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楼诚】休想逃出一百米(1)

*楼诚现代AU,警察与黑道的故事,玛丽苏狗血!不喜勿入>v<

*不会重点写案件,且案子逻辑可能不清不要深入细想orz关键是要甜甜的恋爱嘛~

人物可能ooc,不适者点x!

=======================================

01

“局长!开什么玩笑!我不同意!”激动的声音伴随着双手震击桌面的闷响,倚在局长办公室外的小警员们纷纷捏了把冷汗,下意识的庆幸着没来的及上锁的门,不然一会想要拉架都没办法。

 

办公室内明诚气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棱角分明的脸上尽是掩藏不住的怒意。

 

“你同不同意对这个决定并不能造成任何影响,我只是通知你而已,你只要乖乖照办就行。”坐在靠椅上的王天风低着头看着公文,似是不打算分出一点注意力来应付眼前这个被怒火笼罩的人。

 

方才与桌子亲密接触的指腹开始变得疼痛灼热,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噬一般。明诚不由自主的收拢手指,任指甲戳刺着掌心,那片刻的清明让他稍稍收敛住了不断外泄的戾气,思绪也慢慢冷静下来,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能接受这个荒唐的决定!

 

“明楼这个人是我好不容易才抓住的,你让我把他放出来介入这个案件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想起明楼不可一世的调笑嘴脸,明诚的怒火再一次上涌,那微小的火星呈星火燎原之势在心里肆意猖獗着,原本平顺的眉眼再一次蹙起,明诚不耐的压着嗓子接着说道:“况且这个案子也是我在查又不用您出力,您急什么......”

 

后面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完,一直端坐在桌前看文件的王天风终是坐不住了,气的手指颤抖将握在手中的笔朝桌上砸去,“好小子说什么呢你!要不是你们组一直没有头绪,我费的着把这人放出来?!上头已经不耐烦了你知道嘛!你他妈还好意思在这质疑我?!”

 

“我.....”明诚被吼的愣了一刻,呆站原地半天竟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当然早就意识到这个案子在自己手中已经毫无进展半个月了,派出去的线人要么传来的是无用的消息,要么干脆一点回音也没有,这么久了自己手上掌握的线索根本连一张搜查令也无法得到。

 

想到这明诚懊恼的按了按眉心,难道此时真的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吗?

 

“你什么你!还不快去办,明楼这个人我就交给你负责了,别给我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不然文职的办公桌想必是非常欢迎你。”王天风说着站起身来,将刚刚批好的重要文件狠狠的拍在那人的胸前。

 

明诚冷着张脸下意识的接住文件,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温度。“我知道了。”说着便利落的转身向门外走去。

 

王天风眯着眼满意的打量着他一手带出来的重案组组长,那人步伐稳健腰板挺直,软软的头发被修剪的干净爽利,走起路来也有着那人独一无二的气场,长过膝盖的大衣在空气中滑了个悬儿带起一阵波动。

 

“啪!”办公室的门被那人用力关上,震的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响。

 

“嘁臭小子还挺记仇....”

 

 

 

明诚捏着那张公文,手指下意识的用着力。这起黑帮走私的案子确实已经困扰他很久了,且并非是几个堂口之间的小小交易,案件的源头似乎更加深入,几乎牵扯到了更深层次的力量,他当然不能轻易放过这次机会,他必须抓住这个在幕后操控一切的人。

 

这就不免让他提起明楼这个人。一开始,他以为明楼就是这个隐藏在幕后的人,那段时间他几乎是花费了全部的精力来调查这个人,最终这场猎豹与猎豹之间的博弈终于在几个月前落下帷幕,他成功的在即将交易的现场抓到了明楼!可以说是人赃俱获。

 

但是!当时在明楼与之交易的现场搜出的寥寥无几的枪支几乎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记耳光,那些小打小闹的证据根本没办法将人处以无期,更别说是死刑了。

 

不过七年的监狱生活还未过去几个月竟要以这荒诞的理由“释放”!想到这明诚不甘的握紧了拳头。

 

上头的命令没办法违抗,尽管诸多不满下班之后明诚还是乖乖的开着车带上公文来到了远离市区的监狱,那是全国最大的监狱,关押的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犯人。

 

站在监狱门外的明诚烦躁的等候着,怎么说里面被关的人皆不是什么善茬,应该会断个手断个腿的吧,再不济脸上也会挂个彩吧!这么一想原本内心一片阴霾的明诚心里竟涌出了一丝丝的期待,倚靠在车上紧绷的身子也不禁放松下来。

 

天气已然入冬,空气中的寒意随着一阵阵清风悄然而来,前几日方才下了一场大雪,此时正是化雪时期,这扑面而来的寒风着实令明诚打了个哆嗦。该死出来太急他忘记带围巾了。

 

“哟,明警官好久不见啊,今天上午还想到你呢,没想到下午就见着面了,咱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啊。”如此沉稳的声线竟还能在里面听出调笑揶揄之意,不是明楼还会是谁。

 

他妈的!转过身看见明楼的第一眼,明诚几乎下意识的就要把话骂出口。什么断胳膊断腿还挂彩?这人根本就是比原来过的还好的样子!

 

明楼的体格看起来竟比几个月前壮实不少,身上穿着价格不菲的大衣显得人也格外的精神,更可气的是那条围在脖子上羊绒围巾像是在向他示威一般刺着他的双目。明诚真的想不出这人明明是在监狱怎么看起来倒像是度假一般?这些行头他到底是从哪搞到的?!

 

出了狱门的明楼被几个狱警司看管着走近明诚,视线一刻不停的落至那人的身上,瞧着那人水亮的鹿眼呆傻的瞪着便一阵好笑,心里也不禁变得柔软起来。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明警官?”明楼笑着微微低下头调侃道。

 

嘴里湿热温暖的话语撞击着空气中冷冽的寒意化成一片白白的雾气,温柔的拂在明诚的脸上。

 

明诚惊的抬起头,一把推开了侵犯到他安全距离的人,脚步狼狈的向后退了两步,身子不可避免的贴到了车门上。

 

惊慌之余,明诚气得瞪了那人一眼,也不愿再理,干脆利落的与狱警司交换了公文便将人打发走了。

 

工作之中的明诚在明楼眼中格外的好看,“这么急想和我单独相处啊?”明楼笑着伸出长臂搭上那人身后的车子上,轻而易举的将人圈在了怀里。

 

这这这.....什么情况!?明诚被明楼的这一下动作搞懵了,下一秒本还崩着的面颊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一路牵连着平稳的心脏如擂鼓般震颤起来。

 

明诚吓的再一次将人推开,喉咙干涩的冒火,“你他妈的离我远点。”

 

明楼也不生气,决定不再逗弄已经跳脚的人,不然方才的戏弄便要弄巧成拙了。他笑着举起了手做着投降的样子,语气安抚着:“好好好,都听你的。”

 

明诚迅速的敛住了惊慌的情绪,下意识的抱起双臂防卫道:“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放你出来的用意了,你要做的就是听我的命令,案件成功之后会给你适当的减刑。”说到这明诚气的哼哼出声接着道:“别跟我耍花样想要逃跑,你脚上的追踪器无时无刻不在锁定你的位置,若是超出我一百米远,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

 

明楼闻言笑了,逃?我干嘛要逃,我恨不得能一直和你在一起。

 

“没问题。”说着,明楼再一次凑近了那人的身前。

 

明诚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臂就要推拒:“你又干什么!”这人到底什么毛病老要挨自己那么近!

 

正叫嚣着,却不想下一秒脖子上温热的触感瞬时将他包裹,那原本围在明楼脖子上的围巾被那人温柔的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柔软的羊毛触感好不舒服,明诚几乎要轻哼出声。

 

“别感冒了。”明楼笑着手掌覆上那人的发,宠溺的轻抚着。

 

嘤!这人的脑子今早是不是被门夹了?!

 

=================================

请自动带入大哥的邪魅一笑hhhhh>v<

评论 ( 10 )
热度 ( 92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