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蔺靖】小仆人阿琰(6)

大概是一个景琰对鸽主一见钟情后展开追求的故事>-<

第一次写古代的故事,可能文笔会偏现代化不适者点×

人物ooc,不适者点×

===================

这章鸽主全程喝醋中>v<

===================


06给谁的桂花糕?

 

立春之后,天气逐渐回暖,清晨浓雾渐稀风也不再刺骨。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苏宅里的桃花树开花了,盛开的桃花吐出粉香花蕊,引来附近的蝴蝶翩翩起舞,宅里也弥漫着桃花的纷香。

 

若说近来宅里最开心的人自然就数飞流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新树开花分外妖娆美丽,连飞流也懂得小心的折下细枝,手上施着巧劲竟连一朵小花都没落下,再寻来平日里偷偷藏着的各色花瓶,装扮的煞是好看。苏哥哥总是会弯着眉眼接下,低沉的笑声盈盈的撞击着飞流的耳,苏哥哥开心飞流就高兴。

 

若说宅里最不开心的竟是琅琊阁的少阁主。这人平日都是最会玩闹的,鬼点子多的数不过来,就是再无趣都能用嘴撕出一片天来。这样的人怎么会不开心呢?着实不解。

 

“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桃林深处,一个白影伫在桃花树间,随着声响一朵朵桃花从那人手中飘落,仔细一看那人站着的那处桃花树竟花残叶败,只剩枝桠哪里还有花的影子。

 

“坏人!”原本在院中折枝的飞流听见声响寻着声音,竟看到了这一幕,气得他大叫起来。

 

“嘿,小点声!还有,小飞流没大没小连哥哥我也敢骂,看我不教训你。”原来那白影是蔺晨。本来小心翼翼的躲着众人,想靠着花思考终身大事的蔺晨被飞流吓了一跳,手掌一震,那本该念着“喜欢”的花瓣飘落至地上与春泥混在一起。

 

飞流看着就要直击面门而来的白影,吓的连忙使出十成的力往厨房的方向飞去。

 

“琰!阿琰救命!。”少年急迫的扯着嗓子大叫道。

 

“站住小飞流!不许你喊那个名字听到没有!”一听少年开始呼唤起阿琰,蔺少阁主也急了,这几日忙着思虑事情,已经好些日子没见过阿琰了,说是这样其实是蔺晨不敢去见,多数时候都是偷偷的躲在树上偷看的。

 

这边还在忙着劈柴的萧景琰突然眼前一黑,竟被一个人影紧紧的箍在了怀里,吓的手中的斧子也落到了地上。

 

定睛一看原来是飞流,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小孩像是受了惊吓般死死的抱着自己就是不愿放手,萧景琰只好抬起双手将小孩圈在了怀里安慰着。

 

“不许抱着!给我松开!”后来赶上的蔺少阁主看到这副场景瞬时气疯了,瞪眼吼道。

 

说罢开始上手先将萧景琰的手拽开,复又扯着飞流的腰向后拉,力气之大连萧景琰的脚步都开始虚晃起来。

 

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两个人都要倒在蔺晨的怀里,想到这,萧景琰也急了,大喝一声道,“住手!”

 

“嗯?”蔺晨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下眼前的人,惊慌的瞪着眼睛,连双颊也染上了一片红霞,看的蔺晨瞬时恢复了清明。

 

身上的力终于小了下来,萧景琰舒了一口气道:“这是怎么了?”

 

这几日在苏宅已好久没见到蔺晨了,萧景琰心中气恼,想着可能那日酒喝多了定是给蔺晨添了麻烦,导致他不愿再与自己相交,自己也不好意思去寻他,只得将烦闷发泄于木头之上,整日在院里劈柴。

 

眼窝青黑,神色疲倦,不知是不是蔺晨的错觉,他竟觉得阿琰消瘦了许多,心里一阵心疼。

 

“你快让小飞流松开你!”平日里最会与人嬉笑结交的蔺晨,此刻面对阿琰竟只能用声量来掩盖自己的窘迫。

 

“不要!”飞流听了,不住的摇头。

 

“嘿!不要也得要,你居然连蔺晨哥哥的话都不听了!”说着,蔺晨又伸出长臂想要拉扯,吓得飞流抱的更紧了。

 

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的萧景琰哭笑不得,“你别吓他了,他要抱就抱着,反正我的活也干的差不多了,不碍事的。”

 

“我不准!”蔺晨的眉眼顿时皱起来。我都还没这样抱过呢!

 

看着蔺晨霎时沉下来的神情,一贯嬉笑的脸庞竟冷落冰霜泛着森寒之气,萧景琰不禁心头一紧有种大事不好的错觉。连忙抚着飞流的脑袋,凑到他的耳边对着他说着什么。

 

只见飞流“嗯。”的一声,点了点头,环着萧景琰腰上的手松了一松,绕着他的身子转到了萧景琰的后方,随即松开了双手快速的施了轻功跑了。

 

这一系列举动气的蔺晨就要追过去,却在关键时刻被阿琰拦下了。

 

蔺晨在心里直呼大事不妙!自己还没准备好如何面对阿琰呢。

 

萧景琰抓着蔺晨的袍子,想到自己在这里不过是下人的身份,扯着蔺晨着实不妥,想着松手却又不舍,心里一阵苦闷。抬头看到蔺晨为难的神色,心中突然一凉,仿若置身冰窟冻得自己的身子不住颤抖。

 

自己是否太自以为是了?

 

想罢立马松开了五指,沉声道:“抱歉蔺少爷,是我唐突了。”

 

低眉顺眼,毫无生气,连一向挺直的背都弯曲下来。蔺晨觉得自己的心仿佛都跟着凉了,不住的疼。那种疼是他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纵是受过再重的伤,蔺晨都从未受过这般的疼痛。

 

萧景琰呆站着,半天也没得到回话,心中越是发冷,眸子也暗淡了下来,“若是没有吩咐,阿琰就下去了。”

 

罢了,还没表达心意就被厌恶也是好的,总比知晓了自己的深情而被推开的好,只当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强求不来的。

 

不知怎么了,蔺晨突然觉得一阵寒意遍布全身,连拂在面上的春风都变的尖锐起来。那转身而去的背影,自己此刻若是不拉住,是不是这辈子都见不到了?蔺晨被大脑中的想法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大步向前,掠到那人的身后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

 

“我何时说你可以走了?”

 

萧景琰呆愣的回头,感受着交握的双手下意识的想要抽走,却被蔺晨死死的扣住。

 

“快松开!”

 

想明了一切,蔺晨桃花眼一张,调笑道:“那可不行,只怕我一松手阿琰就要跑了。”

 

“我不跑就是,你先松开。”

 

“那可不行,我信不过阿琰,还是抓着好。”手中的触感着实美妙,手指纤长如玉,指尖覆着一层薄茧挠的自己的掌心痒痒的。

 

萧景琰哪被人这样对待过,抓手也就罢了,可眼前的不是别人,是蔺晨啊。萧景琰只觉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不能动弹。

 

“既然如此,少爷有何事还要吩咐?”

“还记得前几日我跟你约定要带你看鳌鱼灯的事吗?过两日就是元宵节,你可还愿和我去?”蔺晨有点不确定的皱着眉望向萧景琰。

 

听到这,原本还暗自别扭的萧景琰一下子也看向了蔺晨,原先暗淡的小鹿眼骤然明亮了起来,像雨后的繁星,看的蔺晨怎么也不舍移开视线。自己的世界仿佛又被暖阳照耀。

 

还未等阿琰回答,厨房里竟传来吉婶的声音,语气颇为雀跃,吓得两人瞬时松开了双手,面红耳赤起来,“阿琰阿琰!快过来,你做的桂花糕蒸好了,快来瞧瞧!”

 

“诶,来了!”萧景琰应着,逃也似的朝厨房跑去。

 

嘿,这人还没给我答案呢跑什么!想着,蔺晨也跟在阿琰的身后一道进了厨房。

 

只见那人如孩子般迫不及待的揭开罩子,一阵白色的水蒸气拂了那人一脸,白气缥缈,映衬着那人的脸竟也煞是好看。

 

萧景琰小心翼翼的用布包裹着将一块块桂花糕拿出置于盘子之上,这可是近日来唯一一次自己做成的桂花糕了。是的,你们没听错,这一块块如白玉一般的桂花糕正是出自萧景琰之手。自那日醉酒之后,萧景琰就很少见蔺晨的踪影,与其苦等不如主动出击。跟身边的小厮打听到蔺晨似乎尤为的喜欢吃桂花糕,若是端着别人做的桂花糕送去作为道歉的由头,萧景琰是怎样也不愿意的。于是乎萧景琰这几日劈完柴便去厨房缠着吉婶学做桂花糕,一连失败了几次,今日竟成功了。

 

可惜的是蔺晨对桂花糕的喜爱不过尔尔。要说喜欢,在这宅子内最爱桂花糕的人应当数梅长苏了。长苏不喜甜食却独独爱这桂花糕,放置嘴边,还未入口便能闻到桂花浓郁的清香,是他百吃不厌的原因。

 

宅里的小厮之所以说蔺晨喜欢,不过是因为蔺晨喜欢看梅长苏气结的样子。每当梅长苏满足的拿起桂花糕想将其放入嘴中时,不管身在何处的蔺晨都会跳出来连盘子带梅长苏手中的那块儿一并抢走。

 

这桂花糕不会是阿琰专程做给梅长苏吃的吧!

 

想到这,蔺晨憋着气走到萧景琰的跟前,弯着腰低头恨恨的盯着一块块精巧的糕点。

 

萧景琰被他的动作弄的不知所措,结巴的说道:“少爷要.....要尝一尝吗?”

 

听着萧景琰期期艾艾的疑问,完全会错意的蔺晨还当是阿琰不舍得给自己品尝。气得蔺晨眉头拧起,伸出长臂一块一块的往嘴里塞。

 

“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看着蔺晨的脸被一块块桂花糕撑的鼓了起来,萧景琰好气又好笑,连忙抢走那盘子快被吃完的桂花糕。

 

没人跟我抢?难不成不是做给梅长苏而是做给我的?

蔺晨鼓着嘴巴想到这,欣喜的刚要回话竟不慎被嘴里的一块桂花糕抓着机会噎住了,随即开始咳起来,原本还塞在嘴里的桂花糕一下子全吐到了地上,咳的蔺晨直锤着胸口叫起来。

 

这下子可把萧景琰吓坏了,急的他冷汗冒了一身,搂着蔺晨背拍了好久。

 

“好点了吗好点了吗?!”萧景琰急的不住的问。

 

蔺晨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要丢尽了!他讨厌死这劳什子的桂花糕了!真想挖一个坑将自己埋起来(TvT)。

 

一旁的吉婶捂着嘴憋着笑端来一碗清水递给蔺晨,见他不接便一把塞进了阿琰的怀里转身跑出了厨房,不稍一会,院子里传来一阵迫切的笑声。

 

该死!估摸明日整个苏宅都要知道堂堂的蔺少阁主差点被一块桂花糕噎死的事了!


========================

桂花糕翻个白眼:怪我喽?🙄️

梅长苏:不愧是我的最爱 干得漂亮

以及桂花糕怎么做我真不知道 瞎写的 别深究>-<

再以及别问我为啥这个天会有桂花>-<

评论 ( 8 )
热度 ( 87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