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蔺靖】小仆人阿琰

大概是一个景琰对鸽主一见钟情后展开追求的故事>-<

第一次写古代的故事,可能文笔会偏现代化不适者点×

人物ooc,不适者点×




01 小殊(苏妈妈),怎么办?

 

萧景琰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三十年来头一次在御书房中呆坐了好几个时辰,一份奏折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遍都没批好,准确的说他连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向来勤政为民劳心劳力的好皇上为何会变成这样一幅样子还要从今日午时说起。

 

本来下完早朝的萧景琰是要去给太后娘娘请安的,顺便吃一些专为他准备的榛子酥。近日政务繁忙已太久没有见过母后了,连带着自己最爱的榛子酥也没怎么吃过了,御膳房虽然也有,但总觉得没有母后的做着美味,自己也不好意思差人劳烦母亲。

 

疾步走着,路过御花园时萧景琰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远远的望见了一位穿白衣的男子,站在一棵梅花树下,侧面看过去轮廓棱角分明,乌黑垂直的发披在肩头,一枚梅花花瓣落在发梢上,使整个人看上去柔和不少,本该细长锐利的黑眸此时弯成了如月牙般的笑眼,手里的折扇轻敲着飞流的脑袋。飞流竟也在这里,但让萧景琰诧异的是飞流居然没有因男人的举动而动手也没有施轻功跑掉,只是乖乖的略带点无奈的嘟着嘴站着,虽千百个不乐意,但看上去也是开心的。

 

萧景琰觉得自己应该是病了,不然怎么会呆呆的一动不动,唯有心跳如擂鼓,躁动不停,视线也不舍离开。

 

唤来候在身边的高湛,萧景琰问道:“与飞流在一起的那位先生是?”

 

“回陛下,那位应是苏先生的朋友,听说是江湖上的一名神医,太后娘娘好奇所以今日宣来见见的。”

 

竟是小殊的朋友,也是,能让飞流乖乖听话的人也只会与小殊有关了。皱着眉想了一会儿,萧景琰回道,“原是这样。高湛你先下去吧,今日奏折颇多,朕今日便不去母后那了,吩咐下去没什么重要之事,也不必在御书房候着,朕累了会自行休息的。”

 

说完萧景琰也不管身后跟着的一批太监宫女,匆匆忙忙的向御书房走去。再不走他真怕自己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来。

===

 

“咦,水牛?”飞流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可爱极了,头上被蔺晨别上了一棵满是梅花的枝桠,手上捧着一些梅花花瓣,一双水亮定定的看着这些花儿,想着往嘴巴里塞。

 

“什么水牛?嗨!这玩意不能吃!”蔺晨说着连忙打掉他手中的花瓣。

 

飞流不开心的撅着嘴,指了指萧景琰的背影,“诺,水牛~”

 

顺着飞流的手,蔺晨望过去,只看见离开者的背影在转角处化成了一抹红晕。

 

不甚在意,蔺晨回过头来接着教训道:“嘿,我告诉你别想着分散我的注意力,快把你刚刚藏在袖子里的花瓣给我扔了,敢吃进嘴里看你蔺晨哥哥怎么收拾你,小东西。”

 

“哼!”

===

 

临近子时,萧景琰实在是坐不住了,对于自己傻坐了这么久而不自知并且满脑子都是白天见得那个男人来说,萧景琰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脸要往哪放了,反正不管往哪放都是红的不行的状态。

 

放下手中的奏折,萧景琰偷偷的避开侍卫回到寝宫换了一套寻常人的衣服便迫不及待的跑到宫墙边施展轻功飞了出去。

 

此时此刻大概只有小殊可以帮到他了。

 

行色匆匆的萧景琰并没有直接奔往苏宅,而是一路跑进了靖王府。再怎么失去心神萧景琰基本的理智还是有的,已是深更半夜,自己跑去敲门再通传动静一大,恐怕明早整个金陵都知道了,再者自己这身功夫估摸还没靠近小殊的卧房就要被飞流抓住了。

 

好在当时修建的密道还没有封上,萧景琰迫切的拉动着铃铛,等了片刻竟真等来了小殊。其实萧景琰一开始是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毕竟会通过使用密道来见小殊的全金陵也就只有他萧景琰一人了,且这个人做了皇帝,无论如何此时也应该是呆在宫中的。

 

“竟真是景琰,还以为是我听岔了呢。”

 

梅长苏端着灯台走近萧景琰,头发散落在肩头,披着一件外衣显然是已经睡下了。

 

“抱歉小殊,这么晚过来。”

 

“没什么,只是能让景琰过来的一定不是什么小事,是朝中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这.....”挚友面前,萧景琰羞愧的红了脸,不自在的摸了摸脑袋,还真不知该从何说起。

 

梅长苏拉过愣住着的萧景琰,将他引进房内,寻思着什么事竟能让这头水牛露出这样的表情,难不成是看上哪家姑娘了?!!

 

被这个想法吓到的梅长苏连忙将萧景琰安置在软垫上,一本正经的挺直身子摆出一副严肃的大哥形象来。虽然景琰长他两岁,但论起感情方面,景琰大概只能算得上是稚子的级别吧,怎么说萧景琰也是从小与他一同长大的,什么事是有他不知道的?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一个眼神他林殊都能摸出一二来。

 

“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小殊这个阵仗,堂堂的真龙天子再不济当年也是在战场上英勇杀过敌的萧景琰,不知怎的竟有些露怯了。

 

“我.....”

 

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出口,这种事对于萧景琰来说真可谓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萧景琰想了想自己好歹也是个男人,在自己漫长的三十多年中从来就是战场、杀敌、赤焰旧案、夺嫡,第一次碰上了喜欢的人,不是那种为了压力迫不得已的接受,而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可以令心脏跳动不已的喜欢,可以在脑中炸出烟花般的喜欢,即便自己爱上的是个男人,但这种喜欢并不可耻吧....

 

“小殊,我今日遇见了一位令我倾慕的人,看到他的那一刻我觉得我萧景琰的余生想和他相守,虽然很荒唐,但我也不知怎的,见到他之后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人。小殊,我想追求他。”鼓起勇气说完了这一番话,萧景琰的脸颊早已红的不行了,即使如此,萧景琰还是坚定的看着梅长苏的双眼,他是认真的。

 

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不得不说梅长苏还是被惊到了,惊得是他从未见过在感情方面颇为迟钝的萧景琰会说的这样认真。早年自己与霓凰眉目传情时,萧景琰还是一个天天只愿与马匹打交道醉心练武的武痴,且这么多年以来他还真没听说过景琰喜欢过哪一位女子,木头脑袋不解风情。

 

看着那双眼睛,莫名的,这一次,梅长苏觉得不管景琰喜欢的是谁,不管那个人将来是否会成为景琰的阻碍,他都要帮他!

 

“是谁?”

 

“小殊可能也认得的。”

 

“哦?”这应该好办了。

 

“是今日与飞流一起进宫的那名大夫。”

 

“大夫...大夫....你说什么!!”

 

前一刻还满心支持,这一刻内心仰天长啸的梅长苏捶着胸口表示,他能反悔吗?!

============

景琰一见钟情的大概是鸽主的侧颜>-<

 


评论 ( 33 )
热度 ( 148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