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楼诚】休想逃出一百米(2)

*楼诚现代AU,警察与黑道的故事,玛丽苏狗血!不喜勿入>v<

*不会重点写案件,且案子逻辑可能不清不要深入细想orz关键是要甜甜的恋爱嘛~

*人物可能ooc,不适者点x!

=======================================

02

 

吃了一记爆栗的明楼苦着脸委屈的捂着脑袋坐进了副驾驶,由于天气萧索异常,明诚不得不花一点时间用在热车上。

 

密闭的小车空间里着实安静,两人无声的呆坐在位子上撇着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呼吸之间唯能听见发动机的声音呜呜作响。

 

“你那一身衣服怎么来的?”明诚端坐着身子转过头斜睨了那人一眼,终是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问了出来。

 

这是在关心自己吗?本来还有些哀怨的明楼听了那人的问话心中一阵暗喜。

 

不过!刚还打了我,我可不是这么好哄的。正想着明楼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拢了拢大衣冷声回道:“衣服算什么,在监狱里能够支配一切的除了香烟便是毒品,里面想要给我提鞋递烟的人多到数不过来,还怕搞不到衣服?”

 

明楼这番话里自是不掺水分,他的名声在黑道之中显赫异常却又独树一帜,几年的时间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弟渐渐爬上了青帮首领的位置,掌管着本市道上的所有经济命脉,中间的艰辛自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像传说一般被无数人膜拜。

 

妈的!明诚几乎是下一秒便骂出了声,他之前怎么会肖想出这人断手断脚的画面?他不让别人断手断脚就不错了!敢情这监狱里关的犯人质量也太一般了!明诚头疼的想着,心里不住的骂着脏话,搭在方向盘上的手也越发的痒,那人的嘴脸又着实可恨,就这样明诚终是忍不住的想要充分彰显一下一个警察打人先打头的宗旨,手掌用力下意识的就要朝明楼的脑袋拍上去。

 

似是早有准备一般,明楼听着空气中划过的声响轻松的勾着嘴角抬手便扣住了那人的手腕,笑着转过头冲着明诚眨了眨眼说道:“同样的招数对我可起不了相同的作用。”声音低沉浑厚带着一丝胜利般的狡黠。

 

扣在手腕上的力道之大让明诚一时竟挣脱不开,心里的怒火登时再次翻涌起来,瞪着眼睛吼道:“放手!”

 

炙热的手掌包裹住的腕子透着一丝丝凉意,明楼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眉,突然侧过身子倾身向前将人死死压在了车门上。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明诚被这突然其来的变故惊得呆愣片刻,蹭着方向盘的胳膊不小心压上了鸣笛的凸起,霎时传来一阵刺耳的鸣响,惊得树上的鸟儿扑棱着翅膀飞的没了踪影。

 

“明楼!你干嘛?!快放开我!”明诚又气又急,一只手被人按在车窗上不说另一只手还被卡在了方向盘边。

 

可惜被人箍住不得动弹的吼声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

 

冬日的星子璀璨异常,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车窗之外的蓝天在不知什么时候起已渐渐暗去,小道上的路灯尽心尽力的投散着一抹抹的橙色光晕,照耀在还未来得及化去的冰雪上时折射着透明的质感,如珍珠般明亮。

 

窄窄的车厢里静谧的可怕,两人之间的距离渐渐变得暧昧起来,静下心神闻得的呼吸声急促不堪。

 

明楼似是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之中也不回答,映着光晕的瞳孔折射出淡金色的光芒,眼神专注的紧紧盯着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另一只空着的手忍不住抚上了明诚的脸。

 

触着脸颊的手心似羽毛一般轻柔,明诚也不知是怎么了,本该要挣扎的身子被那人眸子里闪耀的光芒瞧得一时忘了呼吸,虽是不想承认,但这人作为一个流氓长得还真是不赖啊。

 

嗯,比几个月前的状态好多了,算是养回来一点,但还是有些瘦了。

 

明楼皱着眉在心里自言自语道,想起之前看到这人的样子,眼窝凹陷泛着青色的痕迹消瘦的可怕,连日来的不眠不休只为调查帮里流传出去的那个假消息。

 

那几天夜里明楼总是悄悄的隐身在黑暗之中瞧着那人伏案专注的脸时,明楼的心像是被针尖刺痛了一般,心疼的不知如何是好。若是被他捉住了,那人会不会乖乖的去睡一觉休息一下?明楼只是想着心里便一阵焦躁,他只想他一切安好。

 

于是就这样,那天回去之后明楼刻意的安排了一场满是漏洞的交易现场,他当然知道明诚不抓到他是不会轻易罢休的,他俩就像猫和老鼠般缠斗了好些年了,每次在暗处看着他气得跳脚的样子时,明楼的嘴角总是忍不住的勾着,有什么东西随着岁月的迁移一点点改变了,比如说那令人捉摸不透的情感。

 

如果猫倒下了,老鼠的生活一定是索然无味的,所以被抓一次又怎么了?

 

 

 

卡在方向盘边渐渐发麻的手臂唤回了明诚的理智,想着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被这人乖乖摁着不去抵抗,不过这人到底在监狱里关出了什么毛病?!看自己的眼神恶心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明诚强忍着心中的异样,趁着那人发愣之际,手指慢慢的伸进大衣的口袋,冰凉的金属质感与指尖相碰,让明诚原本不断跳动的心稍稍平静下来。

 

是该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明诚眯着眼睛看着明楼,抬了抬眉毛冲着那人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明楼被这突然的一笑晃的迷了眼睛,手上的力道一下子卸了大半。

 

好机会!明诚的眸中闪过一道寒光,他抓准时机手腕顿时用力将明楼向副驾驶的位置压去,被卡在方向盘之下的手臂终于得以解放,明诚从口袋中捏出手铐顺势伏上前拷上了那人作乱的左手手腕,另一边迅速拷上了车窗之上的拉手。

 

局势似是在一秒间瞬时变化,相同的动作调了一个个儿,明诚得意的笑着却不知道自己大半的身子还伏在明楼的身上。

============================

车子:我都热了这么久了还不开吗= =

评论 ( 18 )
热度 ( 75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