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蔺靖】小仆人阿琰(2)

大概是一个景琰对鸽主一见钟情后展开追求的故事>-<

第一次写古代的故事,可能文笔会偏现代化不适者点×

人物ooc,不适者点×

===

02小殊(梅妈妈)牌小助攻

 

自从那日与萧景琰密谈之后,梅长苏便觉得自己身体开始不舒服起来,具体说不上是哪一处但就是不自在,饭也食不下多少,害的甄平和黎纲急的团团转不知该如何是好。

 

萧景琰的追求方法说出来都匪夷所思,他竟然想来苏宅乔装成下人来与蔺晨接近,梅长苏自然是不同意的,你来当下人朝堂之事又该如何呢?谁来处理啊!而且谁敢把你当下人啊!!

 

“我不想让蔺先生因我是皇上的身份而迫于我的追求......”

 

听听这话!梅长苏在内心忍不住辩驳起来,这完全就是想多了,就蔺晨那个性子,天王老子来他也是个不着调的状态,也就只有蔺老阁主能压一下他了。

 

萧景琰仿佛是憋了一天的话没处说,此时更是滔滔不绝,完全没给梅长苏说出来的机会。

 

“朝堂中的事你就放心吧,小事我会吩咐沈追和蔡荃,大事我自会定夺,再不济还有小殊你呢,你说是不是?”萧景琰讨巧的眨着那双大大的鹿眼看着梅长苏。

 

竟还真不忍反驳,原本挺直腰背的梅长苏此时早就蔫了,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还来找我商量什么啊,这不都想好了。

 

“至于早朝,我会起早回宫的。小殊你觉得这样如何?”

 

如何?他自是答应了。他也不知道当时是哪里不对,竟真的应下了这个荒唐的办法,大概是他太久没有看到景琰眼里的光彩了吧,行走江湖,踏遍山河,是景琰小时候的向往,如今却被困在朝堂之上,终日与政务打交道,他突然明白了景琰为何会对蔺晨一见钟情了....

 

“嘿,想什么呢,我人都来半天了都不顾一下我,把我蔺晨当什么了,呼之即来啊。”说着,便想将手里的折扇往梅长苏的头上招呼,急的甄平在一旁赶紧拦了下来。

 

呵,这大概是孽缘吧。

 

“别别,梅长苏你还是别顾着我了,我看你对我笑的怎么这么瘆得慌。”明明过段时日便要立春了,可这丝丝寒意是从哪来的?蔺晨赶忙紧了紧自己的外衣,春捂秋冻,果然是不能逞强这么早就减衣的。

 

“我找你来自是有事。”梅长苏将手里的暖炉置在一旁,将桌上的纸张递给蔺晨,“这是宫羽姑娘前些天给我的乐谱,我将它改好了你帮我送去吧。”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种事你差个人去不就好了。”

 

“你前几日不是说要找豫津玩嘛,他今日有空就在妙音坊呢,你也可以顺便听听宫羽姑娘的新曲子是不是?”

 

“正是。”妙音坊的美人可不少且都是卖艺不卖身的,情调自是比青楼的女子好上几倍,更何况还有小豫津那个公子哥,一定好玩极了。

 

想到这,蔺晨美滋滋的扇着扇子走了,开开心心的当起了跑腿的。

 

支开了蔺晨,梅长苏便要抓紧时机安排一切了,想着要把自己的竹马赶着送到别人怀里,心里还真不是滋味。那可是他的景琰啊,小时候帮自己背黑锅,长大了帮自己翻旧案,不管哪一件都是心甘情愿,从不怨恨,这么好的人....自从景琰在金陵城中初露锋芒,多少达官贵人家的女子眼巴巴的上去送殷勤都被景琰拒之门外,这回可真是便宜蔺晨了!

 

“甄平,去把宅里的人都集中到后院去,我有要事要吩咐你们。”

 

既然景琰要来乔装成下人,苏宅自然上上下下都打理一番,让下人们都知晓景琰的身份,免得到时知道的不知道的说漏了嘴,反而坏事。

 

这些下人都是自己在江左盟千挑万选带过来的,个个都聪明机敏,既是吩咐了便应该不会出错。一会儿再避开琅琊阁的耳目向穆府、豫津景睿蒙大统领还有夏冬姐他们送个信报备一下,免得过早被认出来功亏一篑。

 

听着听着,黎刚嗤笑了一声,“得了吧宗主,这苏宅上到您下到倒夜来香的阿坤,阁主哪个不认识?您多安排一个人进来,阁主肯定会发现的。”

 

“阿坤。”梅长苏站在廊下端着小暖炉,挺直着腰背瞥了眼似是笑的得意忘形了的黎纲说道。

 

“是,宗主。”被提到名字的阿坤连忙上前。

 

“从今日起我许你半月休息,你可以回家看望下你的父母亲陪陪他们。”

 

“可是宗主.....”

 

“不必担心,你的工作交给黎纲就好。你就放心的去吧,工钱我会照样给你的。”

 

“多谢宗主!”

 

刚刚还笑嘻嘻的黎纲听完大惊失色,别介啊宗主!可怜的黎纲刚想上去辩解求饶便被一旁的瞅准时机的甄平憋着笑捂住了嘴巴拉到了一边。心里庆幸着还好自己没有多嘴。

 

委屈!宗主我委屈啊!无奈自家宗主已吩咐好了一切,看也不看自己便去找飞流了,多半是想让飞流也注意些。

 

其实黎纲说的也在理,蔺晨是什么样的人?聪明绝顶过目不忘,这样夸他还真是不自在。不过自己早就打点好了一切,景琰的身份安排成吉婶的远亲来苏宅投靠的,当过小兵上过战场如今太平盛世,所以返乡来找吉婶讨生活,这也就可以解释景琰的武功和他常年带兵打仗在身上留下的痕迹了。

 

黎纲胆敢质疑他?不行,半个月的夜来香算便宜他了,回头就找甄平射他。

 

这边与豫津一起听曲的蔺晨又一阵脊背发凉,不解的嘟囔,“难道真是我穿的太少了不成?”

=============

阿坤表示皇上真是他的福星啊。>-<

作者表示明天货今天提前发了,所以就不更了>-<

 


评论 ( 12 )
热度 ( 91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