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凌李】小兔子的陷阱(1)(污 慎入)

*借一下疯狂动物城的人设?AU
九尾狐凌远x迷你兔纸李熏然(´・_・`)

*第一章就污起来了>v<应该几章就完结了 不会写很长

看题目就知道是个小甜饼,所以不会很曲折不会虐

以及lo主其实不是很喜欢写肉,也不常写,所以如果肉不香的话请见谅

*人物ooc,不适者点×

===========================================

01


凌大院长今日终于忙完了长达一个月之久的医院改革,改革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往他心想的方向发展,这着实让他舒了一口气,满足不已。

 

可这一旦闲下来,凌远倒还真有些不在,蹙着眉单身一人坐在饭桌上食着晚饭,兽态微显,火红色的尾巴无趣的垂在椅子边荡来荡去,周围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似是连空气都要凝住,这怪异的氛围还真令他有些想念平日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肥脸八哥韦三牛。

 

摆动的筷子触碰着瓷碗发出一阵清脆的音调竟在这空旷的屋子中传来阵阵回音,凌远眸子一暗,紧接着空巢老人默默的发出了一声哀怨的叹息。

 

似是再也忍受不了这无边无际的落寞,凌远回到卧室扯掉领带,换下中规中矩的白色衬衫,套上一件休闲白T,外面披着皮衣夹克便急切的出了门。

 

车子匀速的在公路上行驶,没一会凌远便打着方向盘拐进一条酒吧街,这是大学的时候,凌远常常来的地方,那时酒吧驻场或者乐器表演对他来说全不在话下,严肃的老干部表示谁还没个青春呢?

 

不过片刻,凌远便找到了目标,寻着车位停在了一间gay吧门外。

 

凌远是个gay,自打他第一次对男人起了反应之后便确定下来,他向来冷静自持,自己规划的人生也从不出错,大学时期,他更是被称为建校以来唯二的天才,双商不是一般的高。不过纵是冷静如他的天才,在这件事上也不免体会了一把惊慌的感觉,那是他长这么大以来从未有过的。

 

想想倒还挺新奇的。

 

所以到底是天才,思维俨然与常人不同,没几分钟竟也欣然接受了。

 

天色早已暗下很久,此时的酒吧已经十分热闹了,结束了一天工作的男女纷纷脱下了白天的面具,尽情享受着欲望带给他们的快感。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兽类气息,夹杂着不同的香水味一同涌进了凌远的鼻腔,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眼前的一切不禁让凌远也慢慢兴奋起来。

 

他拢了拢衣服,坐到酒吧的角落,双眼眯起在人群中搜索起来。他向来喜欢掌控一切,送上门来的小动物是看也不看的,相对来说他更喜欢狩猎带来的快感和满足。

 

这哪是平日里不苟言笑一副禁欲到死的院长大人啊?用韦三牛的话来说,总结起来不过四个字:斯文败类。

 

突然,一个屁股圆润挺翘的小家伙闯入了他的视线,那人随意的笼着腿乖乖的坐在吧台前,头发微卷看起来异常柔软,身形修长挺直。只是身上的衣服却着实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休闲的条纹T恤搭配着一条黑色长裤,仿佛是一个误闯酒吧的中学生,若不是那人身材出奇的好,想必凌远连多看两眼的闲情也没有。

 

那屁股真想摸上去揉捻一番,是否如想象中的柔软。

 

凌远挑着眉,兴致来了大半,默默的端起两杯酒向那人走去。

 

“一个人?”凌远故意沉着嗓子凑至那人耳边问道,同时将手里的另一杯酒放置那人的面前。

 

那人似是被他嘴里的热气拂的耳朵发痒,顷刻间便红了大半,直至耳根,身子似乎也跟着微微颤了一下。

 

瞧着那人敏感的反应,凌远不禁下腹一紧,呼吸也跟着停滞了半刻,体内的欲望被点燃了大半,眸子一沉,迫不及待的想将眼前的人拆吃入腹。

 

“凌远?”

 

异常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凌远一愣,刚刚燃起的欲望顷刻间便被一盆凉水浇灭。

 

“李熏然?”凌远惊讶的瞪着眼睛叫道,心里腹诽着,原来是这只兔子,屁股能不翘嘛。

 

李熏然是凌远的大学同学兼室友,却是不同专业的,说起来也好笑,他们宿舍一共四个人,皆是来自不同的专业,可能是缘分也可能是巧合,四人皆是他们各自专业分配宿舍时余出的那个,当初住到一起的时候,纷纷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别误会,这种感觉只有李熏然和另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室友有。

 

大学时,他和李熏然的交集并不算多,不光李熏然,他和其他两人的相处都算不上熟谙,一个是和李熏然一样傻的傅子遇,一个和是和自己一样高冷的薄靳言。哦,对了,薄靳言,建校以来的另一个天才,高智商,低情商。

 

不过李熏然怎么会在gay吧?据他所知,李熏然并不是啊。

 

衣服一紧,回过神来的凌远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游移的视线重新瞧上那人的脸,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闪烁着微光,皮肤白皙通透,嘴唇似是被酒沾湿红润无比,倒也真应了唇红齿白这个词。

 

凌远不禁再次心神一荡,心里撕扯叫嚣着,这只傻兔子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般诱人了?

 

李熏然轻轻的扯着凌远的外套,喊他名字也不回答,不知在想些什么。

 

“凌远,好巧啊。”李熏然笑着,眉眼弯起似是月牙,勾起的嘴角像织的一张大网,捕获了凌远全部的注意力。

 

不自觉的凌远也笑了出来,在那人旁边的位子坐下,脱下外套搭在一边,右手侧着脑袋瞄着他,如猫般慵懒,“是很巧,不过你怎么在这?”

 

像是被凌远露骨的视线盯的有点不自在,李熏然也不看他,转过脑袋,手里端着杯凌远给的酒局促的喝着。

 

“下班想来放松一下嘛,最近的那起大案终于破了。”说到这,李熏然的语调不自觉上扬。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看着那人快喝完的酒,凌远打了个响指,又向吧前的调酒师要了两杯。

 

“酒吧啊。”

 

凌远听了下意识的扶额,他就知道这只小兔子还是和当年一样蠢,还好在这里碰上的是他,不然在gay吧,一只小兔子被人怎么吃了都不知道。

 

“这里是gay吧。”不等那人回答,凌远没好气的接着道:“小兔子喝完这杯酒就快回家吧。”说着也一口干掉了方才调酒师递来的酒。

 

李熏然一听霎时不满的皱起了眉,“gay吧就gay吧,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有别总是小兔子的喊我,我现在好歹是警察局的副队,战斗力强着呢,就是你也不一定能奈何的了我。”

 

李熏然是一只兔子,还是一只以迷你兔著称的多瓦夫品种,这让从小想当刑警的李熏然受尽了嘲笑,好在他从来都不是一只会轻易认输的兔子,不管是学习还是训练都比常人刻苦努力,成年之后的他竟意外的窜到了一米八几,这可让当年的李熏然兴奋的连觉也睡不着,这是他的一小步,确是迷你兔的一大步啊!

 

凌远不屑的笑出来了声,心里调笑着,奈何不了你?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你们的天敌,狐狸中的王者,连老虎见了都要礼让三分九尾狐。

 

正想好好与李熏然辩驳一番的凌远突然身形一晃,一阵眩晕袭上了大脑,身子竟然维持不住倒在了李熏然的身上。

 

该死,他被下药了。


(如果我写到这打tbc,会不会被扔砖>v<)

袖底:http://www.gcslash.com/thread-4687-1-1.html


评论 ( 38 )
热度 ( 242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