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蔺靖】小仆人阿琰(5)

大概是一个景琰对鸽主一见钟情后展开追求的故事>-<

第一次写古代的故事,可能文笔会偏现代化不适者点×

人物ooc,不适者点×

==============

这一章写了好多字,原谅我的啰嗦2333

==============

05对不起,阿琰先醉了

 

天还未亮,萧景琰便醒了,因同住的还有其他小厮,萧景琰只得悄悄的摸索着衣物,也不点蜡怕惊扰他人,在黑暗中收拾妥当后便急忙向宫中赶去。

 还好今日起了个大早,想着蔺晨的邀约也不知何时会来寻他,倘若自己还在宫中岂不坏事。

 虽然心中急切想着邀约之事,但萧景琰绝对不是一个会为一己之私而耽搁正事的人(?),迅速的浏览着昨日未看完的奏折,思考着处理的方法。不知不觉间,天边露出了一抹鱼肚白,萧景琰又连忙赶回了寝宫换上了朝服,早朝就要开始了。

 结束早朝之后,召见了几位尚书大人处理完政事,萧景琰如不停旋转的陀螺又匆匆的换回了常服宣来高湛让他命人将周边的侍卫暂时撤到一边,这才偷偷的从寝宫出来奔向御膳房扛了一批木柴便溜出了宫。

 回到苏宅日头已高悬,一个早晨都没歇过的萧景琰急的不禁加快了脚步。

 临近厨房,竟被一个人影堵住了去路,抬头一看原来是蔺晨。今日的他换了一身打扮,穿着一件月白长衫,绣着雅致的蓝白祥云洒在肩头,颜色甚是纯净,头上搭配着一条相同颜色的发带交相辉映。玉带系腰间,手持着精巧的折扇。

 真好看。萧景琰在心里赞叹了一句。

 年轻时他过惯了军营生活,都是一般大的糟汉子,天天思考着打仗策略和招式招法,哪有心思去观察谁人长相俊美,况且在他的眼中都是别无二致。他不懂也不善如此,直到遇见了蔺晨才有了这人真是好看的心思。

 蔺晨今日很不开心。寻了一上午没有寻到阿琰,整个苏宅最无所事事的飞流也被自己逗的失去了耐性不愿理他。无奈想找梅长苏喝喝茶打发下时间,却不知为何梅长苏今天像吃了呛药一般说不上两句话就开始数落起自己,气得蔺晨拂了袖子瘪着嘴坐在门廊下发起呆来。

 “阿琰你跑到哪去了,找的我好苦。”蔺晨扇着扇子走近萧景琰,脸上带着一丝怒气,说罢折起扇子轻点了下萧景琰的脑袋。

 蔺晨也只是看着凶狠,那折扇敲在头上的触感就如棉花一般哪有一丝痛感,萧景琰轻笑着想,“回蔺少爷,我只是起早去城外劈柴罢了,少爷今日要带我去妙音坊我自是要抓紧动作提早完工,不能让少爷久等啊。”

 “你倒是会挑好听的讲。”看着那张笑脸,就像春风揉进了暖阳舒服的拂在面上,蔺晨感叹着什么脾气也没有了。

 

这边知晓了景琰要和蔺晨去妙音坊的梅长苏,心里一阵憋闷,恰似一盆冷水倒扣在头上。想当年自己还是赤焰军少帅的时候,类似这种平日专供人找乐子的场所可是自己怎么劝、哄,这水牛都纹丝不动,不管说什么也是不愿同自己去的,就算闹到人前,这种是也是断没人站在自己这边的,运气不好还会遭到一顿胖揍。如今这蔺晨随口一提,这头倔牛便开心的应下,简直没有天理。想到这,梅长苏心里的这口怨气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咽下了。

 “甄平,速将我这封信送去给宫羽姑娘,务必要在景琰和蔺晨到达之前送到。”

 “是,宗主。”

 食完午饭蔺晨便带着萧景琰出发了。似乎过几日便是元宵节,大大小小的街边小摊都开始贩卖起花灯和折扇,笑语喧哗异常热闹。

 “再过些时日便是元宵节了,听说今年会有难得一见的鳌鱼灯呢。”

 “鳌鱼灯?”萧景琰疑惑道。元宵佳节从来都是在宫里与父皇皇兄一起过,民间的玩意儿还真没听过。

 “阿琰难道没听说‘一夜鱼龙舞’这句诗吗?也罢,阿琰若是没瞧过,这回元宵节你可得跟紧我,我偷偷带你去不叫别人发现。”蔺晨顽皮的朝阿琰眨了眨眼睛,炫耀起来。

 萧景琰不敢再盯着他的脸瞧,压下心中的悸动,微微的点了点头。那因为害羞而低着的小脑袋随着步伐轻轻的晃着看的蔺晨在心里直呼可爱。

 萧景琰已经很久没有在街上信步而行了,即使是不做皇帝,他也没有像如今这样悠闲过。而蔺晨看似也不急,说是要带他去妙音坊,但他的目的又好像不止于此。这一路上蔺晨都在向他讲解着,眉飞色舞滔滔不绝没有一丝不耐烦。他说前面巷子里的米酒店是一对恩爱的老夫妻开的,酿的米酒滋味顶好,有空一定要去尝一尝,还有街角的那家小店别看他店面小,里面卖的精巧玩意都是从西域塞外淘来的.......

 越看越叫人心生欢喜,真是一个温柔的人。

 到达妙音坊时,正巧碰上了一同前来的豫津和景睿,早前已得了吩咐知晓皇上在苏宅做仆人已经匪夷所思,如今这人竟跟着蔺晨一起来妙音坊,简直不可思议。还叫他景琰哥哥的时候,小豫津便知晓了这人的脾性,笑容也是很少看见,做什么事都是严肃认真,年龄差不多的人中也只有林殊哥哥可以与他勾肩搭背,但即便如此,林殊哥哥也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小豫津和景睿来的还真是时候,这位是苏宅昨日刚来的小伙计,我带他出来转转一起听听曲儿,你们应是不介意吧。”

 “那是自然,多一个人多份乐趣嘛。”这可是当今皇上,我们哪有胆子介意,豫津和景睿在心中齐齐叫嚣着。方才看见时下意识的膝盖一软就要跪下,还好忍住了。

 “各位快进来吧。”伫立在一旁的女子,风姿绰约长发漂浮,便是妙音坊的台柱子宫羽姑娘了。

 宫羽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照往常一样,将他们领到了妙音坊最大的厢房。厢房内挂满了用金花点缀的深红色织物,地上也铺着柔软的毯子,相隔三尺摆放着一张张食案,上面自是少不了酒水和茶点。

 几个人都不是讲究的主,随意找了个位子便坐下了。正当蔺晨要挨着萧景琰落坐时,一旁的宫羽柳眉微蹙竟出声阻拦道:“蔺少阁主且慢,宫羽昨日弹奏的曲子总觉的哪里不对,可否请求蔺少阁主今日坐在我身边仔细帮我听听找出异处可好?”呢喃软语,真叫听着的人不好开口拒绝。

 “既然美人儿开口了,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蔺晨嬉笑的应下,而坐在一旁的萧景琰表情却变得古怪起来。

 一切准备妥当,宫羽得体的坐到位子上开始弹奏起来,琴声舒缓婉转,渐渐如潮水般四溢开去,充盈在房间的每个角落。

 正当所有人沉浸在美妙的乐声中时,房门大开竟涌入了一群身姿曼妙的姑娘,不稍一会儿姑娘们便各自选好了目标坐到了他们身边亲昵的敬起酒来。

 豫津和景睿是来惯了这种地方的,妙音坊的姑娘从来都是卖艺不卖身,但例如这种陪酒畅饮的行为自然是有的,早已见怪不怪了。

 而萧景琰却愣住了,他是第一次来到这种风月场所,不怕丢人的说就算是当了皇帝他也没见过这排场,宫中哪有女子敢轻倚在他身上?

 最让萧景琰恼火的是身边的这位姑娘仿佛是没了骨头般软在他的肩上,手里的酒杯径直往他嘴边送,劝酒的声音更是清脆悦耳,带着撒娇的意味,还有那身上散发出来的胭脂香熏得萧景琰头都晕眩起来。气得想将其一把推开却又怕伤了姑娘也扫了大家的兴,毕竟说到底也是蔺晨带着来的,这样做岂不是拂了蔺晨的脸面叫他难看。

 萧景琰努力的施了些巧劲想将这姑娘从自己身边推开,但奈何收效甚微也只能皱着眉由她去了。抬头看了眼其他的人,却发现唯独自己身边的这两位女子如此放肆,豫津和景睿身边的女子虽也是亲热无比,但还完全没到靠到他们身上的程度,而蔺晨身边的两位女子也不过是亲昵的揽着他的手臂给他斟酒。

 呵,不过?萧景琰觉得自己的火气瞬时就涌了上来,眼神中俱是寒意,瞧的心中越发的堵,索性移开了视线,专注起眼前来。他就知道他不该与蔺晨来这,他没办法心平气和的应付这一切,他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发怒的权利,因这本就是寻欢作乐的地方,自己早该想到会如此。

 紧了紧拳头,使掌中的刺痛传至大脑,萧景琰终于冷静下来。

 坐在宫羽身旁的蔺晨早就觉察了阿琰的异样,先不说今天妙音坊的这些女子似乎格外热情,单看阿琰的表现就可知晓,他是极为讨厌这个地方的。还有自己,心中不禁叹了一口气暗自忖道,原本应该很享受这种美人环绕的感觉才对,但不知为何看着坐在前方的阿琰就一阵心烦,真想将他身上的美人用最粗暴的方式扯下来,真真碍眼。

 想着蔺晨顿住了笑声两条眉毛也紧紧地皱在了一起,随即站了起来便要朝阿琰的方向走过去,却不响被刚刚弹奏完一首曲子的宫羽拦住了。

 “蔺阁主这是要去哪?方才拜托您的事可有眉目了?我这曲子中的不足您可听出来了?”柳眉微皱,连珠炮弹,摆明了是不想轻易放跑蔺晨。

 蔺晨心中急切却也不好驳了她的面子,与宫羽毕竟是相熟之人,只得叹了口气再次坐下接过乐谱给宫羽指点起来,即便如此蔺晨的余光也没有从阿琰身上移开,他觉得此刻自己的眼神若是能幻化出暗器定要阿琰身旁的两位姑娘再也不能笑出声来。

 “来来阿琰公子再喝一杯嘛。”原本倚靠在萧景琰身上的两个小姑娘此时也稍稍收敛了不少,招待惯了官宦子弟,看人眼色的本事还是有的。

 萧景琰作为武人出身自然是会喝酒的,只是相当自律,饮,但饮的极少。相对于酒和茶来说,萧景琰更爱饮水,所以年少时,林殊总爱称他是水牛。

 若是水牛酒喝多了会如何呢?

 说真的,萧景琰的酒量是相当的差,他从来不会多喝自然也不会喝醉,但今天他真的是气急了,心里的怒火怎么压也不能完全熄灭憋的甚是难受。俗话说借酒消愁,眼下似乎只有酒能帮他了。

 看着阿琰埋着头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那逐渐迷离的眼神让蔺晨再也坐不住了,昨日莫名其妙的感觉又一次萦绕在他的心头。

 明明能在阿琰的眼底看出厌恶却为何不拒绝?那嘴边的苦笑让蔺晨似是浸浴在一汪冷水之中,冰冷彻骨。

 蔺晨大步走近萧景琰,也不管坐在他身旁的两位姑娘,径直拉住他的手臂骤一发力将其拉到自己的怀中,毫无歉意且带着怒气向屋内的人告辞:“抱歉,阿琰醉了,我先带他回去了,你们继续。”

 还未等屋内的人回话,蔺晨冷着张脸揽着怀中的人疾步走了出去。

 “这这...这什么情况?”目睹一切的言豫津震惊的连话也说不全了,方才还沉浸在宫羽姑娘的乐声中,回过神来发生的一切真可谓是天翻地覆了。

 萧景睿看着他的傻样,无奈一笑说道:“别想了,不是你的脑子可以转的过来的。”

 

时候还早,外面青天白日的蔺晨还真不好搂着一个人大男人在街上走,只得吩咐妙音坊的小厮去租一辆马车来。小心的揽着萧景琰的肩暂且坐在椅子上等候,怀里的小醉鬼乖乖的靠着他的肩窝睡的舒服极了,也不闹腾,嘴里絮絮的似乎在说着什么话。

 窗外的暖阳偷偷的穿过细缝洒在两人的身上,一阵暖意将他们包裹起来。蔺晨好奇将耳朵靠近了些,微弱的气息打到他的脸上,细小的声音也放大了许多。

 “是.....是阿琰不好,阿...琰坏!喝多了给少爷添麻烦....了。”

 拂在耳畔的声音软绵绵的使原本还面若冰霜的蔺晨“腾”的一下烧红了脸,原先的怒火也荡然无存了。

 像是有人在放肆的挠着他的心尖,痒痒的。

 大事不好了!

====================

梅长苏说,看今后还有谁敢虐我>-<


评论 ( 10 )
热度 ( 92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