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蔺靖】小仆人阿琰(7)

大概是一个景琰对鸽主一见钟情后展开追求的故事>-<

第一次写古代的故事,可能文笔会偏现代化不适者点×

人物ooc,不适者点×

===================

撒糖啦,别齁着>v<

===================

07承诺

 

虽说不过两日就是元宵节了,可蔺晨却是掐着手指数着时辰过来的。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还真真期待呢。

 

这日天还未明,他竟就醒了,烦躁的在榻上翻来覆去滚了两圈便再也睡不着了,索性穿上了衣服踱至镜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片刻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勾起自言自语。

 

“嗯~好看。”明眸如水,俱是笑意。

 

时候还尚早,苏宅里的人也不过醒了三三两两散在宅里,路过的小厮礼貌的作了个辑便侧身而过接着忙活了。蔺晨扇着扇子一路闲庭信步的去向了厨房,想着自己昨日又逼着阿琰做了一锅桂花糕,此时应是叠着盘子放在架前吧。

 

蔺晨笑着,弯起了眸子,眉宇之间似是被蜜糖浸过般,甜丝丝的。

 

虽然这桂花糕给他带来了好些阴影,但这却是阿琰目前唯一会做的吃食了,尽管不是自己喜欢的,但却是专门花心思为自己学的,即便再痛恨也赋予了一层特殊的含义,蔺晨心中自是欢喜的。

 

抱着装满桂花糕的食盘在院中发了会儿呆,天也逐渐亮了起来,清风拂过,一阵沙沙作响,院里的桃花香瞬时袭上了鼻尖,好是舒服。

 

蔺晨被这阵风吹的回过神来,遂端着盘子又迈着步子来到前厅,天已清明。前日听着自己的事笑的显些背过气去的梅长苏早已占了这一方天地开始看书品茶了。

 

“蔺晨啊,你怎么还敢抱着盘桂花糕,不怕把自己噎死了?”原本还在埋头看书的梅长苏听见脚步,抬头竟看见好友呆傻的捧着盘桂花糕吃着,复又想起两日前的荒唐事,差点又要笑的岔过气去,所幸自己早已把茶水咽了下去。

 

“才不怕,这可是阿琰给我做的。”蔺晨端着盘子从梅长苏面前扫过,挑着眉炫耀道:“说起来还是你最爱吃的呢。”

 

“即使是最爱吃的,可也不能拿命开玩笑啊。”梅长苏憋着笑调侃道。

 

“哼,你这是嫉妒!”

 

“嫉妒?不就是桂花糕嘛,一会儿我也吩咐阿琰给我做一盘!”梅长苏哼着气说道。

 

蔺晨一听,眉毛皱起,眼睛瞪着:“想让我的阿琰给你做桂花糕?美死你了!门也没有!不光门也没有窗户也没有!”

 

这是要跟自己抬杠?梅长苏也火了,说起来景琰还没给自己做过呢!想着将手里的书甩到案几上道:“你的?我怎么记得他可是我苏宅的小厮?”

 

“是不是你苏宅的小厮你自己心里清楚。”哼!蔺晨又拿起一块桂花糕呜呜的吃起来,声音大的好似在故意气梅长苏一般。

 

梅长苏愣了一下,“怎么,你都知道了。”

 

“明知故问。”蔺晨不住的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接着道:“况且你也并没有将这事做的很谨慎吧,怎么,生怕我不知道他是皇上,怕我欺负他?”

 

“那是自然。”梅长苏目光闪动,暗自叹了口气。

 

“嘿你——”

 

“好好对他。”还未等蔺晨说完,梅长苏已然沉着脸望着他,目光如炬无比郑重。

 

那一刻蔺晨突然觉得长苏的眸似望进了他的心里,看穿了他的魂魄,令他无所遁形,他再不是如外表般手无缚鸡之力的梅长苏,倒像是当年挽过长弓降过骏马骁勇善战的林殊!

 

那眼神已可以用庄严来形容了。

 

下意识的,蔺晨也收起了嬉笑的神情坚定道:“放心。有我,之后不管是朝堂之上还是仗剑江湖,断不会再让他受委屈!”

 

听完这番话,梅长苏舒了一口气,身子也跟着放松下来,眉毛一扬眸子弯起,点着头应下:“我记住了。”

 

这场对话像是一场博弈,耗尽了梅长苏的全部力气。将壶中剩下的茶水喝完他便打算起身回屋了,临走前不忘偷偷在袖中藏了一本书,直至走到门口便眯着眼睛谨慎的回头,趁着蔺晨呆愣之际,啪的一声一把砸中那人的脑袋,算作他抢走自己挚友的报复。得手后的梅长苏也没急着偷乐,一手撩起拖在地上的袍子撒着腿跑了。

 

蔺晨也没生气,好笑的摇了摇头,“这傻子.....”真不知他虚长自己的岁数藏哪去了。

 

梅长苏一走,厅里便再无他人了,仿佛连空气也安静了下来,早间的雾气与露水也消散大半,唯能听见屋外的清风掠过桃树,飘来一阵浓郁香气。蔺晨喟叹一声,合上扇子走过门外,在长廊之上坐了下来,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的悠闲。

 

时间过的好慢,阿琰此时应还在上朝吧。想着记忆中羞赧的脸庞浮上心头,阿琰的这个神情必定也只会在自己面前展露,想到这,蔺晨的心中又一阵欢喜,复又在食盘中拿起一块桂花糕吃起来。心中喃喃自语一声声的唤着阿琰的名字。

 

正吃着,突然一道暗影在蔺晨眼底掠过,片刻之后一个穿着黑衣束着长发的男子低着头,双手恭敬的捧着一张字条跪在蔺晨面前。

 

“少阁主,这是今早刚收到的消息,请您过目。”

 

今日的消息似乎来得过早,蔺晨蹙着眉伸出长臂捏过字条打开。“暮云山庄的大小姐怎么会来金陵?”挥退了暗影,蔺晨揣着纸条疑惑起来,莫不是还未对自己死心?

 

说起这个暮云山庄的大小姐,蔺晨的眉头便再也不能舒展开了。自己与她的过节不是别的,正是他最不擅应付的情劫,撩人容易但要说娶还是罢了,要真一个一个娶回来怕是琅琊山也装不下了,况且他也只是说话不着调,出格的事他可是一件没干过。

 

严格来说,暮云山庄的大小姐于自己也不算是情劫,不过是自己当年闯荡江湖时搅了她的比武招亲而已。小姑娘武功还算厉害,竟将一个个上去的大老爷们打的毫无招架之力,生性跋扈的她将比试的男子一一踢至擂台之下,末了还要羞辱一番。那时还年轻气盛的蔺晨自是看不过眼,打之前说好不成亲的,最后居然抵赖,气得他回琅琊山的后在榜上记了暮云山庄一笔,昭告天下,变成了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也令他们名声扫地。

 

莫不是又来寻仇的?

 

想着蔺晨自怀中摸出一枚哨子,带着技巧吹了一声,一会儿,一只通体雪白的鸽子横飞至他的面前。

 

向在金陵的众弟兄传了信后,蔺晨便侧身躺在长廊下小憩起来。

 

算了,管她的,又不是第一次了,能翻多大的浪出来?

 

 

萧景琰回到苏宅的时候早已日上三竿了,想着蔺晨昨日吩咐自己要早些来回来,却不想今天事情尤其的多耽搁了不少时刻。肩上木柴的重量提醒着他现在还不是寻蔺晨的好时机,萧景琰连忙加快了脚步,竟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竟躺在长廊之上睡着觉。

 

冬日的暖阳打在那人的身上,渡上一层淡淡的光晕,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了阴影,神色静宁而安详,似是梦到什么有趣的事,连嘴角也勾着弧度。

 

萧景琰皱着眉小心翼翼的走至那人的身边,轻轻的蹲下身子坐了下来。凉风阵阵,毕竟还只是刚刚立春,温度远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暖和,就这般躺在长廊下熟睡,萧景琰气得真想扯住那人的耳朵,问问他到底有没有脑子!

 

急得抬手想将人唤醒,心中却猜测着蔺晨会不会是昨夜没有睡好才这般不注意,心里一阵心疼连带着搁在那人肩膀上的手也变得犹豫不决起来。

 

正当萧景琰苦着脸一筹莫展之时,身旁的人竟动了下身子,下一刻,他只觉得自己还微凉的右手被一股温热包裹住,一条长臂环上了腰间,膝盖也被那人枕着。萧景琰呆愣片刻惊的瞪大了眼睛,扭动身子想要挣开,却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随即一抹不自然的红晕袭上了脸颊,连脖颈也跟着发烫。

 

“既然醒了就别装睡了,快将我放开。”

 

腰窝中的人轻笑的挣开双眼,“就不放。”眼睛修长似若桃花一般,狡黠的冲萧景琰眨了眨,“我喜欢抱着。”

 

说着一阵凉风似说好的一般迎面袭了过来,萧景琰下意识的将人紧了紧。

 

蔺晨心中一暖满足的笑着。

 

想起娘说讨媳妇一定要找比自己大的,知道疼人。

 

还真是一点不错。

====================

甜吗>v<

评论 ( 15 )
热度 ( 77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