人,一夜情什么的又不是没干过,但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如陈家明一般的男人,说起话来的架势简直分分钟想让人拍死他,自己会上他?!这他妈的说出来都是一个笑话。

 

仿佛是看出了谭宗明的意思,陈家明气的涨红了脸,骂骂咧咧的扯着谭宗明的身子,按着他的脑袋将其置在了自个儿的脖颈上说道:“你自己比对一下!!你看看你的牙印咬的我脖子上身上到处都是!!”

 

好吧,这下谭宗明彻底没有话可以狡辩了,那尺寸相同的形状颗颗排列可不就是自己的!他不悦的推开那人的身子,按着脑袋掀开被子想要翻身下床,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动作竟没想到让陈家明又是一阵尖叫,“啊!!你..你...你!就不能提醒我一声,上帝啊!我的眼要瞎了瞎了!”

 

“你能不能安静点?”无形的井字号在谭宗明的额上越变越大,他握着拳强忍着打上去的欲望,快速的在地上找到自己的裤子穿好,熟练的从口袋中摸出一张支票填上了一串相当可观的数字便转身放到了那人的身前。

 

那人侧着身子蜷缩着,紧紧埋在枕头里的脸泛着可疑的红晕,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白皙不已就像上等的白瓷般纯净通透,谭宗明的视线一路迤逦停留在那人的腰部,之后的风光皆被隐逸在了薄被之下,那覆在臀上的被子因着形状挺翘着勾勒出一个暧昧的形状,看到这谭宗明的手掌隐隐约约的似是回忆起了那揉捏在手中的触感,下身竟有了反应,惊的他匆忙拾起地上的衣服便跑了。

 

02

 

那日醉酒之后的后遗症一直在持续,直至一个月后的今天也没有停止。

 

那个叫陈家明的男人像鬼魅一般纠缠着他,简直比嚼过的口香糖还要粘人,想到这谭宗明痛苦的一巴掌拍上自己的脸,一时间因失神没控制好的力度在脸上留下了一个红印伴随着一声脆响。

 

“怎么了老谭?在这自虐呢?”推门进来的安迪偷笑着弯起了眸子。

 

“瞎说什么,有事?”谭宗明尴尬的咳了一声,端起桌上的杯子装模作样的喝起来。

 

“你家小可爱今天又来了,乔装成了一个送花的被一群小姑娘围着呢。”

 

“咳咳.....你说什么?!”谭宗明被拐进气管的水折腾了半天,脸也憋的通红,这下可真看不出来那原本流连在脸上的掌印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呛水的折磨后,谭宗明整个人“咻”的从老板椅上弹起,快速的翻出遥控器想将落地窗上的帘子升起来,高大的身子缩在下面随着上升的帘子一点点抬起,不停转动的眼珠分明承载着满满的急切和一丝几不可闻的愉悦。

 

安迪笑着站在一旁看着老友的举动,好在这看似透明的窗子从外部瞧进来是一面镜子,不然让员工看见老谭这猥琐的举动,以后在公司可就一点威严也没有了。

 

说起来陈家明已经纠缠谭宗明一个多月了,那人对于谭宗明来说就像一场灾难,可怕的性格,可怖的穿衣风格,尖锐刺耳的叫声,动辄就要抹眼角的架势。谭宗明自问上苍这辈子他真的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就算是做生意也是光明正大的.....给别人使绊子。这样正直帅气的自己怎么就被这人看上了呢?!

 

想起那人第一天堵住自己的去路时,说真的谭宗明是懵逼的。夸张的白色西服套装内穿着一件只有在夏威夷才会见到的花色衬衫,鼻尖架着一副自己这辈子都无法想象的红色框架眼镜,对于他这种常年纯色三件套的人来说简直太可怕了。

 

见到谭宗明的那一刹那,陈家明就像上了发条一般扑进了他的怀里,准确的来说是拽着他的衬衫领使劲拉扯尖叫,“你这个可恶的资本家!一身铜臭味的臭男人居然拿钱来侮辱我这个艺术家?!你怎么敢?!”

 

平日里缺乏运动的谭宗明被这一阵激烈的摇晃搅得头脑发晕,他气得一使劲便将人推到了墙边,瞅准时机束缚住了陈家明的双手,牢牢的把他困在了双臂之间。

 

“你先给我老实会!吵得我脑仁真疼。”瞧着那人委屈的憋着嘴还要爆发的样子,谭宗明忍不住接着说:“再叫我把你卖了也没人发现,我保证!”

 

这下陈家明彻底老实了,那人压着自己的手指既温暖又炙热,拂在自己面上的鼻息像被婉君的舌舔过一般,痒痒的,甜的腻人。

 

原本愤怒的的心情竟在那一刻迎来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变质!妈呀还从来没有人会对他这么强硬呢!好帅啊(?!)

 

“谭宗明你得负责。”陈家明眯着眼睛,嘴角勾起一抹促狭的笑容。

 

被这记直击球打的猝不及防的谭宗明微微一愣,“负责?负责什么?”

 

“当然是和我交往啊!”

 

结果显而易见,谭宗明被吓得瞪圆了眼睛,撒腿便跑出了百米之外。

 

之后的日子便是一系列的街头偶遇,因为这事谭宗明彻底放弃了走路这项身体技能,整日像瘫了的残疾患者般,到哪车便开到哪,紧接着他连班都很少上了,因为陈家明竟摸到了他上班的地方!第一次那人被保安狠狠的扔出去之后,谭宗明以为终于可以消停了,竟没想到那人竟干起了乔装打扮这档事,不是送外卖的就是送鲜花,说起来那种性格似乎在女生堆里很受欢迎一般,每次午休都被好一群小姑娘围着,看的谭宗明莫名气的牙根都酸痛起来。

 

谭宗明从办公室里跑出来,费力的将人从人群中拉扯出来径直走进了办公室,安迪看完热闹早已抽身离去,偌大的办公室里,谭宗明用力的握着陈家明的手腕,烦躁的瞪着那人的眸子说道:“你怎么又来了?祖宗你就不能消停几天?”

 

“当然是来让你履行责任啊!宗明你就一点都不想我?”

 

“停!求你别这样叫我,我可受不起!就算是一夜情的保质期也早过了,你可别说你是喜欢我。”

 

听到这,陈家明的音调不可遏制的调高,“你才知道吗!我当然是喜欢你啦!”

 

谭宗明被这回答惊的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一种异样的情愫在心里蒸腾,就像煮到了一百度的水一般难耐,他捂着脸发出了一声苦闷的叹息,神特娘的喜欢!谭宗明现在特别后悔他居然说出了喜欢这两个字。

 

“我不喜欢你。”

 

“可.....”

 

谭宗明顺势捂上了那人嘴接着说:“我不喜欢你,如果你听不懂的话我还可以重复很多遍,请你不要再缠着我了,我真的不是很喜欢你的穿衣打扮,每次看到我都会很困扰,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没有想象中的尖锐叫喊,陈家明咬着唇低下头,眼底的泪水氤氲弥漫,“我明白了谭总,是我自作多情了。”一把甩开谭宗明扣在自己腕上的手,陈家明抹着眼角冲了出去,虽然之前那人见了自己就像见了鬼一样,可陈家明就是有一种他也是喜欢自己的感觉,这回开门见山的说法还是这个月来的头一次,拒绝了自己不说竟然还连带的贬低了自己的时尚品味,那全身上下加起来不过百块的中年胖子居然嫌弃自己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能给他这种机会?!

 

谭宗明征征的看着悬在腰边的手掌,复杂的情绪就像一场过山车一般,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那人不会哭了吧....

 

03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谭宗明过的特别忐忑,生怕一个不小心那粘人的橡皮糖又会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可事实上谭宗明多虑了,这几天下来他过的相安无事,一帆顺遂,本该是值得高兴庆祝的事却让他莫名的心烦起来。

 

真是见鬼了。谭宗明不爽的敲了敲脑袋,当下决定再开一场pa纾解一下连日来的苦闷!这次,谭宗明总结了之前的经验教训决定将这场pa开在自己家里,而且专门为此印好了请柬请了一群保镖在门外守着。

 

谭宗明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可能是吃饱了撑着也说不定,他小心翼翼的隐身在离大门旁最近的一棵榕树下,眼睛紧紧盯着来往的客人,心中打起鼓来。

 

应该会来吧。

 

谭宗明特意找了私家侦探将陈家明上上下下调查了个遍,连他祖宗的墓葬在哪都知道个一清二楚,虽然谭宗明的本意只是想知道陈家明在哪上班而已。他原本猜测那人会不会是一个待业在家的啃老族,不然之前怎么会有这么多时间缠着他?现在闲下来不会是缠着别人了吧?!想到这谭宗明的拳头下意识的捏紧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陈家明竟然是概念的导演,想想也确实符合那人艺术家的风格,不过概念是不是太好混了?!员工一个多月不好好上班居然都没被开?本着交流合作的宗旨,谭宗明也向概念的老板发了请柬,同时也给与陈家明一起合作的同事发了一份,唯独陈家明没.有.发!

 

不知道那人会不会为了自己跳脚?

 

只是谭宗明不知道他虽然这么想着,可心里却是无比忐忑不安的,恋爱中的人就是这么矛盾啊~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门外闪了进来,那人似是没有请柬自然而然被尽职的保镖拦住,双方无法避免的争执起来。谭宗明对那人的身影熟悉的不得了,怎么说也是他的人了还接连在他面前晃了一个多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果然来了嘛,这样想着谭宗明的心像是被猫挠了一下怡悦不已,他慢慢的迈着步子哼着小调朝那人走去。

 

可以说是惊喜吗?走近的谭宗明瞳孔不可抑制的放大,那人原本挑染的蓝色头发被染成了全黑,鼻尖的红色的眼镜框也不翼而飞了,应该是带上了隐形眼镜,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事那人竟然穿了一身全黑的西装搭配着规矩的白色衬衫,干净干练的吸引了好些人的眼球。

 

“啊啊啊你们你们竟然敢抓我!?别用你们的脏手碰我!我可是你们的谭夫人!小心我让他裁了你们!!”

 

好吧,前提是不能出声。

 

谭宗明尴尬的红着脸看着那人身后的客人怪异的盯着他小声的和同伴交谈着。

 

特么的人还在这站着呢,别以为我不会唇语,居然当着我的面说陈家明是变态?!

 

谭宗明气得吩咐了保镖,默默的记下了那几个人的名字,嗯,回头就收购了!

 

之后没脸没皮上个星期还在嫌弃陈家明的谭大鳄熟练的扣住陈家明的手腕,背过身带着那人向前走着,如果有人有幸看到的话,那个海市大鳄站在金融界顶端的男人此时正笑的像朵花一样,让人遍体生寒。

-END-

 

(应该不算烂尾吧hhhhh)

 

 

评论 ( 9 )
热度 ( 83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