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杜方】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续上)

前文走这

无聊的产物,突然想写杜方了(╯▽╰)

===============================================

1

 

认识杜见锋之后,方孟韦的脾气就再没好过了。

 

方孟韦平生第二次后悔认识杜见锋是在一次春日的郊游上,而第一次则是他们初识时的相亲约会。

 

照理来说经历了那场丢面儿的相亲之后,方孟韦是断不会再跟这人扯上任何关系了,一口一个老子不说,人还粗鲁的很,更重要的是虽然不想承认,方孟韦自知他的拳脚功夫是真的比不上杜见锋,那人常年在刀尖上舔血,一招一式都是要人命的功夫,与之相比,自己不过是一个北平的副局长,既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真正的杀过敌,这样的他又如何是杜见锋的对手?

 

一想到这,方孟韦的心里就颇不是滋味,都怪自家大哥当初走的毫无预兆,害的爹整日看着他,想偷跑出去参军都不行。

 

他也不知道杜见锋是如何打听到他的,明明大哥给月老庙的信息也是真假参半,职位方面的信息更是填了一个名不经传的文职,怎么就把自己暴露了?

 

不过想来放眼北平又有谁会不晓得北平警察局的副局长?那可是局里号称第一帅的副局长啊!

 

饶是杜见锋这样的二愣子也没被难住,他扯着嗓子随意找人一问就问出了门道,认认真真的在手心上记下方孟韦的地址后就撒开腿冲出去了。

 

自此方孟韦的生活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杜见锋的一窝子土匪兵每天定时定点的去他局里报道,人手一束鲜花不说还一口一个大嫂的叫,叫得方孟韦心里的一把火腾的就烧起来了,揣在腰间的抢摸了又摸终是忍住没拔出来。而那杜见锋的举动就更二缺了,见了他就从百米之外就开始助跑,中间不知转了几个旋儿后冲到他的面前来了一个标准的单膝跪地。

 

“孟韦,和老子在一起怎么样?”说着便将捧在手里的鲜花递了出去。

 

不怎么样!

 

方孟韦觉得自己此时胸口烧的已经不是火了,而是炸药!还是随时爆炸的那种。

 

谁能每天受的了这刺激?方孟韦手心握拳心说士可杀不可辱,如今这情形就算打不过也得揍他一顿不可,不然自己副局长的脸面往哪搁?

 

凹自沉浸在即将脱单幻想中的杜见锋被突如其来的一记左勾拳打中了右眼,剧痛让他的眼球都感觉到些许酸涩,“卧槽孟韦你干嘛打老子?”

 

杜见锋你怎么有脸用这种不敢置信的语气?

 

“滚你娘的给老子滚出去!”方孟韦气的大喝一声,另一只手握拳又挥了出去。

 

不得了啊!方孟韦的话音一落,整个警局犹如陷入冰川倏的寂静了下来,平日里涵养极高说话得体的方副局长竟然开口骂人了!!

 

仿佛是吞了苍蝇般,本还在看热闹的小警员们惊的瞪大了眼睛,一口凉气憋在嘴里不知是吸下去还是吐出来。

 

“我们孟韦说话就是带劲啊!”粉丝滤镜十级,就算是被打也要强行挽尊的杜见锋一边嚷嚷一边抱着头到处窜,愣是没想起要还手这一茬。

 

嚯,孟韦这几招打下来可真特么帅啊!这姿势这体态没一两年可练不出来!

 

头一次见自家旅长被人痛殴还笑的一脸幸福,此情此景让一同前来的兵蛋子们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未来嫂子的地位绝对凌驾于自家旅长之上!看来以后得多学点虚溜拍马的功夫,这嫂子的面相一看就比旅长精明的多啊。

 

2

 

杜见锋不止一次的怒骂过毛利民出的鬼主意,这个杀千刀的倒霉蛋说什么自己能成功讨到老婆全靠那一跪,跪个屁,那一跪差点没让孟韦把他的俊脸毁容了。

 

好在方孟韦也没真的想打他,都是皮外伤,不过几天就养好了。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在那之后,杜见锋开启了拉锯战的作战方式。北平的警局成了他半个安身之所,他的军衔高,局里没人敢真的轰他,全都是好茶好水伺候着,除了方孟韦。

 

不过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杜见锋凭着那点无赖功夫让方孟韦也有些束手无策,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选择性无视了。

 

算了,杀人犯法的。

 

3

 

时间渐渐向后推移着,直到永定河的河水开始流淌,河边的柳树慢慢发芽,寂寥的北平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春季。

 

杜见锋的拉锯战也终于在春季的某一天午后结束了,方孟韦难得同意了他的约会邀请,虽然脸色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看。

 

4

 

方孟韦之所以会答应杜见锋的约会邀请,全是因为那天早晨他进警局时看到的一幕。

 

平日里人送外号铁娘子的女警员小刘竟见鬼般的冲杜见锋露出了娇羞的笑容,小脸漾着绯红不说,手上还捧着隔壁包子铺新鲜出炉的肉包子,说话间一把将包子塞进了杜见锋的怀里便一步三回头的跑了。

 

方孟韦看了不知怎的,脑仁子顿时生疼,手里刚买的早餐也被他揉的变了形。

 

好家伙,这才几天,杜见锋这厮就有爱慕者了?

 

所以可想而知,即使是迎着和煦的春风漫步在河边,方孟韦的心情多半还是阴郁的,他昨晚想了半宿都未想出自己到底在气些什么,一双眼睛因为疲倦布满了红色的血丝,“不要,拿远点。”他看了眼杜见锋递过来的花束心里又是一阵气闷。

 

“难道是老子记错了?”杜见锋也忘记是从谁那打听来的,“老子还以为你喜欢这绣球花。”

 

仍沉浸在那股闷气中的方孟韦并没有听到杜见锋的碎碎念,他低着头向前走了两步,有些想不通自己从何时起竟变得如此别扭,他还从未这样过,就算当初他爱慕木兰时......

 

呸呸呸,我在想什么?!我又不喜欢杜见锋!

 

“孟韦小心!”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蓦然响起,方孟韦听这大喝心里一惊,紧接着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外力从腰间袭来,因着惯性的动作,双脚在地上凌乱了两步,下一秒鼻尖便充满了皂角的香气,温热的呼吸在耳边蔓延,方孟韦惊的一时没了反应,毛茸茸的小脑袋乖巧的贴在杜见锋的肩上,直到平稳的心跳开始剧烈的跃动,状况之外的人方才回过神来。

 

“没事吧孟韦。”杜见锋也是有些心有余悸,“他妈的那些小屁孩没大人领着怎么租的车子?!差点撞到你。”

 

到了春季,永定河边的游人便多了起来,各个游玩的项目也因此剧增,尤其是双人、四人自行车变得特别的受欢迎。

 

方孟韦猛的推开了杜见锋箍住自己的手臂,一颗心仍像是迷路的小鹿般砰砰的跳着。

 

不会吧....他不会真的喜欢上杜见锋了吧?

 

“你怎么了孟韦?脸咋这么红?不会是被撞到了吧?他妈的那些熊孩子可劲儿找抽呢。”杜见锋说着有些紧张的皱起眉,一边揉着方孟韦的头发,一边作势想要掀他的衣服查看。

 

“我脸白着呢!红个屁红!”方孟韦下意识的捂着脸甩开了杜见锋的手,掩饰性的反驳声叫的杜见锋耳根直跳。

 

“行行行,白白,你最白了,他妈吼的老子的耳朵都要废了。”

 

“你这是在指责我吗?”

 

“哪敢哟我的祖宗!”



评论 ( 13 )
热度 ( 52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