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蔺靖】小仆人阿琰(9)

大概是一个景琰对鸽主一见钟情后展开追求的故事>-<

第一次写古代的故事,可能文笔会偏现代化不适者点×

人物ooc,不适者点×

=======================

下章应该完结了,容我酝酿一下.........

这章对话有些矫情,大家挺住............

=======================

09同心结

 

这顿饭吃了好久,直至申时两人才从醉仙居出来。

 

为了晚上的花灯,蔺晨也没劝着萧景琰多喝几杯,反倒是萧景琰因这酒的滋味儿多喝了几口,却也只是微醺,权当算作暖身子了。

 

看着阿琰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样子,蔺晨不觉好笑,轻轻的抚着那人的发说:“阿琰若是喜欢再来就好,那坛未喝完的女儿红我已让店小二封好存起来了。”

 

“蔺晨,你真好。”恍惚间萧景琰只觉得心里像被阳光普照般暖暖的,体内的酒似是被这暖阳蒸腾着浮上了面颊,醺的他头脑发晕,早已忘了此时的自己扮演的是苏宅的小仆人应喊他少爷才对。

 

不过,这种单方面的角色扮演,现在也只有萧景琰在唱独角戏了。

 

时候尚早,蔺晨便又带着萧景琰去妙音坊听曲,这回他可是学到了教训,死死的贴着阿琰坐在了角落里,任凭身旁的美娇娘如何耍赖都没挪动半分。

 

笑话,我的阿琰岂是你们能碰的?

 

再出来时,天色已然暗了下来。傍晚的余光淹没在山头,一轮明月悄悄升起,大大小小的街道上纷纷掌起了明灯,朱红的灯笼被丝线牵引着浮在空中闪着烛光,将夜空装扮的更加闪烁。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路旁三三两两的几棵桃花树因晚风吹拂,花瓣竟像禁不住诱惑般洒落街头,好似一场稀稀落落的桃花雨,味道芬芳沁人心脾。

 

蔺晨紧紧的抓着萧景琰的手游走在人群当中,香车宝马擦肩而过,迎面的美人嘴角含笑,头上配戴着精致的发饰,身上飘洒着香气,美丽妖娆,引的一群公子哥纷纷回头张望。

 

突然,天边炸开一朵烟花,像繁星洒落人间一般,乱落如雨,美不胜收。人群一下子躁动起来,推挤着向前想与美景靠的更近一些。

 

“阿琰抓紧我。”慌乱之中蔺晨回头对着萧景琰嘱咐道,却不想身后哪还有阿琰的影子,手里一直紧拽的不过是自己的衣袖罢了。

 

萧景琰的穿着实在普通,淹没在人群中着实难寻,这下可真是糟了。蔺晨皱着眉,踮起脚在人群中探寻,却唯看到蜿蜒的小路被灯光点缀,刺的蔺晨眯起了眼睛。

 

沿着街边往回走,原先零散的人群也聚在了一起围在几处小摊小贩前,玩着猜灯谜的游戏。军旅中人又岂会对这感兴趣,围观者中自是没有萧景琰的影子。蔺晨神色一暗,焦虑的转身想去别处寻找,竟正巧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站在街的对面!

 

那人的衣衫被星光一洗,更显纯净,勾着嘴角,笑的暖人,微仰着脑袋张望着一棵高大挺拔的梧桐树,那树的黄叶一簇簇的挂在枝桠上犹如一堂树灯,却也真的有灯笼隐在树间发着微光,煞是好看。然而吸引着萧景琰目光的并非这棵高大的梧桐树,而是树上缀满的正红色织物——同心结。

 

蔺晨忍着笑绕着路走近那呆愣的人儿,那人似是看的痴了竟也没察觉。

 

“阿琰你可让我好找啊。”蔺晨啪的合上了扇子敲上萧景琰的脑袋,眼里尽是委屈。

 

这一记敲打自是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萧景琰一脸惊喜的回头,眸中闪着星光,“蔺晨!”惊喜之意溢于言表。

 

萧景琰是看着蔺晨与自己走散的,本想追上去,奈何人潮涌动,自己被推得越来越远,索性站在原地等着那人来寻,却不想竟被跟前的那颗梧桐树吸引了,树上缀满的同心结似是配着叮当,在风中不绝作响。

 

“想要?”蔺晨好笑的看着萧景琰希翼的目光,这人心思简单只要从眼中便能猜出一二。

 

还未等萧景琰回答,蔺晨便微拧着腰,脚下施力,一阵衣袂纷飞,那一袭白衫引的人群霎时骚动起来。不稍一会,那人便拿着从树上摘下的同心结置于他的手中。那同心结编的精致小巧,红的令人炫目,手指覆上那一团稻穗,一枚铃铛隐匿其中发出一声脆响,如鸟鸣般悦耳。

 

萧景琰方才回过神来,面上露出笑容,这一笑竟好似樱花盛开百合初放,直达眼底。

 

“本想自己去取的,不过还是多谢先生了。”

 

蔺晨眉毛一挑,张开合扇问道:“你取我取又有何异?只要是你想要的,取来便是。”

 

忽略那人口中的暧昧,萧景琰说着:“我想将他赠于一人自然要自己去取。”

 

“哦~~这样啊。”听着这番话,蔺晨的眉眼一下便笑弯了,“那人是否就是我呢?”说着便将阿琰手中的同心结讨了回来。

 

“你.....你......”萧景琰惊得膛目结舌,虽早已知晓了这些心思,但这事就这么被蔺晨明白的说出来,萧景琰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景琰?”

 

还未从之前的震惊之中回过神,“你...你竟知晓我的名讳?”萧景琰瞪着双眼,像是两粒刚被洗过的明星闪着光亮。遂惶恐起来,埋着头不敢再看蔺晨一眼,心中打起鼓来。琅琊阁知天下事,知晓自己就是大梁的皇帝又有什么奇怪。只是一开始自己接近于他时没有带着最起码的真诚,这也是自己一直不敢坦白的原因。

 

喜欢的人连身份都是假的,任谁都会气恼吧。

 

没有想象中的喜悦,蔺晨竟看着萧景琰的脸色越发深沉,不由的皱起眉道,“景琰可是生气了?明知你是皇上还多番戏弄你?”

 

萧景琰惊的抬起头,眼眸明亮,似是泛着水光,“我怎么会生气,我只是....怕你生气。”

 

思索片刻,蔺晨终于明白过来,敢情阿琰并非是在生他的气,而是在生自己的。

 

蔺晨抿着嘴笑着将双手置于阿琰的肩上,一施力将其拉近了自己,微微低着头直视着他的眸子道:“阿琰,我喜欢你。还有我从未因你对我隐瞒身份而气恼,你是皇上,却愿为我这一介布衣而屈尊来伺候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心生怨恨?”

 

蔺晨感叹着他的阿琰真的很好,自己何其有幸能被这样的人放在心尖上。坐拥天下高高在上,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却愿意为了我放下自尊,当一个任人呼来喝去的小仆人,还从不会与自己置气。蔺晨心里庆幸着,还好,这个人喜欢的是我,不然他一定会嫉妒的发狂。

 

“你可知你刚刚说的那番话有何后果?”萧景琰颤着嗓子问道。

 

这几日一直在纠结如何向蔺晨坦白,怕他气恼自己不以诚相交知道真相后便会与自己断绝来往。日子一拖再拖,终是没有找到时机。却不想这个人早已知晓了全部,非但不怪他还真心的对他好。可是这人生性潇洒云游天下,并非是池中之物笼中之鸟,他会甘愿与自己绑在一起吗?

 

蔺晨心疼的将人抱入怀里,周边人生鼎沸笑语盈盈忙着欣赏流光溢彩的烟火,又有谁会在意两个相拥在巷口中的人呢。

 

“敢问景琰,会有何后果?”蔺晨笑着凑到那人的耳边。

 

躲避着拂在耳畔的热气,萧景琰将头埋入那人的颈窝,低沉着嗓子,“这一世你都不能甩下我了!”说罢,双手施力将那人拥的更紧了。

 

“我怎么舍得甩下你。”蔺晨轻柔的抚着那人的头顶哄着。

 

萧景琰抬起头,支支吾吾的眼神里尽是挣扎,最后心一横问道:“蔺晨你喜欢孩子吗?你若是喜欢,只怕我也不会容忍你跟.....别的女子在一起。”萧景琰不敢再瞧他,接着说着:“你若后悔还来得及。”

 

蔺晨没憋住,笑出了声,“傻阿琰,我既决定与你在一起又岂会纠结这些小事,大不了一会儿飞鸽传书回去让那老头再加把劲,有没有子嗣我可不关心,倒是你,我可知你并没有子嗣。你若是想要也晚了。”

 

萧景琰摇着头,目光真诚,“有庭生便好,也不算是断了皇室的血脉。”

 

孩子?一开始萧景琰就没有想过,若不是真心爱慕的人,有无孩子又有何区别?

 

话音未落身前的人便欺了上来,蔺晨单手扣住了萧景琰的脑袋,含住了他的唇,小心翼翼的描绘着那人的唇形,趁着景琰呆愣之际,灵巧的撬开了贝齿,舌头蛮横的闯了进去,舔过上颚,温柔的吸着他的软舌逗弄着发出滋滋的水声。萧景琰被吻得呜咽出声,脸上布满来了红晕,身子发软,只得狠狠的抓住了那人的长衫。

 

星星闪耀,烟火肆意,梧桐树上的同心结一个个被摘去,欢呼声不绝于耳。两人躲在小巷的一方天地中难舍难分,让月娘也羞得躲进了云层之中。

=======================

他们没做!大家不要误会>-<


还有整个苏宅的控诉:“谁使唤过你了!!”

评论 ( 8 )
热度 ( 80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