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凌李】小兔子的陷阱(6)完结

*借一下疯狂动物城的人设?AU
九尾狐凌远x迷你兔纸李熏然(´・_・`)
*小甜饼,人物ooc,不适者点x

这一章卡的太久憋死我了,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哭唧唧TvT

===========================================

06

凌远冷着脸皱着眉烦躁的摆动着手中的筷子,似是用的劲儿过狠了,碗里的软糯的饭粒被戳的变了形,一副大限将至的样子,所到之处无一幸免,就连桌上那盘两人最爱的鱼肉也未能例外。

 

一片静默里连轻微的呼吸声都是那么的清晰,凌远不自在的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味同嚼蜡,头顶上无形的乌云密密麻麻越积越多,周身似是被一种无形的尴尬笼罩着。

 

又过了一会,凌远终是忍不住了,不耐的抬头望着坐在对面的李熏然,那人似是一点也没受影响,忙的不可开交,眼睛瞪的圆溜溜的注视着桌上的手机,左手捏着筷子无力的戳在碗中,只一眼便知晓那人根本就是一口没吃,碗里的白米饭丝毫未减,连一点油星都未沾,显然是连菜也没夹一筷。玩手机玩的极其认真的小兔子专注的埋着头,右手指尖在手机屏幕上舞的虎虎生风,看得凌远怒火悉悉簌簌的燃烧起来,一路绵延涌上了大脑,气得他恨不得立马把手机抢过来砸了。

 

凌远沉着脸用力的咳嗽了两声,希望能刷点存在感,哪知那平日里总是爱时不时偷瞄自己的小兔子愣是没抬头,眸子也没眨一下,依然专注的玩着手机,来往的信息震的桌子微微作响,不断的挑衅着凌远的神经。

 

一定得砸的粉碎!凌远咬着牙暗想。

 

这几天李熏然的作息突然变得异样起来,虽然同样是早出晚归,但那人似乎天还没亮就匆匆走了,若不是床单上还留有触碰过后轻微的褶皱,凌远当真要怀疑那人根本就是夜不归宿。

 

真是要反了天了!

 

一阵莫名的情绪堵在胸口,这不由的让凌远想起了那天的情形。抱着自己的小兔子因着低烧身子轻微发烫,埋在胸口的小脑袋软软的,萌的人心都化了。那隔着衣服吐出的声音虽是小小的,却着实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呼吸之间些许热气拂上自己的胸口,撩拨心智,他竟能感受到自己常年平稳的心率因这轻轻的一句问话,悦动的如此之快。这种感觉让他不知如何去描述,他非但没有因过载的心率而难受,反而有一种心脏不时被羽毛调弄的错觉,那突如其来的喜悦似是终于突破泥土的束缚,蜿蜒而出,那一刻他只觉得心尖痒痒的,脸也不自在的红了起来,他想说话,想告诉怀里的那个人他也同样如此,可须臾之间,不知怎的他又不敢轻易的说出口。

 

最终,那句羞耻的喜欢就这样生生的哽在了干涩的喉咙里。下一秒,他几乎是像遇难般逃着出了家门。

 

也便是从那天起,小兔子就开始对他若即若离起来,连着几天瞧不见人影。他们心照不宣的相对无言,然而这一切并非是他想要的,他惊恐的发现他竟下意识的开始想念了,他渴望那人的呼吸那人的触碰还有那人满怀深情的爱意。所以这天他好不容易起了个大早将人堵在门口,却不想不过是一顿饭的时间就将自己搞的如此烦躁,一点不像他以前的样子。

 

“吃饭就吃饭,你这样像什么样子!”终是忍不住开了口,凌远蹙着眉不悦道。

 

“诶?哦....”李熏然被训的愣了片刻,讪然的关上了手机,无措的抿着唇,手指下意识的拨动着碗筷。

 

瞧着李熏然飘忽的眼神和落寞的神情,凌远的心里突然涌上了些许不安,在他的大脑中一闪而过,快的让他几乎捉不住,不可抑制的令他想起了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话:有些东西你虽然每天都会看到,但却不一定能抓的牢,若是不倾注全力,只怕当你回过神来时,那对你无比重要的事物说不定已逝水流去了。

 

凌远头疼的想着看样子他是务必要尽快找个时间和李熏然讲清楚了,再这么别扭下去实在太折磨人了。可又该如何开口呢?

 

说我其实也喜欢你?

 

只是想想凌远便觉得自己的老脸已经开始热的冒白烟了.......

 

尴尬的气氛似乎在愈演愈烈,凌远甚至能听见客厅钟摆指针的轻微的移动声,呼吸困难仿佛连空气都凝结成了冰,碗里的白色米粒像是糊了眼睛般,搅得他的视线一阵黑白交替。

 

得,这饭是吃不成了。凌远无奈的搁下碗筷,认真的调整好坐姿,神情专注的望着桌前的人,心里却开始忐忑的组织着语言,思虑着如何起头。李熏然被这突如其来的视线看的极不自在,如坐针毡般身子不安的轻晃着,又不好开口询问缘由,只得闷着头尽量装作一副认真吃饭的样子。

 

我我...我吃还不行嘛!别看了!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凌远微红着脸方要开口,却不想那被他仇视了一中午的手机竟像发了疯般‘狂躁’起来,在静谧的室内尤为的刺耳。

 

如蒙大赦啊!李熏然此刻真是爱死他的手机了!哦,他一会儿一定要给他手机一个亲亲!不!是两个!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他连忙抄起手机,向凌院长投递了一个不怎么真诚的眼神,便夹着尾巴逃进了屋里。

 

凌远被这情形气得两眼一翻,差点没晕过去,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再一次付之东流,连日来的苦闷似是再也遏制不住,张狂的怒气在空气中无形的翻搅,兽态毕露,火红色的毛绒耳朵微微竖起,各种各样的声音瞬时涌进耳廓,声音细小的连空气中飘动的尘埃都能闻到。

 

“瑶瑶?刚刚吃饭呢没法回。”

 

“李熏然你别跟我打太极!明天...不!今天下午咱俩必须见一面!”

 

凌远铁青着脸,修长的手指不住紧握,力道之大似是要将指尖嵌进掌心一般。

 

李熏然,我倒要看看你想干什么。

 

 

 

当天下午,不断被提前到来的中年危机屡屡凌迟的院长大人,人生第一次决定要去干一件违背道德的蠢事。他特意换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戴上白色口罩希望能借此隐匿在人群之中,却不知大热天蒙上半张脸出门的人才更引人侧目。

 

不过好在匆忙赴约的李熏然并没有发现偷偷跟在自己身后的凌远。

 

约定的地点是在一个大型的商场,因是周末的原因,商场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凌远凭着本能嗅着那人身上的味道,即便是被人群冲散,自己也能轻松的寻到那人的位置。可那小兔子似是急着赴约,脚底生风走的着实的快,一时半会竟追他不上,所以等凌远再一次找到李熏然时,那人已是坐在了一家甜品店里,眉眼弯起脸上荡漾开来的笑意头一次让他觉得这般刺眼。

 

果然是一个女孩子。凌远眯着眼睛远远的站在店外透过透明的玻璃打量着那人的样子,因着角度的原因,凌远堪堪只能观察到那人的背影,身材纤细,皮肤白皙,一头黑色的长发蓬松柔软的像个小蛋糕般可口,不刻意隐藏的兽态让其发丝里的白色小角若隐若现。

 

原来是一只性格温顺的小绵羊啊!

 

呵,真是好样的。凌远蹙着眉脸色越发难看起来,瑶瑶?他似乎是在大学的时候听过这个名字,却又实在是想不起来关于那人的一星一点,眼下看来那时听过的这个名字一定和李熏然有关。

 

陷入沉思的凌远一时忘记了隐藏自己的气息,等再回过神来自己似乎是被发现了。透过玻璃的小兔子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呆呆的望着自己,惊讶的神情一览无遗,不用想凌远也能猜到那人在想些什么。

 

这么多天不理我,也该让你急一下!凌远佯装生气的瞪了那人一眼,便迈着步子转身走了。

 

凌远就算是再生气,他也从未怀疑过李熏然对他的感情,那人的爱意在岁月的流逝中积淀的越发浓郁了,他当然能感受到小兔子这么多年来无形的陪伴,大大小小萦绕在他的周围。有时是桌上突然出现的一杯热水,有时是一张充满鼓励话语的字条,那个人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在自己面前一眼便能被望透。

 

不过......不说这些没用的!凌远越走越觉得奇怪,这和预想的不太一样啊!这小兔子怎么不追过来!!凌远迟疑的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丝毫不见那人的影子,难道是自己走的太快了?要不我再退回去两步?会不会是小兔子太笨找不到他啊!

 

凌远不甘心的沿着原路返回,走走停停终是憋不住心里的那口气回到了甜品店的门口。看情形小兔子似乎是在和那女孩子道别,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凌远皱着眉,心里的怒火已达到顶峰,内心的冲动逼得他竟直接冲进去拉着那人的手腕便要走。

 

“诶!凌远,你干嘛!”

 

手腕被凌远牢牢的箍在手中,李熏然施着力怎么也挣脱不开,只好回头抱歉的冲简瑶挥挥手。

 

埋着头一路向前走的凌远,也不理那人的责问。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和他谈一谈,他迫切的想要那人知晓自己的心意,他已经憋的太久了。

 

停车的地下室燥热不堪,固有的灰尘气息传入口鼻,搅得凌远的脑子嗡嗡作响,手下的动作似是不经大脑控制般,等回过神来时双手已然环上那人的身子一把将其按在了车门上,凌远急切的低着头含住了对方柔软的嘴唇,舌尖轻轻的舔舐着那人的唇缝,留下一片暧昧的水迹,末了似是不满足般轻咬着那人的下唇。

 

一声浅浅的低吟划过耳廓,凌远嘴角含笑,将那人的恍惚尽数瞧在眼里,他想他可能是真的浪费了好多将好的时光,喜欢什么就应该说出来不是吗?

 

“熏然,你记不记得你大三的时候写过一篇日记是关于我的?”凌远想起那本掉落在地上的日记,他当时出于好心帮忙捡了起来却也稍不留神的看到了一页内容。凌远轻点着那人的鼻尖,宠溺的揉了揉那人的发问道。

 

还未回头神来的李熏然红着脸被迫承受着凌远赤裸的视线,紧张的手脚不知如何摆放。关于凌远的日记?他写的太多了!!!

 

“你说,‘如果凌远到了三十岁还是孤身一人的话,我李熏然一定会尽全部的努力将他追到手,让他幸福。’”凌远轻笑着瞧着那人呆愣的脸接着说:“我今年三十岁了,至今还是一个人没有过男女朋友,还真叫你这个乌鸦嘴说中了。”

 

李熏然的眸子不可抑制的红了,喉咙变得干涩无比,有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是否就在做梦,不然凌远怎么会这么温柔的看着他,眸光如火像是一股暖流默默的流向四肢百骸。他颤抖着声线不安的再次问他,他原本以为他再也没有机会和他在一起了。

 

“凌远,你喜欢我吗?”

 

这一次他似是赢得了全世界,因为他喜欢的人含着笑,目光如星辰般璀璨,声音似大提琴般悦耳,说出来的音节像浸过蜂蜜般清甜。

 

“李熏然,我喜欢你。”

 

凌远当然听过简瑶的名字,那是凌远偶尔起夜时经常听着李熏然打电话时与之倾诉的人。窗外明月镶嵌,星子点点,深夜忙碌的卡车呼啸而过,窗内揭是那人与之诉说的浅浅小调,内容无非都是与他有关。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191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