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包

繁星点缀,肆意人间

【k莫衍生】【荞麦】一见钟情的过分纠缠(中)

前文走:

走势要开始狗血起来了,捂脸(❤´艸`❤)

慢慢填坑,一个一个来23333

==============================================

方茴回来了,在一个初雪的早晨。

 

同往日一样,乔燃熟练的从抽屉里拿出那罐自己甚是喜爱的茶叶浸泡起来,不过一会功夫,偌大的办公室便被清冽的茶香所淹没,碧翠的茶芽儿慢慢沿着杯壁上浮,露出小尖儿摇晃。乔燃满意的拾起杯盏,指尖蓦然被灼人的热气包裹,他低头轻嗅,那萦绕游移的香气便毫无保留的袭上了心头。

 

“嘿,乔大医生还挺会享受喔。”温柔中又带着些许俏皮,迎着乔燃错愕的目光,方茴笑着摆了摆手走到了桌前站定,“好久不见了,乔燃。”

 

还是与记忆中一样的可人,声音轻柔如琉璃一般。

 

不知怎的,每当方茴念出乔燃的名字时,乔燃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安逸和愉悦,那种安逸令人沉醉,那种愉悦令人心喜,然而与从前不同的是,它少了一种心动。

 

原来时间已过去了这么久,久到他几乎忘记了那抹刻进青春里的悸动。

 

“你回国了啊,也不提前说一声,陈寻和你一起回来了?”乔燃顺手满上了另一只茶盏,挥挥手招呼着人坐下。

 

“这不直接就来找你了,”方茴有礼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陈寻还要晚两天,他的事还没处理完,真是有够慢的。”甜蜜的抱怨,方茴笑着又喝了口热茶,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两颊有些绯红。

 

久违的重逢与问候,莫名的,乔燃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高迈的身影,清瘦的身子被厚实的羽绒服包裹,毛茸茸的小脑袋微微低垂,与方茴的有礼不同,那人发红的手指怯怯的捧着茶杯轻抿,不过一个小心的抬眸,似是让他看遍了世间的一切。

 

这会儿小孩在干什么呢?

 

还能干什么,大概是在上课吧。

 

乔燃好笑的摇了摇头。

 

“乔燃,恋爱了?对方是谁?”女人的观察力总是敏锐的,更何况是已认识了多年的朋友,方茴了然的放下茶杯,双眼凝上乔燃带笑的眼角问道。

 

“嗯??”乔燃有些不知所措的回过神来,他被这问话惊的瞪圆了眼睛,在对上方茴探察的眸子时不禁头大起来,“恋爱?我没有啊!”

 

似是被人戳穿的窘迫。

 

看来是真恋爱了啊。方茴眯起眼睛,嘴角含笑,一只手悠闲的撑着脸颊抵住桌面,“乔医生,没有就没有,声音不用那么大的,这里还是医院呢。”看着友人渐渐涨红的脸,方茴的心里不知有多开心,她了解乔燃,就像乔燃也懂得她一样。

 

对于任何事情尤其是感情,那人比谁都要执拗,曾几何时她都要以为乔燃会默默的守护她一辈子了,不是她过于自信而是乔燃太死心眼,认定的人和事都无法轻易改变,对于此,方茴没办法欺骗自己而去回应乔燃的感情,每每看见乔燃她心里也不好受,但却无能为力,也许就像陈寻说的,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对与错,乔燃也不会一辈子停留在原地。

 

“谁大声了?我...我这可是正常分贝。”

 

看着乔燃如年少时慌张的神情,方茴忍不住笑了,“行了,别吱呜了,改天若是有空让我和陈寻瞧瞧你女朋友,他可是最关心你终身大事的人了。”

 

女朋友没有.....男朋友行吗?

 

啧,我在想些什么?!这个念头一出,乔燃便开始在心里不断的唾弃着自己“禽兽”般的想法。

 

不得了不得了,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真的要陷进去了。

 

 

 

老友之间的重逢无非是一起去追忆过去的似水年华,在某些方面上来说乔燃和方茴是相似的,年少时走在一起总会被朋友调侃文艺咖,他们的性格内敛,喜好也相仿,就像现在,他们可以默契的在书店门口停留且相视一笑。

 

“你看现在高中生的复习资料跟我们那时比变了好多啊。”方茴笑着翻着书页轻声说,心中不免感叹时间真的过去了好久。

 

“感觉难了不少。”乔燃说着翻看了几页,心里再一次不可抑制的想到了高迈。也不知道小孩的学习情况如何,高三的压力应该很大,他还总是来找自己,这样下去可不行。想到这,乔燃的心里一动,眉眼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方茴不解的看着好友渐渐皱起的眉,“怎么?你还想重温一下题目吗?”

 

“那可太难为我了,我可是一考完就把脑子留在考场的人。”乔燃假装悻悻的放下书本朝方茴眨了眨眼开起了玩笑。

 

方茴听完愣了片刻后止不住笑出了声,多年不见,眼前的人似乎比以前开朗了很多,不再将心事压在心底,不再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长吧。

 

乔燃也笑了,他又怎么会不懂方茴的顾虑,兴许之前他还会有迟疑,但如今亲眼见到她,他才发现方茴早已被他抛在了过去。

 

“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饭吧。”乔燃顺手拿起方茴放在书架上的手提包说道,他转身抬头却是在下一秒愣在了原地。

 

“高迈?”

 

 

 

高迈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书店遇见乔燃,前一刻的惊喜在看清乔燃身旁的女人后转瞬即逝。这个女人和燃燃是什么关系?亲昵的笑容,贴心的提包,答案似乎是呼之欲出的,在认清这个事实时,高迈只觉得自己的眼眶定是红了,不然怎么会有如此酸涩的感觉。

 

“乔医生,你...你的女朋友吗?”他逼着自己开口,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整个人的姿态都是惴惴不安的。

 

乔燃没有说话,目光掠过高迈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男孩。那个男孩似乎很紧张高迈,一只手在他的注视下竟慢慢的牵住了高迈的手,而高迈竟也没有推开。

 

不知怎的,乔燃的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这边与高迈一同来买复习材料的罗小列看了看高迈又看了看乔燃后,不觉将高迈的手握的更紧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高迈如此卑微委屈的样子,整个人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猫,一面警觉的保护着自己,另一面又渴望着那人的关心。

 

意识到这一点,罗小列蓦然有些心疼与气愤,他不止一次的听高迈念叨起这个乔医生,对方是如何的温柔如何的帅气,他听了总是装作嗤之以鼻,但心里却是为高迈高兴的,他的弟弟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终于重拾了笑容。

 

可是,现在....他的弟弟可不能被别人欺负了去。

 

书店里本就安静,几个各怀心事的人站在原地互相凝视,气氛不免有些尴尬起来。

 

高迈觉得自己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他看着乔燃渐渐沉下来的神色,心里的刺痛慢慢上涌,乔燃何时有那样对自己笑过,每每对着自己都是严肃沉默的,现如今连话都不愿与他多说两句。

 

也是,自己又哪有资格过问别人的私事。

 

高迈紧了紧手心里的温度,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抹了抹有些湿润的眼角后便拉着罗小列逃也似的走了。


评论 ( 23 )
热度 ( 77 )

© 奶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