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楼诚】休想逃出一百米(3)

*楼诚现代AU,警察与黑道的故事,玛丽苏狗血!不喜勿入>v<

*不会重点写案件,且案子逻辑可能不清不要深入细想orz关键是要甜甜的恋爱嘛~

*人物可能ooc,不适者点x!

=======================================

03

一只手被强迫腾在半空中的明楼为这瞬变的时局稍稍愣了片刻,他瞪着眼睛瞧着倚在他身上的明诚,距离之近只要一低头他便能清楚的看见那人的发顶,柔软似羽毛般的头发被发胶固定着显得异常简洁干练。别问他为什么知晓那软糯的触感,明楼也给不出答案,他想他就是知道而已。

 

小小的车厢里弥漫着若有似无的清冽香味,明楼感受着那人身上的温度,然后终是忍不住的发出了一阵低沉的笑声。

 

“怎么,明警官迫不及待的想要主动出击了?”明楼笑着,故意压低着嗓子让暧昧灼热的气声从喉咙蜿蜒而出。

 

车子里的暖气设备兢兢业业的作业着,那不断散出的热气似是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将明诚的周身包裹起来,呼吸之间像是要被这热气灼伤了一般,光滑的额头竟也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晶莹汗珠。等明诚闻见声音回过神来时,那与之相触的温度被霎时点燃,炙热的火焰拷打着他的理智,慌不择乱的想要撤回身子,却不想穿着皮鞋的双足似是在跟他作对一般被车里翘起的毛毯勾住,下一秒失了着力点的明诚不可控制的向更深的怀抱中栽去。

 

那人的面颊就埋在自己的胸前,不知所措的手掌贴着腹部和腰侧,隔着羊毛衫竟也能感受到那炽热的温度,饶是一脸尽在掌握之中的明楼因着动作不免也红了脸,一向能言善辩的他说话也开始支支吾吾起来:“我们的进.....进度是不是有点快了?”

 

明诚脸上一阵热,还未来得及脸红那人无辜的声音便滑入耳廓。无形的红色井字号在额前不断跳动,全身的血液皆涌上了大脑,明诚怒不可遏的握紧了拳头。

 

真他妈是日了狗了这一天!

 

 

 

 

车子在漫天星光的夜色中行驶,窗外的橙色路灯被疾驰的速度拉扯,闪烁着淡金色的光芒,光影交错不断,冷色调的玻璃窗上晕染出温暖的橙色光晕,懒懒的倾洒在人的面上似是让人看上去也柔和不少。

 

明楼偷偷的歪着头打量着明诚专注开车的侧脸,眉眼尽是他喜欢的模样,一举一动都撩人心魄,他不止一次的想过怎么会有人长的这般合他的胃口,他后来苦思冥想了一阵,大概是因为他喜欢明诚而明诚的样貌就是如此,所以他喜欢。

 

搭配着刚被那人揍出一只熊猫眼的明楼,眨眼之间都疼的厉害,他不敢长时间的盯着那人瞧,生怕一个不小心另一只眼也跟着糟了殃,是真疼啊!明楼委屈的感慨着,下意识的想要抬手揉揉眼睛,但周遭皮肤上的刺痛灼热不断的朝眼角蔓延,警醒着他收回了动作。被烤着的一只手堪堪的垂在半空中,冰冷的手铐边缘摩擦着手腕上的皮肤勒出一道道淡色的红痕。

 

“哎。”明楼小声的叹了口气,声音隐没在飞速转动的马达声中。

 

明诚闻着声音,嘴角在那人看不见的时候悄悄勾起,他原来怎么没发现,这人还挺有趣的。

 

明诚住的离警局很近,前两年为了工作方便临时买的,房子不算大百十平方米,也就是一般的单身公寓大小,一室一厅还捎带着一个储藏间。作为局里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当然这是好听一点的说法,通俗来说一条生活了这么久的单身狗若是没点烧菜的手艺大概就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所以厨房里的厨具一样不缺,麻雀虽小倒也五脏俱全了。

 

明楼踏入玄关的时候便被取悦到了,地毯上仅仅摆放着一双拖鞋,明楼试着朝周围看了看仍是一双都没有找到。

 

很好,一人独居也很少有客人拜访。

 

明诚寻着那人的目光,心下了然,笑着脱下鞋子一只脚埋进了棉拖内,幸灾乐祸道:“我家就一双,你光着吧,不许把鞋子穿进来昂!”正说着话的明诚刚想把另一只脚伸进棉拖里,却不想眼下黑影一晃,本是等候在脚边的棉拖竟不翼而飞了。

 

明楼狡黠的眯起眼睛,穿着一只抢来的拖鞋笑嘻嘻的朝沙发走去:“你一只我一只,再公平不过了。”

 

明诚瞪着那人的背影,即使没有看到那人的脸心里竟也能想象出那人此时的表情,一定是得意的忘了形的样子!只是想着原本平静下来的怒火便再一次被点燃,他弯下腰抄起穿在脚下的棉拖便追着那人的方向扑了过去。

 

“诶诶诶!!你干嘛,疼死了!”明楼听着身后的声响急忙躲闪着却还是没有逃过被棉拖殴打的命运。

 

“干什么?!打你啊!你当我二十块的拖鞋买假的?”

 

 

 

明亮的豪华办公室内,一个人影端坐在桌前悠闲的品着一杯好沏好的热茶。

 

“明楼放出来了?”

 

“是的,依照您的吩咐已经办好一切了。”

 

 

评论 ( 11 )
热度 ( 50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